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新闻

西单财产公示四君子之一的马新立取保候审回家(图)

[日期:2014-02-23] 来源:参与  作者:参与记者 [字体: ]

(参与2014年2月23日讯)据胡佳推特消息:

去年3月31日被捕的西单财产公示四君子之一的马新立昨晚以取保候审的形式回家。十个多月来他一直坚持自己无罪,在街头要求官员财产公示是行使自己的公民权利。他昂着头走出了北京市第三看守所。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张宝成

附录:廣場活碑 > 人物誌 > 在囚人士 >馬新立

馬新立 生平 :

2013年3月31日到西單展示“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橫幅,反對腐敗,被警方帶到西單大街派出所。4月1日以涉嫌「非法集會罪」被刑事拘留。羈押於北京市第三看守所。

馬新立,北京市公交公司職員。罪名是要求修改專利法、向人大代表遞交公民建議書要求官員公佈財產、上街打橫幅反腐敗。家中有一個三歲的兒子。


馬新立,1966年生,曾是公交司機,自己做發明創造,苦於智慧財產權得不到保障,和眾多發明者一起維權,曾攔過香港人大代表的車,要求修改專利法,被拘留。性格靦腆,執著堅定一個美好社會的夢想。


2013年9月30日星期一

北京被拘維權人士 馬新立等案件將移送檢察院

(維權網資訊員龔萍報導)今天(9月30日)上午,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律師馬綱權前往北京第三看守所會見維權人士 馬新立,瞭解到他們的案子警方將于明天(10月1日)移送北京市檢察院,進入檢察起訴階段。
馬新立代理律師馬綱權說,從會見情況來看, 馬新立身體與精神狀態還不錯,目前被關於14人一間的“號子”中,但每天可以洗熱水澡,還可以到外面鍛煉。同時瞭解到警方在審訊 馬新立時告知他,案件將於10月1日移送檢察院,進入起訴階段。
今年3月30日, 馬新立袁冬, 張寶成侯欣等人前往北京西單舉牌要求官員公佈財產,結果被北京警方抓走,隨後被以涉嫌“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後來除候欣取保候審出來外,其餘3人於37天后被正式批准逮捕。7月8日警方第一次延期偵查一個月,到8月7日第二次延期偵查兩個月。到10月初第二次延期也是最後延期到期,案件將移送檢察院進入起訴階段。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9/blog-post_3532.html?spref=tw

財產公示十君子

2013年3月31日, 張寶成馬新立在北京西單展示條幅, 袁冬現場演講呼籲官員公示財產, 侯欣(女)在一旁記錄。大約十分鐘後四人被警方強行帶走,後以 “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4月14日, 王永紅在北京國貿附近拉條幅呼籲官員公示財產,15日晚被警方帶走,以“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4月17日晚和18 日,參與推動官員財產公示的 孫含會趙常青丁家喜被以“非法集會罪”刑事拘留。


要官员财产公示的勇士马新立是发明人
- 知识与产权网, 知识产权专家。

http://www.zsycq.com/zhuanli/zhongguozhuanlidailirenxiehui/3182.html
http://www.zsycq.com/zhuanli/zhongguozhuanlidailirenxiehui/3182_2.html
http://www.zsycq.com/zhuanli/zhongguozhuanlidailirenxiehui/3182_3.html

北京四君子之一的 馬新立取保候審遭拒(圖)

