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金燕:今天去看守所了

0
20 views
次阅读
今天清晨起来,摸宝宝的额头,没有再发烧,于是把她托付给母亲。我出门去做一件早就该做的事情。

院子门口被国保拦着,问去哪里。我说去胡佳父母那里,他们一边打电话请示一边要我“等等”。得到上级批示后,他们放我走,北京市公安局十一处的国保和他们的车,跟着我。

见到胡佳母亲,我们一起去位于豆各庄的北京市看守所。九点钟看守所问讯窗口开始工作,我们排在第二个,前面的女子也是查询,一会儿就办完了。我把证件递进窗口,说要查胡嘉(胡佳),里面的工作人员明显愣了一愣。他在电脑上操作了几十秒,说:没有胡嘉这个人。

我说:怎么会没有呢?

他说:电脑系统里没有。

我和母亲都说:不可能,北京市公安局的国保警察都说了五一之前应该不会转移的。

他说:那我给你打电话问一问。

打完电话,他说:“有,胡嘉在看守所里。”

我提出要见胡嘉,他说不可以。

我说:胡嘉的判决已经生效,怎么还不让家属见呢?

他说:我们的看守所有规定,不能见。

判决生效后,为什么别的家属可以见而我们就不能见?法律没有禁止家属在判决生效后见当事人,那么依照法律,家属就可以在判决生效后见当事人。

我给律师打电话说当时的情况,胡佳母亲给他们留联系方式。律师说按常规当时申请当时就可以见。

我对那工作人员说:现在我们家属申请见胡嘉,请批准。

他说:你们回去等通知吧,我们需要一级一级地把申请递上去。

我说我们来一趟挺不容易的,请你现在帮我们打个电话问一问吧。

他打了电话,然后说:现在不能见,你别为难我一个当兵的。

我绝对没有为难那个工作人员的意思,只是希望看守所能够按照规定办事,判决生效以后让家属见当事人。但是我也无可奈何,只能和母亲回家。

没有见到胡佳,看守所的查询员先说电脑系统显示没有胡嘉这个人,后来又说胡嘉是在看守所,然后不准我们见面。看守所是管理极其严密的地方,每个在押人员的资料在电脑系统里是统一的,他们变更说法,又不愿意给书面说明。我心里依旧忐忑不安。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