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工伤医药费遭扯皮 孝子要“向开封借几条命”

0
15 views
次阅读

 

  

父亲工伤医药费遭扯皮孝子要“向开封借几条命”

  □今报记者 田霖 实习生 郭甦禾/文图

  5月18日23时许,一个名叫李华德的武汉在校大学生在天涯社区发帖称,父亲在开封一处建筑工地打工致工伤,用人单位支付近5万元医药费后,拒绝继续支付,面临停药。李华德向开封市有关部门求助无果,绝望之余心生“向开封借几条命”的想法。此帖一出,马上引起社会关注。昨日,在记者及李华德的老师、同学劝说下,李华德放弃了错误念头,表示将依法为自己的父亲维权。

  事发 大学生发帖称要在开封杀人

  5月18日夜,一篇题为“说说我的经历”的帖子在天涯论坛上出现。发帖人自称是华中师范大学名叫李华德的学生。

  帖子称,他的父亲在开封打工期间,从工地7楼摔下,摔成重伤,工地上的包工头支付一部分费用后,便不再支付医药费。李华德的父亲面临停药。

  李华德在开封多次向工地索要医药费无果后,又向开封相关部门求助,感觉难以得到帮助。李华德便想出了要在开封“借几条人命”的法子,称“在我日志写成的两日内,我父亲若还没有医药费的话,我准备向开封借几条能够对社会造成恶劣影响的命用一下,让政府能还我父亲一个公道,救我父亲一命,即使我死了也没关系,也算我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

  此帖一出,引起众多网友关注,网友纷纷跟帖为李华德出谋划策,让其走法律渠道解决此事。

  讲述 曾为照料摔伤父亲千里赴汴

  得知这一消息后,今报记者经过多方打听,昨日上午联系到了发帖者李华德,而他正在开封一家医院照顾父亲。

  昨日13时许,记者来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外一病房,见到李华德及其父亲李兴华。当时,李兴华躺在病床上,表情痛苦,但意识清醒,只是言语不清。李华德正在为父亲按摩失去知觉的腿部,他向记者讲述了出事经过。

  4月5日起,45岁的李兴华在河南省九建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开封新区“豪德天下融城”工地当架子工。4月25日9时30分左右,李兴华在搭架子时不慎从7楼坠下,随即被送往医院抢救,并进行了手术。“次日上午,我在校得到消息后,就赶到开封”,24岁的李华德老家在陕西省西乡县农村,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父亲伤重,让他忧心如焚。

  李华德到达淮河医院后,得知诊断结果为“内脏受到较严重震伤,腰椎骨粉碎性骨折并严重错位,马尾神经受到重创,大小便失禁,腿部基本丧失知觉”。“父亲曾在建筑工地干过三四年,有搭架子的经验,就受雇于一家劳务公司。”李华德告诉记者,由于是工伤,劳务公司先后支付了49000余元的医药费,可是好景不长,雇用李兴华的劳务公司以种种理由拒绝再为其支付医药费。“5月16日,劳务公司的黄经理告诉我,让我找一个叫李国华的人要医药费,而这个人却对我说他没钱,而我爸停止治疗的话会很危险。”李华德说,随后他就向淮河医院请求缓缴医药费,医院同意宽限两天。

  冲动 求助无果欲采取极端行动

  5月18日一大早,李华德再次前往“豪德天下融城”工地要钱,可仍被有关人员告知没钱。“返回时经过开封中级法院,我准备起诉,被告知先找信访部门。我人生地不熟的,不好找,就找到了位于开封市政府院内的开封劳动局工伤保险科,但没有找到负责人,却在一楼看到了市长专线办公室,接待人员建议我找开封市建委叫何丰(音)的负责人”。

  当天上午,李华德来到开封市建委见到了何丰,“他让我找安全教育科,这个科室的人让我找跟他们同属一个单位的安监站等部门,可还是无果,无奈之下,我于下午再次去找市长专线。”李华德说,市长专线的叶主任接待了他,“叶主任说,建筑工地已给他打了电话说事故发生是我父亲的责任。”“我当即就对叶主任的说辞表示了反对,并拿出《工伤保险法》的相应条款予以理论,他不再说什么,经我苦苦哀求,对方才答应将此事向上级报告。”李华德说,“那里的工作人员对我翻阅法律书籍嗤之以鼻,质问我是不是出生于香港,法律意识这么强。”

  李华德说:“知法懂法,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维权,这是天经地义的,跟出生地无关。我从开封市政府大院出来后,非常绝望和愤怒。我就有了借几条命的想法。”回到医院,李华德就向大学里的老师和同学发了数十条“永别”短信,决定采取极端行动。

  安抚 记者和同学帮他平静下来

  昨日下午,记者分别致电李华德在华中师范大学的同学和老师,他的同学王波和另一名同学正在赶往开封的火车上,准备对其进行劝说和安抚。

  “18日晚我们收到了华德的短信,并在QQ上聊天,他情绪十分激动,学校让我们两个进一步对他进行劝说,陪他渡过难关。”王波告诉记者,李华德是中共党员,当年高考是所在县应届文科生第一名,“人品和学习都十分优秀,他这次举止反常,一定遇到了很大的难处。”

  随后,记者致电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辅导员秦玉琴,她介绍说,李华德是2007年国家第一届免费师范生,学习成绩和为人处世属优秀,“爱帮助同学,人缘也很好。学校目前已经发起捐款活动,并尽力做好心理工作,避免出现极端事件”。

  昨日16时许,记者致电李兴华所在劳务公司负责人黄辉(音),他告诉记者,李兴华属于“违章操作自己掉下来了”,“他没有多大的伤,已经花了5万元,已经治好了,没有必要在医院待着,赔偿点钱可以回家休养,这几天我会处理一下”。

  对此说法,李华德不认同,“胸腔疼痛,呼吸困难,大便失禁,腿脚知觉尚不明显,仅小便基本恢复正常,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随后,记者致电开封市长专线办公室负责人叶广明,他介绍说:“李兴华在操作时没有系安全带,建筑公司安全意识不强,是事故主要原因。市长专线充分理解李华德的激动心情,对其反映的情况也很重视。今天中午,我处已将有关投诉材料转交给住建局局长贺全营,相信会很快得到妥善的解决。”

  昨日发稿前,记者将有关情况告知李华德,他表示,相信开封有关部门能还给他父亲一个公道,“我已经打消了错误念头”。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