http://wqw2010.blogspot.hk/2013/04/blog-post_4555.html
維權網資訊員鐘鳴、權憲報導)本網資訊員獲悉,曾於上月底在北京西單舉牌要求官員公佈財產的四君子之一的 馬新立,在被刑拘後,其委託的代理律師馬綱權日前向北京市警方提出對其取保候審申請,但遭到北京警方駁回。
2013年3月31日15時, 馬新立袁冬張寶成、候欣在北京市西單廣場打橫幅,要求官員財產公開以及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常委財產和親屬國籍。結果, 馬新立等四人被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以涉嫌“非法集會”罪為由刑事拘留。目前, 馬新立袁冬張寶成被羈押於北京市第三看守所。
2013年4月3日下午,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代理律師馬綱權到北京市第三看守所會見了 馬新立,並向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遞交了《取保候審申請書》。4月5日,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作出《不予變更強制措施通知書》,決定對 馬新立不予取保候審,繼續羈押。 候欣因被羈押期間病發,於昨天晚上被取保候審。
http://www.cncurrent.com/?p=1301
2013 年 4 月 11 日 來源: 深度調查
春风中的官员财产公示
“中國這是法律社會麼?你這是在給習總抹黑!” 侯欣被帶進警車時對幾名員警叫嚷到。
2013年3月31日下午, 袁冬在西單圖書大廈西側露天演講,內容主要是要求官員公開財產。他振臂高呼:“中國是全民的中國,有你份有我份,要堅決杜絕裸官和貪官!”不久,西單派出所民警前來清場, 袁冬侯欣張寶成馬新立四人被車牌號是“京A6996”的警車帶到派出所。一開始稱是被“傳喚”,而這一“傳喚”已持續了一周有餘。
在此次公開演講前,投入到官員財產公示運動中的“公民”們已經在北京的很多地方開展了類似的行動,但受到的阻礙遠不如此次激烈。《官員財產公示公民建議書》的起草者 孫含會對深度說:“這次為什麼被帶走。從地緣政治上看,他們宣講的地方是西單民主牆不遠處,那個地方比較敏感。廣泛的意義上,那個地方離天安門很近,再往東走一站路就是中南海,再走半站路就是人民廣場。”
西單事件
2012年12月9日,公民 孫含會起草、68名發起人公開發表《官員財產公示公民建議書》,要求“中國最有權力的205名部級以上官員公開財產”。即希望公開2010年7月中紀委、中組委、監察部聯合發佈文件《關於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的規定》所涉及的內容,其中規定應處級以上領導幹部個人、配偶及共同生活子女應報告其收入、房產和投資等事項。
袁冬是這個公民項目的回應者之一。北京三月的最後一天,他和幾個朋友帶著紅色橫幅走向了西單廣場。 袁冬在廣場上說:“習近平同志說了,要實現中國夢,那第一個要做的事就是當官的公開國籍和財產。” 與此同時,他們分發“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的宣傳冊給圍觀群眾,希望圍觀者建議書上簽名,成為“要求官員公開財產”隊伍中的一員。在公開講演中,他引用被查出貪汙16億的廣東茂名前市委書記羅蔭國的話:“你們能說出一個我這個級別的不是貪官的嗎?全中國,我這級別的,有一個不是貪官的嗎?”大約有五六十名群眾觀看 袁冬的演講,他們中有的拿起手機拍照、錄影、發微博。五六位穿警服的員警伺於他右側十米左右的地方說著什麼。
這一百人好似凝滯在早春料峭的寒風中。
