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中国的人权现状令人失望 改正错误永远不晚

0
29 views
次阅读

425日,记者就雅虎人权基金运作及中国言论自由现状专访了美国劳改基金会华府办公室主任廖天琪。

《参与》记者:请您介绍一下雅虎人权基金自200811日成立以来的主要运作活动.

廖天琪:人权基金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新的事情,我们也需要积累一些经验,已经设立了一个Advisory Board (咨询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成员包括来自其他人权组织、雅虎公司、劳改基金会的代表,讨论了未来的项目和工作上的细则,这些内部讨论不能对外公布。基金现在已经开始对外发放了,凡是在中国大陆因言致罪的人都可以向我们申请人道救助,如果本人在监狱不便申请,家属得到授权后可以代为申请。因言致罪是一个很大的范围,我们首先会考虑因在网络上发表文章受到起诉或刑罚的人,如作家、记者因得不到言论自由的权利或因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而被判刑、受到骚扰。我们同时在广泛地收集资料,看哪些人是属于这个范围之内的,因为许多在国际上没有知名度的人更需要外界的声援和实质性的资助。我们也希望有社会上其他的组织和个人向我们提供此类信息。

《参与》记者:请问雅虎人权基金目前已接到多少资助申请? 《雅虎人权基金申请细则》是否已出台? 另外, 您对申请人有何建议?

廖天琪:雅虎人权基金在网上公布之前,我们已开始对十个个人和机构进行援助,公布之后,又收到了十几个申请,经过审核,近期将对三至四个个人提供援助。因为我们是一个比较小的机构,所以不会有繁复的手序,但也需要一段时间调查了解相关背景资料。很多人可能会有点犹豫,因为不知道怎么申请,其实并不复杂,只要把案由写清楚,最好能提供相关资料,如起诉书、判决书等等,我们在收到资料后会很快做出决定。《雅虎人权基金申请细则》还在修改当中,我们不想定得过细,因为这样会限制很多人提交申请,不会让他们感到望而生畏,另外我们也需要声明一点,雅虎人权基金完全是人道性的援助,绝不是援助什么组织做有政治目的的事情,我们是为了让维权人士得到精神上和实质上的鼓励,让他们知道自己并没有被外界忘记,提供不限于言语上的支持,希望这一信息能够传达到国内从事文字工作的群体那里。

《参与》记者:目前雅虎人权基金的法律援助进行得怎样?

廖天琪:法律援助是比较复杂的一个情况,我们和国内的律师及律师团体有联系,如果有人向我们寻求法律援助,比如一个小地方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律师或律师根本不敢接这个案子,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渠道让律师提供帮助。但在中国的体制下,律师和政府只能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很多维权律师本身也是岌岌可危,政府愿意容忍时就容忍,不愿容忍时就下手,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尝试,现在也只能在某种程度之内实现法律援助。

《参与》记者:关于基金的使用, 除了向因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而遭受迫害的个人及家属提供人道救济和法律援助外, 还有一部分将用于对中国人权状况的研究和教育. 您能不能介绍一下这方面的工作情况?

廖天琪:在人权教育方面,我们进展得很快。劳改基金会作为雅虎人权基金的执行机构,将在今年建成一个劳改纪念馆。劳改这个词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都不陌生,1994以后中国政府出于国际形象的考虑将劳改场所改为监狱,实际上劳改的性质不同于一般服刑。劳改基金会创办于1992年,创办者吴弘达先生本人就曾在中国被劳改过十九年,他的这段个人经历也反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一段沉重的历史。建劳改纪念馆就是要让全世界知道劳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今年秋天,劳改纪念馆将在华盛顿城中心地区开馆。

《参与》记者:近期受到国内外普通关注的胡佳案可以说是一起通过互联网因言致罪的典型案例, 不知雅虎人权基金对此有何看法? 此外, 您如何评价奥运前的中国言论自由状况?

廖天琪:我们对所有人权案件都非常关注,对胡佳的案子更是一直高度关注着,我们的姐妹组织中国信息中心、观察网站会及时报道进展,提供精神上的声援。现在看来很可惜,中国政府的态度非常强硬,虽然是奥运年,本来中国政府是可以做得好一些的。中国政府失去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向世界展现开放的意愿,与自由民主接轨的意愿,国际社会同意北京举办奥运会也有这层意思,大家都知道奥运会除了1936年在纳粹德国和1980年在苏联举办以外,中国是第三个不自由的国家,可以看出国际社会对中国寄予很大期望,希望中国受到思想上的冲击和启发,在很多方面打开窗口,让中国人望到外面的世界,也让外国人望到中国。中国政府也做了一系列承诺,结果却在去年年底抓了胡佳,而且是有计划的,他们知道胡佳是知名维权人士,这一举动可以说是试探性的,在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下,中国政府竟然还判了胡佳三年半,而且胡温政府上台以来从来没有提前释放过一个政治犯和良心犯。西藏的事情出乎中国政府的意料,他们没想到外界的反应会如此强烈,中国政府一直对西藏采取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错误估计了世界对西藏的同情和对达赖喇嘛的尊重。

改正错误永远不晚,中国政府应该表示出一个愿意改变的姿态,在对西藏事件的处理上,应该马上停止逮捕、围堵寺庙的僧人,释放无罪的僧人和藏民,可以进行调查和公平、公正、公开的审理,但应该让国际记者和观察员参与进来。同时应该表示出对达赖喇嘛的尊重,与其进行对话和谈判。对象胡佳、吕耿松这些因言致罪的维权人士,如果不能马上释放,也应批准其保外就医或假释。这是我的一些建议。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