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营救刘贤斌记事

0
10 views
次阅读

2010年6月28日下午,四川维权民主人士刘贤斌突然被遂宁国保人员抓走,随后14名国保搜抄了刘贤斌的家。消息经过维权网传出,立即引起网络上的纷纷议论。

6月29日中午,一些国保又传讯了刘贤斌的妻子陈明先,还有一些国保去找刘贤斌13岁的女儿。直到陈明先走出公安局之后,外界才得知,刘贤斌已于昨晚7时,就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   
    
这么迅速的一系列行动传出后,立刻引起维权民运界广泛的震惊。四川和全国各地民运维权人士开始在网络上、电话上以及聚会上紧急讨论如何针锋相对,迅速行动营救刘贤斌。
 
网友们纷纷发言谴责当局滥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迫害良心人士,经过大规模讨论,“营救刘贤斌黄丝带行动”公民关注团随即在6月29日晚上宣布成立,呼吁中国公民加入进来,共同推动营救刘贤斌。同一天,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后援委员会主任委员陈立群发表声明,谴责当局再次迫害刘贤斌;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有才、王军涛、执行长王天成、秘书长傅申奇也发表共同声明,呼吁民众踊跃参加“营救刘贤斌公民关注团”,动员可以动员的力量在必要和适当的时候前往遂宁,以围观、集会等和平、理性、非暴力、不碰触的方式声援刘贤斌。中国人权组织、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也迅速对刘贤斌被当局刑拘表示谴责。6月30日,王丹等56名在世界各地的中国民运人士和网友、以及关心中国民主人权的国际人士,就刘贤斌被拘留发表联合声明,呼吁外界关注他的命运,帮他获得自由。
 
7月2日“我是刘贤斌”安徽关注团率先成立,呼吁四川警方尽快释放刘贤斌,并号召大家在网路上广泛传播“我是刘贤斌”口号,提醒那一小撮专制势力:一个刘贤斌被抓了,千万个刘贤斌又冒出来,欢迎他们来抓,直到有一天全中国的监狱都关不下如此众多的刘贤斌!
  
 ‘我是刘贤斌’安徽关注团还设立了报名联络信箱:
[email protected],并公布了发言人王庭金的电话(86-552-4084973)。王庭金表示:“刘贤斌已经在监狱中度过12年,仅从人性、人道的角度,当局也不应该继续迫害他。”
 
同一天,刘贤斌先生的妻子陈明先办理了委托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主任莫少平律师代理刘贤斌“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律师,与四川成都的马小鹏律师共同代理。此外,中国一批最杰出的律师还很快建立了强大的“刘贤斌案法律援助团”,并发布公告,为刘贤斌案提供法律剖析、研讨与声援;美国领事馆当天也给刘贤斌的律师马晓鹏打电话,表明美国政府高度关注刘贤斌先生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的事件。
 
7月3日,‘我是刘贤斌’湖南公民关注团成立,发言人张善光声明:“由于公平、正义在当今的中国社会正濒于灭绝,由此而伴生出的严重社会问题—已深深威胁到中华民族的存亡生死—中国社会已经是众人皆知地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张善光特别指出:“刘贤斌先生是黑夜中的萤火虫,是被桎梏的中国老百姓的一盏灯。”同日,各省维权民主人士杨海、陈云飞、张明、王译、宁文忠等人会合遂宁,探望刘贤斌的妻子与女儿,同时商讨前往公安局交涉释放刘贤斌之事! ‘
 
7月4日,中国基督徒发起了为刘贤斌禁食祷告的运动,来表达对刘贤斌再次失去自由,对刘贤斌妻女经受亲人分离的磨难的感同身受,及寄托大家对刘贤斌早日获得自由与亲人团聚的祝愿。先后已经发出祈祷文的有范亚峰、陈青林、吴倩姐妹、付申奇兄弟等多人。由吴倩姊妹即开始为刘贤斌弟兄禁食祷告,之后众多基督徒和牧师开始轮流接力进行禁食祷告,一直延续到今日。
 
同日,“我是刘贤斌”四川关注团也宣布正式成立,发言人张明发表声明:“纵观刘贤斌先生20多年来的维权和为民主事业的努力以及两次受到迫害入狱达12年之久,可以看出刘贤斌是一个道德高尚、行动负责的中国公民。”还对对国际人权组织和个人,以及全国其它地方“我是刘贤斌”关注团以及关注刘贤斌及其家人的个人表示由衷的感谢!
 
此外,自6月28日刘贤斌先生被非法关押以来,四川省政府、中共四川省党部、省级多个政法部门,遂宁市政府、中共遂宁市党部、市级所有政法部门均接到“刘贤斌支持小组”电话和传真通知:“刘贤斌先生是四川人民抗击暴政、迈向自由的旗帜性人物之一,刘贤斌先生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子,—刘贤斌先生和他的事业将永载四川和中国的自由史册。”
 
7月5日成立的“我是刘贤斌”贵州关注团也发表声明:“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在6月29日与国内的人权捍卫者和其他法律工作者发起‘营救刘贤斌黄丝带行动’后,今天特在这里成立‘我是刘贤斌’贵州关注团,以表示对四川遂宁地方公安的抗议!”‘我是刘贤斌’贵州关注团报名联络信箱:
[email protected],发言人:陈西(电话86-0851-5966077)。面对各界人士的谴责,四川当局当日竟然下令正式逮捕刘贤斌,从而激起了更多的抗议。
 