突然,員警徑直走向他們,要求收起條幅。眾人掙紮一段時間後最終選擇妥協,正當 張寶成等人將條幅依次折起,惶然聽見 袁冬呼喊“杜絕貪官、杜絕裸官”。員警上前幹預,氣氛一下又緊張起來,在接下來的兩方交鋒中, 袁冬與員警發生肢體衝突,員警繼而試圖把他帶走。 侯欣對著圍觀人群喊:“說的挺好的,憑什麼抓人啊!”但對方置之不理,兩名員警架起 袁冬迅速往警車走去。 侯欣緊緊跟著他們,不斷地用手機拍照,另一邊用手戳著員警的肩膀。在拖拽中, 侯欣發現 袁冬的鞋子掉了,她招呼員警把鞋給他穿上,吼著:“你們憑什麼抓人啊!把人放開!”。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他們注視著眼前發生的一舉一動。一名員警朝人多的地方大聲說:“我們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條例法》對他們進行依法傳喚,具體的會到派出所解釋。”參與活動的四人被拉扯著上了路邊的警車。幾輛警車周遭,人們拿起手機拍照錄影,有人照下了警車的車牌。“現場至少有三輛警車。”
很多圍觀的人力圖不讓員警把四人被帶走,但沒有這些反抗沒有奏效。後來,幾十名群眾跟著警車到了派出所門口,在門口等消息,依然無果。第二天又有很多人到派出所,他們聽到消息說是只拘留三天,因“擾亂社會治安”。然而,四人的家屬不久接到公安電話,四人已正式轉為刑事拘留。
後來有在場人士把31日現場的視頻傳到了優酷網,題名“0331XD”。但這個視頻頁面很快就顯示:“已被遮罩”。
31日當晚, 袁冬妻子獲知丈夫被帶往西單派出所。4月1日,她接到警方對 袁冬因“非法集會”而進行刑事拘留的電話通知。但公安局遲遲未發出正式的拘捕函。據 袁冬妻子介紹, 袁冬此前也曾參與“官員財產公示”活動,就在同一個月,他曾在中關村家樂福超市門口打橫幅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現場並沒有發生太多不愉快。後來,有員警上門警告,他們家也遭搜查。
公民顏伯鈞的騰訊微博消息稱,4月2日至今, 袁冬張寶成馬新立被刑事拘留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 侯欣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4月3日晚,有員警到 侯欣家中取走了她的電腦和一台攝像機。
“這是公民自發的活動。” 孫含會一開始對這個事件並不知情,他是通過網路才得以知曉全貌。“逮捕他們的不是北京市公安局,應該是更上面一層的。”
至今, 袁冬等人已被限制人身自由看守所十餘天,關押在北京第三看守所。在三看,曾有一位女性工作人員問他們怎麼為什麼不在之前向公安提出集會申請。根據《集會遊行示威法》,集會,是指集於露天公共場所,發表意見、表達意願的活動。非法集會是指舉行集會未依照法律規定申請或者申請未獲許可,或者未按照主管機關許可的起止時間、地點、路線進行,又拒不服從解散命令,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行為。如果按此進行推定,犯法也不無可能。
許志永認為即便是中國語境的法律上,這也不算非法集會,僅僅是一次言論表達的行為。
四名優秀的律師已經接管了這個案件。 孫含會向記者透露,下週四人律師團會公開發表意見,從法律的角度詳細論證 袁冬等人行為的合法性。“律師意見的結論肯定是他們的行為完全合法的”他強調說。
“公民”與官員財產公示
袁冬等人是“公民”的志願者。按照“公民”運動發起人 許志永的定位,“公民”是自由、公義、愛的集體,是一個以民主自由推動社會發展的團隊。他的前身是“為了公共利益的公民的聯盟”——公盟,這個以十萬元註冊資金合法登記的公司在2009年7月因稅務問題被“依法取締”。
許志永1990年入蘭州大學法律系,獲法學學士學位; 1995年,再入蘭州大學法律系,獲法學碩士學位;1999年,考入北京大學法學院,2002年獲法學博士學位。現在在北京郵電大學人文學院任講師。但他說:“學校已經不再讓我講課了。我本來是教憲法的。”
