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学林:北京律师董前勇被天津法警殴打全程

0
33 views
次阅读

9月1日上午九时许,北京律师董前勇前往天津铁路运输法院,准备旁听王宇案的开庭。因发现该法院违法对辩护律师实施安检,董律师提出质疑,结果被该院法警拖出殴打。此案前次开庭就曾经发生过强行对辩护律师安检的情形,结果辩护律师因拒绝而无法进入法庭。

王宇是北京的一位女律师,因为2008年和天津火车西站售票员发生争执,被三名铁路警察殴打。王宇拨打110没人出警,便投诉到督察,也没人管,遂开始逐级投诉。这下可惹恼了公权力,或者说掌握公权力的人。有谁能够想到,时隔七个月后,王宇竟然被天津铁路警察从北京抓到天津,并且倒打一耙,由铁路部门自家的天津铁路法院以所谓“故意伤害罪”判处王宇三年有期徒刑。这下在北京律师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前段时期,北京三十多位律师联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关于对铁路系统司法权进行违宪审查的公民建议书》。当起草人征求我的签名时,我虽然对两年前签名北京律师协会直选之事心有余悸,但还是毫不犹豫地签了。

此案经过北京铁路中级法院的二审,决定发回重审。

8月31日,天津铁路运输法院重新审理王宇重伤铁路警察案,北京包括九名律师在内的三十多名关心者前往旁听。虽然法庭尚空余44个座位,但是全部被拒绝旁听。天津铁路法院还安排了警察和法官对前来的群众和律师录像。江天勇律师、唐吉田律师等人斥责其为了工资,出卖良心,让其回家去对家人讲其做的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庭审中,因为被告的笔录、证人证言等都是伪造,而且没有按法律规定回避,王宇的辩护律师张凯律师、李平贵律师都提出了质疑并要求传证人,审判长以时间紧迫,证人出庭会耽误时间为由拒绝。审判长说:根据合议庭决定,证人不出庭作证。张凯律师说:是否出庭不属于合议庭合议范畴,因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公开的六项规定》,非常清楚要求证人出庭。难道合议庭可以做出违背法律规定的合议?李平贵律师就公诉人提出了十四条质疑,但公诉人一条都不能解答,法官却说,法庭采信公诉人的证据,李平贵再次提出公诉人未解答十四条质疑,法庭怎么采信呢?然而却被告知,法庭已经采信了,你要遵守法庭秩序!

因律师一直质疑证据和程序,庭审处于胶着状态,当天未审理完毕。第二天上午九点,留在天津的董前勇律师作为旁听者已拿到旁听证,进入法院大门,但因辩护律师张凯被非法要求安检,董律师仅说了对辩护律师安检违反最高法相关规定,就遭法警突然粗暴推出法院大门并野蛮围殴,说董律师捣乱,其中一法警警号110469。董律师被打倒在地。随后天津铁路运输法院决定休庭。约十点半左右,董前勇律师和王宇的丈夫包龙军到达天津铁路运输检察院,控告法院警察殴打旁听律师一事。

中国的律师一天到晚给这个维权,给那个维权,结果自己的维权却如此的艰难。要么被抓,要么被打,岂不是非常的悲哀?不过,我们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就应该有这个准备。这就应验了那句名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