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稼祥:中国的“敌人”为何增产了

0
31 views
次阅读
图为作者吴稼祥

中国2010年上半年GDP同比增长11.1%,真不低,应该是全球最高的;不过,同期,中国的“敌人”增长得更快,有人在谈论对中国的“C型”包围圈,还有人在谈论亚洲版的北约,美国乔治.华盛顿号航母,像坏孩子弹弓上弹出的石子,今天弹到南海,明天弹到黄海,后天还会弹到东海,激起周围国家千重浪…… 
    我曾经认为2002年以来“新政”下的中国,是有史以来国家敌人最少的时期,比如,《以“鞠躬”为年号的“新政”》,(2006年7月),再比如,《太阳从南方升起》,(2006年11月)。在后一篇文章里,我提到了中国历史上对外关系的三种模式:天朝时期的“朝贡模式”,毛时代的“革命模式”,和邓小平时代开创、胡温集大成的“互惠模式”。按照前两个模式,中国少不了敌人,凡是“拒绝朝贡或拒绝认同中国革命的国家”都“可能是潜在的敌人”。互惠模式就不同,“它既是平等的,也是普适的”: 
    “说它是平等的,因为它的基础是全球化时代的平等自由贸易,不是殖民主义时代的殖民与被殖民的不平等关系;说它是普适的,因为它不具有任何政治与意识形态意义上的排他性,也不预设任何非经济的先决条件。这种现实主义模式把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关系看成是高能加速器,发生外交关系的国家就像两束高速相遇的粒子,通过‘热烈拥抱’而增加双方的能量。正是因为这种模式的巨大吸引力,中国才能史无前例地一次同时拥抱这样多的非洲国家。”(引自《太阳从南方升起》)
    当然也热烈拥抱了其它几乎所有国家,包括美国和俄国。 
    现在怎么回事,某些国家突然在中国的怀抱里动刀子? 
    你可以说是美国佬挑唆的。但美国佬为什么挑唆?你可以回答说,美国对中国什么时候怀过好意?那为什么昨天没挑唆,今天要挑唆?你还可以说,美国势力在衰落,尤其在亚洲衰落,一觉睡醒了,突然不爽,提起裤子,咬着三明治,就爬上了乔治.华盛顿号航母。
    都有道理。但我想说的是另一方面的道理,这个道理与“天安”事件有关系。 
    国家和个人一样,决定其决策的有两个基本模式,一是“后果模式”,第二种是“身份模式”。“后果模式”,类似经济人模式,就是利益最大化模式,当我们按后果模式做决定前,要掂量可供选择的各种方法和途径,评估它们的价值,然后选择能为我们带来最大利益的方法。“身份模式”则不同,为了确认自己的身份,不计后果。按照这个模式,我们要问自己3个问题:我是谁?现在是什么情况?人们(比如朝鲜)希望我在这种情况下怎样做? 
    “天安”舰事件中的一方当事国,把中国逼离了“后果模式”,进入“身份模式”轨道。在此事件上的中国作为,已经不考虑国家利益,考虑的是国家身份。30年来国家身份的战略模糊,被朝鲜牌的显影液显影了。结果我不说,大家都看到了。只要你选择了身份,你就选择了敌人。
     
    2010年8月13日星期五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