許志永在大學四年級的時候便積極投身到了公共事務中,家鄉——河南民權縣發生了一起土地糾紛,造成了村民的傷亡。最後這個事情在他的努力下得以妥善解決,“我算是做了一點工作”。
“我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就要去實現自己的理想。”
在“公盟”被取締後,許憑藉其影響力推廣了“公民”理念,很快得到了許多人的回應。每個月,公民們都會有一次聚餐,大家會選一個社會熱點作為主題進行討論。“去年九月份,我們確定了官員公示財產這個主題。關於這個問題社會上的討論很多,但是沒有把它落實到實際行動中。很多學者都參與到了這個話題裡,證明這是一個可以公開討論的問題。” 孫含會說。
“我們依據《憲法》第四十一條,‘公民對任 何國家機關和機構都有批評和建議的權利。’依法向國家提出建議。”
今年1月27日,“官員財產公示”另兩位發起人阮雲華、張昆從珠海出發,經由長沙、上海、南京、洛陽、開封等十幾個城市公開徵集簽名並到達北京。他們和北京的公民在北京朝陽公園正門門口開始了第一次“官員財產公示”活動。當孫還在車上的時候,相關部門已經給他打電話勒令取消這次活動。提前到現場的人也告訴還沒到達的夥伴,“現場已經有四五輛警車,很危險,你們就別過來了。取消!”但孫和車上的幾個人合計了一下,還是毅然前行。“我們想要試探一下風險到底有多大,已經做好了被拘留的準備。”
孫含會同去的還有他的妻兒,她們在一旁觀看。當公民們想把準備好的條幅拉開,員警便沖上前按住了他們。“他們只是搶走了條幅。中間想要強行把人帶走,但現場的人阻止,不讓他帶走。就沒事了。”
而後一次是在中關村海澱黃莊地鐵站口。那是北京很冷的一天。一位證券投資人,一位藝術家,兩個企業家脫光上衣,身上黑字寫著與打出的紅色條幅一樣的內容。“財產公開是實幹,拒絕公開是空談”“財產公開是正路,拒絕公開是邪路”。 孫含會說:“他們寧願身體受到傷害也要把民間的呼聲表達出來。為什麼要寫上字呢?因為在北京的大街上拉條幅是個非常敏感的事情。萬一條幅沒拉開就被員警按住了,身上的字還可以傳遞資訊。”
許志永孫含會都認為官員財產公示有助於懲治官員的貪汙腐敗行為。孫說:“解決目前影響中國最嚴重的問題——腐敗問題。這個問題是中國目前所有的問題裡面共識最高。無論是在高層,還是在民間。”而許則悲觀一些:“對於實施的結果我們也不樂觀,但是這是一個正確的實施方向,我們就去努力。一個清廉的政府存在於這個一元化的權力體系下,我認為也不太可能。必須要有現代民主,必須有獨立的思考,離開這些條件,真正的反腐敗不太可能。”
孫含會抬起右手,向上揮了揮。“新總理上任後說對反貪反腐要有斷臂的決心。實際上,誰會這麼做呢?除非是不斷臂,就要了你的命的時候你才會去這麼做。誰會來推動你呢?肯定是外界的力量。直至民間壓力足夠大的時候,這個制度才會推出。我們這個公民的活動也就是要凝聚公民的力量,要讓他們認識到必須這樣做,不這樣做他們更危險,做了他們更安全。到那個時候才能成功。”而上街演講的要旨是為了給有關勢力壓力,從而敦促這樣的進程發展。
除了官員財產公示項目,對於“新公民運動”,一位不願具名的公民對我們說:“我們中主要是兩種人。一種是經歷過一些不公平,站起來反抗的;一種是為了公民的理念做事情的人。”而前者往往趨於站在政府的對立面,試圖摧毀現有的制度,具有很強的情緒和目的性。而像許這樣隸屬於後者的公民的則更願意重建一個新的民主法治的社會秩序,把自由、公益、愛的融入到裡面去。“我希望不斷地把我的理念和大家分享。我宣導的就是服務,有擔當,放下自我,不追求什麼權利,只追求理想,理想至上。” 許志永笑著說。
守望“配套制度”
