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假如文强换一种死法

0
11 views
次阅读

共产党员文强,今天被共产党政府拉出去毙了。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拍手叫好,好多人认为:清除了毒瘤,党更伟大,人民更幸福,祖国更好。

文强是重庆打黑风暴中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被称为重庆“黑帮”最大的保护伞。文强先后担任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市司法局长等职务。庭方指控文强在职期间收受财物1625万元,另有1026万元财产来源不明。

山城的人民可能高兴的会呼呼口号,放放鞭炮,庆祝从此国泰民安,和谐社会。其实,文强这种死法纯属巧合,既不是死有应得,更不是正义升华,按照中国人民大学统计,目前中国官员犯罪,只有4%(远低于持枪抢银行,杀人分尸的破案率)受到惩罚,文强这倒霉家伙是其中之一,只能说运气不太好,或说时间点不对,或像周立波说的“首尾还不够干净”,或祖上缺德,坟头长草。

像文强这样的公务员,中国太多了,他们八小时之内忙,八小时之外更忙,他们张开鲸口都嫌吞得太慢,他们连走权力换利益的过程都觉得麻烦,他们把今天当共产主义,把明天当世界末日。文强看上去像找死,可他最不希望的就是死。其实,能躲过今天一死,文强无论哪一种死法,都重于泰山,轻于鸿毛。

假如文强是病死的(包括喝酒爆血管,床头马上风)那么,悼词中一定写上:中国司法战线上又痛失了一位打黑扫黄反腐的优秀战士,一位坚强的马克思主义者,一位为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保驾护航的公安干部,一位妻子眼中的好丈夫,儿子心中的好父亲,祖国母亲的好儿子。山城人民会沿路目送覆盖国旗的灵柩,哭得昏天黑地的群众面对镜头:“你怎么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个党和国家需要你的时候撒手离去,你死了,咱还活不活。”许多今天在放鞭炮的群众悲痛得一波一波昏过去。场面十分感人。

假如文强是跳楼死的(包括喝老鼠药,抹脖子上吊,被二奶逼死),那么,新闻发言人笫一时间会对你说:“无可奉告。”笫二天,还是这位新闻发言人一脸慎重出来避谣,有关文强同志因贪污受贿腐败受到指控、调查,为逃避制载跳楼是不符合事实的,不是跳楼自杀,而是整日整夜替百姓着想,工作压力过大,不幸坠楼身亡,文强是好同志。为了维护党的威信,文强同志的追悼会还是以相应规格进行,鲜花、悼词、哀乐、鞠躬一个不能少。只是他老婆一边节哀顺变,一边心想: 这死鬼还算有良心,人没留下钱留下了。

假如文强死于车祸,那么,无论他去干什么,去包二奶,去嫖娼,去收钱,去喝酒,去闹场,去后花园鱼塘埋金子,或去开人民代表大会、党代会,或去向人民宣讲三个代表,八荣八耻,均是革命工作,为革命而死,均属烈士行为。宣传部会量身订做一部英模人物传,其中肯定有动人一章,文强同志亲爹娘咽气前想见文强儿一眼都不行,不是儿不想见,而是人民在那一刻更需要我,没法见。中国特色的英模宣讲团向来就有,到哪就把哪搞成殡仪馆,个个都是不把听众鼻涕水搞出来,不会善罢甘休的主儿。

假如文强过劳死办公室,那么,没人会问他到底在操劳什么,没人知道今天官员一天有多少时间在办公,多少时间在学马列, 多少心思想着人民,看上去个个似人,实际上是人的不多。《蜗居》中的宋思明告诉我们,中国的官员是怎么练成的。分分钟钟在干坏事好像时间还不够。但是,假如文强真得死于办公室,他一定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民好公仆焦裕禄,感动中国的风云人物,这点儿,善良的百姓还是深信不疑。

假如文强死于谋杀,那么,基本情况与今天差不多,不另外论述。

假如文强能活一百岁,也就是说到一百岁才死,那么,另一台好戏开场,所有假设都会相反,我们会从今天的原告家中搜出成千上万来历不明的资产,情妇一长串儿, 起诉书只要换一个名字,站在被告席上一定不是文强,人民照样呼口号、放鞭炮,把一帮贪官骂得狗血喷头,今天的题目也将顺势一改:假如当初的原告换一种死法。

试试给文强的死找个不太离谱的定义。在权力与利益的寻租过程中,接班人前赴后继,只是手臂比文强更长, 嗓子比文强更大,腰比文强更粗,后台比文强更硬,心肠比文强更黑的大有人在, 此过程中,党的好儿女,屡建功勋的文强同志力不从心,不幸被倾挟而死,死得实在心不甘哪。

呜啊嘿哟……文强在阴间哭!

2010年7月7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