同日成立的‘我是刘贤斌’陕西关注团声明:“刘贤斌是89民运以来集宽仁、勇毅、淡定、坚忍、质朴等高贵品质于一身的当代中国精英。20余年来,鉴于国步艰难、民主不张的悲剧现实,刘贤斌以坚韧不拔之志几乎参与了所有重大的人权民主活动,如89民运、98组党、《08宪章》连署等,坐牢时间长达12年。然而,刘贤斌愈挫愈奋,出狱不久,未暇顾及儿女情长、天伦之乐,即毅然投身于风起云涌的维权实践活动,遂为当局所不容。”
 
7月6日,“我是刘贤斌”北京关注团宣布成立,指出:“刘贤斌—二十余年来—从这个看守所到那个看守所,从上一个监狱到下一个监狱,虽经一路风雨,却毅然决然地为着我们这个国家寻找着阳光灿烂的明天!”
  
在美国的杨建利穿着写有‘我是刘贤斌’字样的衬衣行走各地。杨建利写到:“在这样一个物欲而犬儒的时代,一个人能把青春时的理想坚持到今天,这是以不停地牺牲自己而带给我们的奇迹。”
 
 魏京生、王军涛、王有才等在纽约集会声援刘贤斌,在北京的民主党人査建国、高洪明也发表声明,强烈抗议四川当局以言治罪迫害刘贤斌!
    
《零八宪章论坛》也敦促四川当局及时纠正错误,站到正义、公理、人权、民主与人民的一边,立即无条件释放刘贤斌,并指出:“刘贤斌先生是中国自由民主事业的一个伟大的标志性人物,他的身上凝结着八九民运、九八组党、公民维权与零八宪章的精神与信念;二十年来的中国大陆民主事业上的每一次重大的事件,我们都能清晰地看到刘贤斌先生的身影。”   
    
7月12日,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主席林大军、成员孙树才、梁山桥、湖北民主党人李众在中共国大使馆街对面的人行道上开始“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每个人胸前佩戴着黄丝带,表达对《零八宪章》的支持、对宪政民主中国的追求;每个人手持一个塑料筐,塑料筐后悬挂着刘贤斌先生的网络照片,象征着中共专制政权对刘贤斌等持不同政见者的囚禁。
 
7
月16日下午,“纪念六四海外协会”成员冒着酷暑来到联合国驻曼谷专员公署集会,声援中国四川异议人士刘贤斌先生!在集会现场,参加活动的“纪念六四海外协会”成员庄重的在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公开信”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表达自己对中共当局残酷迫害异议人士的愤慨和对刘贤斌先生的声援!纪念六四海外协会会长庞晶女士、名誉会长周丹女士代表大家将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递交联合国工作人员。
 
在此期间,‘我是刘贤斌’山东关注团、广西关注团、曼谷关注团也相继成立,营救刘贤斌的活动逐步加温。
 
美国旧金山湾区华人经过讨论,在美国时间7月11日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旧金山分会例行会议上决定成立‘我是刘贤斌’旧金山关注团,作为《营救刘贤斌黄丝带行动公民关注团》的旧金山分团,参与营救刘贤斌先生的努力。
 
7月20日,成都右派知识分子聚会,此番刘贤斌被以莫须有罪名再次入狱让他们会想起五十年代对当局对他们惨无人道的迫害!右派老人们和慕名前来的中青年维权民运人士对当局的卑劣行径进行了谴责,随后又发起了对刘贤斌家庭的募捐。
 
7月25日,‘我是刘贤斌’江苏关注团、浙江关注团先后成立;26日,‘我是刘贤斌’云南关注团正式成立。面对持续不断的抗议声浪,四川当局不仅不反省,反而悍然于27日,把刘贤斌案移送检察机关处理。
 
7月28日,刘贤斌的代理人马小鹏律师见到刘贤斌,并拿到了遂宁市公安局对刘贤斌的起诉意见书。这份起诉意见书明确揭示了执政者对刘贤斌处心积虑的政治迫害。警方的全部指控都在刘贤斌在“人与人权”、“北京之春”、“议报”、“民主中国”和“中国人权双周刊”等媒体发表的文章,涉及的文章有《血与火的洗礼》、《刘贤斌:出狱一百天》、《迟到的祭奠》、《以哈维尔之眼看中国》、《街头运动是民主运动的重要形式》、《从“人民当家作主”说起》、《刘晓波遭重判后的民间道路选择》、《我的民运二十年》等。遂宁市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认为:“刘贤斌利用互联网公开发表煽动性文章,意图颠覆国家政权”,“以累犯论处,应当从重处罚。”这表明了警方完全是因为刘贤斌公开发表的言论对其进行政治迫害。
 
该起诉意见书同时还暴露了一个针对刘贤斌进行政治迫害的细节:起诉意见书声称“犯罪嫌疑人刘贤斌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由我局在工作中发现。我局经过审查,于2008年12月26日立案进行侦查。”也就是说对刘贤斌进行立案的决定在刘贤斌出狱仅一个月零二十天就做出了。而在起诉意见书上刘贤斌的所有文章都还未写作和发表。从刘贤斌出狱之时,一张早已预谋的大网已经向他撒开。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随着四川当局迫害刘贤斌步伐的加快,抗议的浪潮也将不断高涨!

 
——《纵览中国》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