今年的兩會期間,“公民”通過EMS郵政快遞,將帶有著7033名公民簽名的《公民建議書》與致總書記公開信郵寄到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和中央紀律監察委員會上訪辦。從3月3日至今, 孫含會尚未收到來自政府的任何有關回復。他也郵件聯繫了從2006年到2012年連續七年提交“官員財產申報公示”立法議案的韓德雲等全國人大代表,同樣沒有收到回復。“韓今年人大連任。” 2012年3月華商報報導,韓德雲曾以新疆阿勒泰和江西黎川等地試點的官員財產申報公示制度為例,說如果沒有中央授權,只是地方自己突破,時間久了很有可能會流於形式甚至失敗。只有中央統一立法、授權地方實施,這樣才既能保障合法性、維護統一性,又有利於各地兼顧各種情形。他曾說:“當前全面鋪開官員財產申報困難很大,他建議從相對容易的角度入手。比如從高危崗位、新任官員啟動。”
“從1987年領導幹部財產申報制度在國內由原人大副委員長王漢斌首次提出算起,已經過去了26年,政府每隔幾年會有更完善的申報制度出臺,但一直沒有涉及高層官員財產公開。” 孫含會說: “一個又一個的‘財產公示’試點僅僅在基層開展,官員是沒有公開財產的實質性壓力的,這樣的試點必然失敗。”早在2009年,新疆阿勒泰地區就已在地區廉政資訊網進行財產公示試點。但在區紀委書記吳偉平因病去世後,財產公示不了了之,該地區廉政資訊網也很長時間打不開頁面。“他的早逝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吳偉平承擔的巨大壓力,這種壓力來自上下級、家庭、同事等等。”事實證明,由下至上的官員財產公開是沒有意義的。
對於官員財產公示,也有部分學者認為因為“配套制度”還不完善,暫時是不可行的。
北京學者蔣樹立說,當前反對儘快立法(《公職人員財產申報公開辦法》)主要考慮到兩方面:一是金融實名制等配套制度不夠完善,官員財產申報制可能成為空中樓閣,應先建立配套制度;二是,官員財產申報公示制度可能侵犯官員的隱私權。
中央黨校經濟學教授徐祥臨也曾撰文說,在目前財經紀律鬆鬆垮垮及一些財務規定很不合理的情況下貿然公開官員財產,要麼是虛假公開,要麼是造成官員隊伍內部的極度混亂,是不合時宜的。他建議,按照市場經濟體制要求,調整涉及領導幹部工資收入及工作經費開支標準以切斷腐敗源頭,同時嚴格執行所有單位財務制度的公開。
但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立平認為,所謂的配套制度只是官員財產申報制度久拖不決的一種藉口。
許志永表示,財產公示制度做起來也就是電子資訊統計並充分公開,讓官員接受社會公眾監督。“現在就是怕大家挑出問題。”
“人們經常問我,我們什麼時候能得到民主啊?我總是告訴他們,你問問你自己。你問問自己為民主做了什麼,你也就回答了自己。” 孫含會說:“ 許志永、滕彪就像是中國的昂山素季,從2003年孫志剛案對收容遣送條例廢止所做的努力到現在的‘公民’行動。”
孫認為整個公民的理念是理性、合法地推動社會進步,而不喜歡暴力和血腥。“我們通過不斷地表達自己的意願,積聚更多的公民參與度。只有公民社會逐漸地壯大,社會才能真正平穩。”對於簽名的徵集,他表示還會堅持,直到立法成功。原有的7033個簽名中,有一個是來自一名高中生。孫特別回復了這封郵件:“你比很多成年人都勇敢。”
許志永的妻子是財新傳媒的記者,但她不參與到丈夫的事務上來。 孫含會的妻子是他在中國人民大學讀法學碩士時的同學,亦如許的妻子,她從不加入孫的公民運動。而在丈夫接受採訪時,她靜靜地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翻著公民活動的圖片資料,攢著A4紙的手偶有微微的顫抖。她打量著四周,眼光踱向愛人,然後深深地埋下頭去。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阅读:
录入:yiyang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張博樹出新書探索“西藏問題”出路 填補中國政府信息封鎖導致的認知空白(图)
下一篇:关于依法严惩北京法官李雪莲的控告书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