背景: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新闻

孙文广:为什邡90后叫好——兼评《环球时报》社论

[日期:2012-07-05] 来源:参与  作者:孙文广 [字体: ]

什邡在72号发生大规模的民众示威,多时聚集4万人。诉求是停止建设有污染的冶炼厂,示威发挥了作用,震动了上层,最后74宣布停建污染厂,示威取得了胜利。

 

()  90后的学生发挥了先锋作用

  这次示威打头阵的是90后学生(高中生或大一学生),他们的口号是:“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90后”,他们为什么可以喊出这样的口号?为什么90后的学生会有不怕牺牲的精神呢?我想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这些学生年龄大概在20岁上下,多数是独生子女,平时娇生惯养,对现实的黑暗、暴政的凶残、人心的叵测少有认识,也不知道公安、国保的厉害,党委权力有多大,他们敢于冲在前面,可以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他们不像父母,上有老下有小,负担重,受到家庭牵连,由于这些拖累,遇事往往瞻前顾后,话到嘴边留半句,遇事很现实。

 

  这些90后,思想比较朴实、单纯,从网络上接受了一些新的思想,有好奇心,有冒险精神。就像《皇帝的新衣》中的小男孩,敢于在众目睽睽之下,面对皇帝直白地喊出:“他根本就没有穿衣服!”。

 

  我曾亲自感触到年轻人的勇敢。2007年,我第一次参加区人大代表竞选,目的之一也是想唤起大学生的觉醒,开始我只是一个人在竞选,后来一些大学生出来助选,选举自然遭到打压和破坏,最后我写了一封给全国人大的信,揭露选举当中的不公,但是和我一起签名的只有三个一年级的大学生,高年级的学生、研究生看了这封信以后,找出各种借口拒绝签名。因为高年级的学生要考虑马上毕业要找工作,不管考研或者出国都需要党委写鉴定,这些因素迫使他们不敢冒险。

 

  青年学生在当前的群体活动中打头阵的事例还有不少,2008年瓮安事件,当时的群体抗议示威也是学生打头阵。党委和公安出来打压,结果党委和公安的大楼被烧,上级为了平息事端,最后把当地党委书记和公安局长都被免了职,因为民众的诉求是正确的,党委和公安的打压是错误的(见本人2008年网络文集《赞翁安中学生》)。

 

(二) 评《环球时报》的社论

  《环球时报》在今天(75)发表了一篇“什邡事件应当依法善后”。谁都知道“环球时报”是共产党的喉舌,是政府的代言人,是站在官员的立场上讲话的。这篇社论说:“在示威中当局抓着27个人现在放了21人”还有3人仍被行政拘留,他们的罪名是:“在广场打砸掀翻警车”,社论的意见是应该对这3个人追究刑事责任。

 

  但是在整个事件中。民众的示威活动是在表达民意,是在履行公民的权力,他们的主要诉求是停建有污染的冶炼厂,这个诉求是完全正确的(当地政府在示威压力下已经公开宣布停止建设这个有一百亿投资的工厂),现在《环球时报》提出“要追究刑事责任”,那么到底首先要追究谁的刑事责任呢?我认为应该追究政府、公安使用暴力工具,放炮、放催泪弹、喷洒辣椒粉,致伤众多示威者的责任。网上发表了很多公安行凶,示威者受伤满脸血污的照片,这些都是全身武装的特警公安干的。这些行凶的事件是谁下的令?是谁的责任?对这些严重违反宪法、用暴力破坏游行示威的行为,应该追究领导责任,决策责任。是否应该找出几个有代表性的人物,进行刑事拘留呢?《环球时报》不愿提这些事,这不仅是明显的偏袒,而且是是非颠倒。

 

  示威民众用矿泉水瓶、用西红柿教训了特警,甚至在群情激愤之下掀翻了载人,运送凶器来的警车,这是出于一时激愤,不能根据这些来对威群众进行刑事拘留,应该追究的是对示威民众施暴的决策者和指挥者。

 

最近埃及正在审判前总统穆巴拉克,主要罪名是下令镇压示威群众,他最后被判了无期徒刑。是否用暴力、是否用国家武装镇压示威,成了审批独裁者的最主要的依据,中国的官员们应该从穆巴拉克身上吸取教训。

 

  关于什邡事件,国内知名的评论家李成鹏,作家韩寒,还有网络作家和博客作家都提出了“放人的要求”,我支持他们,并支持追究镇压民众示威的决策者和指挥者的责任,谁调动特警,谁下令放炮、使用催泪弹和胡椒粉,谁下令毒打示威者。还要查究谁下令抢走民众相机和手机,这是在公共场合下的抢劫行为,这是侵犯公民的财产权、采录权,特警和公安以执法犯法,应该严加惩处才对,他们的问题和出于激情掀翻警车是两个性质的问题。

 

  这次什邡的民众示威是一次成功的示威,是一次造福民众的示威,这个示威在几天之内,迫使当局放弃了100亿的投资,叫停了一个污染环境的大型冶炼厂,这是民众示威的丰功伟业,请问用多少人的上访能解决这个问题?请问用多少法院的起诉能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民众几天的示威解决了这个老大难。

 

  什邡示威的胜利将鼓舞更多人行使自己示威的权利,去维护自己合法的利益。而习惯于把民众合法的示威、集会,宣布为非法集会的有关当局,不甘于就此罢休,他们想以追究个别示威者的“刑事责任”,继续打压民众的示威、制造恐惧。《环球时报》正是表达了这种领导的意向。

 

  我们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坚决要求释放示威者,要给示威者评功摆好,要追究当地领导不顾民众死活,兴建污染工厂的责任,要追究暴力镇压民间示威的领导责任。

201275星期四   于山东大学   电话:  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环球时报》社论
为表达强烈不满,什邡餐饮业老板纷纷在饭店门口贴出“本店谢绝特警入内”的告示,并将图片上传网络。(网络图片)
特警在行凶(网络图片)
被打伤的示威者 (网络图片)
被打伤的示威者 (网络图片)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阅读:
录入:linda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还我诉权,我要立案失地农民第212天向法院请愿
下一篇:刘正有:自贡市人事局內暴力殴打84岁老英雄事件采访调查(多图)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