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异议人士谢长发狱中终于见到家人

0
53 views
次阅读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056消息,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十三年,正在湖南益阳南咀监狱服刑的湖南异议人士谢长发,上个月被禁见家人,不过昨天他在狱中会见了他的弟弟谢长祯,以下是谢长祯发来的情况介绍:

昨天,我又去看望我哥了,这次是在上午10点开始与我哥通话的。

在没有与我哥见面之前,有个年轻男狱警过来问我是不是来看谢长发的,我说是的,问我与他是什么样关系,我说我是谢长发的弟弟。这个狱警就开始跟我讲起了什么监狱的制度,要我不要讲不利于我哥改造言论,并且数落我在33在跟我哥通话时讲了些不该讲的话。

当时我没有完全让他说完就立马责问这个无知的狱警,我说我怎么知道哪些是你们认为不能讲的话呢?况且我无论讲了什么,你们都会视为不该讲,言论自由这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你们无权阻止我说什么。他马上说我上次说的是反革命言论,我当即追问他,谁是反革命?什么是反革命?就连共产党都取消了反革命,你居然还拿文革时的语言挂在嘴上,你不觉得你才是反革命吗?你不觉得你无知吗?

我接着说,我们是人,你们不要把我们当动物,你不尊重我,我就不会尊重你…………他自知理屈,只好灰溜溜的走开了。接着又来了一个男警,但没说什么就走开了,旁边有一些会见家属,他们替我当心在牢房里的会吃亏,我说不要害怕,你们越是害怕,他们就会越猖狂。随后,我听到通知,要我到另一边去与我哥通话。

通话时里面一个男警和另一个男服刑人员陪着监视我哥,我在外面也有一个男警陪着,我当时大声抗议他们窃听我们的通话,这是违法犯罪。

我哥现在的工作是做鞋帮,戴口罩,工作时间是每天10个小时,定了任务,我当即就对我身边的警员说,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这也是国际惯例所不允许的,如果是8个小时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我哥的左手大拇指伸展困难且疼痛,我跟他说这是键鞘炎,要打2-3次封闭针才能好,我以前也患过这样手疾,也是打封闭针好的。他的肩膀也开始疼痛了,我要他加强锻炼有病就要去看病,可以停下工作。

我在46号送给我哥的5本法律书他收到了,但是我给他的1200元钱他还没收到,我拿了凭据给他看了,要他查收。另外刘建安2次从邮局汇了200元钱给我哥也没收到,这要等到下个月我再去看我哥时才会知道最终是否收到了。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