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人士谈“吊照门”

0
42 views
次阅读



北京律师唐吉田



北京律师刘巍

(参与网2010年4月23日讯): 4月22日,北京律师唐吉田、刘巍律师被吊销律师执照的听证会在北京司法局召开。当天,居住在北京的多位维权律师和敏感人士被限制出门,听证会现场外,警方戒备森然,并抓走几十名声援者。庭审结束后,刘巍律师告诉记者,听证会并没有当日宣布结果,也没有告知何时将有决定。

    “吊照门”事件在国内媒体遭遇封杀,尽管如此,还是引起了网络舆论的广泛关注,有网友称,这是典型的“砸饭碗”之举,性质相当恶劣。曾因为代理多起敏感人权案件而在年检时被司法部门不予注册的原大陆维权律师李建强介绍说:对律师的惩罚一般有几种形式:一是年检时不予注册或暂缓注册;二是取消从业资格证,高智晟属于这种;三是吊销律师执业证,唐吉田、刘巍两位律师属于第三种。按照规定,不予注册或暂缓注册是针对律师的违法行为,只是临时性的惩罚措施,存在第二年或以后再次注册的可能性,而吊销律师执业证属于终生行为,惩罚相当严重。吊销律师资格证只适应于两种情形:严重违法、犯罪。

    曾经因为发表大胆言论而被解除教职的原北京大学副教授焦国标接受了参与记者的采访,他认为:无论是为底层民众维权,还是为敏感案件辩护,被吊销执照的律师基本都是些良心律师,吊销律师执照的行为不应仅仅视为是地方司法当局的个别行为,不应孤立地看待两位律师执照被吊销的问题,此类情况已经发生了多起,吊销律师的执照一来可以斩断律师继续从事维权辩护的执业生涯,二来可以对其他律师起到吓阻作用,这说明当局对于敏感问题的管制已经不再局限于对维权律师的被动打压,而是主动从根部清除隐患。这一系列的打压应该直接来源于高层的授意,至于究竟是哪个高层的意志还不清楚,因为高层也不是铁板一块,而是兔子的嘴——几瓣子了,律师被吊销执照的案例是不是会越来越多,目前还说不准,但根据这些得手人的逻辑,利用此类手法打压维权律师将会越来越得心应手,需要继续观察。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维权人士称,近年来司法部门针对维权律师的打压事件已发生多起,但是象唐吉田、刘巍案这样直接吊销律师执业证的还不多见,这说明打压在升级,是做给更多律师看的。如果说不予注册或取消从业资格还为维权律师留了一线希望的话,那么,吊销律师执照的做法,则从根本上断绝了维权律师继续从事律师职业的可能,这对于辛辛苦苦取得律师资格的法律精英人士是极不公平的。就唐吉田、刘巍的这个案子而言,北京司法局指控他们在09年4月泸州法院的案件审理过程中“扰乱法庭秩序,干扰诉讼活动正常进行”,违反了律师法,却自始至终并未出示两位律师违法的证据,正如刘巍律师在听证会接受后所说,“应该不会再开第二次听证会了,他们根本没有证据”。刘巍认为,首先,司法局无权对律师是否扰乱法庭程序这个问题做出决定;其次,听证会时没有拿出任何证据来证明他们扰乱了法庭秩序。这表明“吊照门”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关于这一点,焦国标则戏称,“这种现象说明,中共统治集团有人要砸烂自己的法律(逼老百姓)闹革命了。”

    维权律师李和平认为:在社会转型时期,律师本是稳定社会的因素,但某些强权者却一味强调 “维稳”,这种通过打压律师求得稳定的做法只能是“危”而不稳。(刘芸)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