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岳散人:合法死亡与依法抢尸

0
28 views
次阅读


    在我们这里,死亡的方式之多、之古怪已经到了想象力所能发挥的极致,举凡“躲猫猫”、“做梦死”、“俯卧撑”、“喝凉水”等,让人觉得大力发展创意产业实在是英明之举,只是这种创意大多数并不来自民间。死亡如此绚烂多姿,活着自然也是千姿百态。最近出现的急救法——颠簸急救术——就是其中之一。那是某位遭遇车祸的人,救护车赶到现场是两个多小时之后,宣布死亡以后死者被放入冷藏柜,一个多小时后亲人发现人居然还活着。关于此事的解释就是“被颠簸而导致活过来了”。
 
   但最终人还是死了。在很多种奇怪死亡方式并存的地方,活着是件不容易的事。最终死亡以后,由于家属与当地政府并未谈拢赔偿方式,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出现了这么一种奇景:在家属与官方谈判的会议室外突然出现几十名全副武装的特警,手持盾牌将家属隔离在会议室内,另一边,十几名不明身份人员与死者亲戚抢夺死者尸体。死者家属欲用手机拍照,手机被直接夺走扔进马桶。关于这件事官方的解释是:“按照规定,因交通等意外事件死亡,死者尸体必须在有资质的地方进行保存,可以不征得家属的同意”。
 
   这话说的也是很有创意,因为意外死亡的尸体确实应该存放在具有足够资质的地方,以便于可以做检验而确定死亡原因,但不用征得家属同意则纯属演绎推导了。而且即使此事确实如此,也轮不到交警出面来解释,或者出动特警来抢尸,毕竟人是“颠簸急救术”救活后送到医院才死亡的,是不是医疗事故还可以商议嘛,如何就越俎代庖的“依法抢尸”呢?
 
   这两年有好几件类似的事情发生,都是在某些意外之后,出动警察先把尸体抢走再说,最严重的一次大概就是去年的石首事件,造成了影响很大的群体性事件,甚至该次事件已经成为了公务员需要学习的案例,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过相应的宣讲与培训。
 
   但很难说各地的学习者都从中学习到了什么。比如说这次抢尸事件发生地四川内江政府估计是学会了另外一个教训:抢尸要趁早,不能等到事态扩大之后再出来抢。这当然与最初以石首事件为例子所进行培训的目的南辕北辙,但说到效果的话,恐怕四川内江的做法确实可能更为实用。
 
   首先,抢走尸体就等于是抢走了证据,以后怎么说都是他们自己的事了,物证是最强有力的证据,掌握在谁的手里谁就有有更大的发言权。其次,尸体是一个可以具有凝聚力的标的物,而没有这个,很多可能造成群体性事件的因素就不复存在了。人总是要保卫一些什么的,当有一个具体目标的时候这种感情最容易得到发酵。
 
   也正是因为如此,某些神经过敏的人看到尸体还在亲属的手里,自然就会起了这种“依法行政”的决心,哪怕是非法动用警力与暴力手段也要防患于未然。这一切与合法或者非法并无干系,哪怕很多人确实知道责任并不归属于自己,但维护稳定不利之过总是跑不掉的,那就不如不论是非曲直先下手为强了。
 
   只是这事儿的关键在于,只要是这么做了就等于交通肇事逃逸一样,本来可能没有责任也变成了全责。或者有些机构是不怕这种全责的,毕竟事情闹大了还有上级顶着,特警也不止这么十几个,但这种事件多了以后,恐怕处理的成本就不会这么低廉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