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别墅群外的孤寡老人怎么过新年

0
36 views
次阅读
      









(参与网2011年1月1日讯):当2011年新年的钟声快要敲响的时候,我不想看五彩缤纷的电视画面,也看不进官员举杯交盏的豪壮和夜空中五光十彩的烟花。这些繁荣是他们官商的,而不是人民的。现在,更多的人不能痛饮,是因为他们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正在求学的子女或哇哇待哺的幼儿。他们要用最苦的劳作换回一点可怜的工资,回家养老养少、娶妻生子。但也正是这些人的劳作造就了今天中国社会的繁荣,有一天,当他们失去了社会的利用价值,就也会被社会所抛弃。
 
        前2天,笔者路过商城县李集乡时,在沪宝高速公路的旁边,见有一个似棚非棚、似房非房的奇异建筑,里面还有人在走动。就好奇的走近一看究竟:这是一个2米来高,主房里用几根木棍棚了一层,上一层存放着几袋老人的财产,下一层是老人的卧铺兼客厅,主房的居住面积有近5平方米。旁边紧靠的是老人的厨房,因面积太小也没有灶台,别人送的一个保温瓶是在里面显得是那样的华丽和高贵,面积有2.5平方米。老人所用的燃料是他到处拾来的树枝烂叶,饮用水是旁边沟壑中流淌的水。老人唯一的现代化家用电器就是一个手电筒,这个手电筒也是老人最珍贵的宝贝,因老人的新建别墅四面来风,这个手电筒是在无法点灯时应急用的。老人不知电为何物,过着十分原始的生活,现代的生活和人类的文明与他无缘。废木板串上铁丝再拴在木桩上,就是他的家门。他的周边1公里内没有人居住,对一个74岁的老人来说,若是生了病,病死了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经了解:这个刚建了4年多,现代孤寡老人蜗居的别墅主人,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陈大山。今年74岁,无儿无女,住河南省商城县李集乡李集村张围子组。老房子被漏倒后,自己选择了这个废弃的空闲地,因有一个土堆可以利用,老人就请人为他自建了一个简易的别墅。当然,也象商城县大多数民房一样没有任何手续,好在土管所并没有罚他家的款,幸运的是,他也没有象丰集乡的王长学,敢盯民政部门的救灾建房款而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去年他被莫名其妙的叫到乡里所谓的“敬老院”一天,不知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还是充抵五保户的人数,从去年开始他意外地得到了1200元的“五保户”的生活补助。今年也给了1000元,但不幸得了病,医院的医生叫他住院治病。老人无奈的说:若住院我不病死,没有了钱,回家也会饿死。老人不敢住院,买一点便宜的药,回家慢慢的吃,也幸好没有死。仅治病就花了300多元,老人表示:现在能活一天算一天。说完,老人潸然泪下。
 
        见无法交流笔者又岔开话题,问老人年轻时的情况。老人情绪稳定一下,且有几分骄傲的说:自己年轻时身强力壮,不管是59年的大办钢铁、还是后来的兴修水利,自己样样不落人后,别人子女多的还都围着他转。只是近10多年来,自己的年龄太大,年轻时受的苦太多才落下了一身的病。现在,要饭走不动,挣钱挣不来,才落个人不象人、鬼不象鬼,躲在这里了却一生。
 
       以上情况难道说就是商城县县委书记、诗人李绍文多年来苦心经营的“锦绣商城”“桂花香醉商城”吗?商城县党委、政府依靠“商城县迫害信访人专案组”对商城人民实行恐怖管制,只帮官员造别墅,不管人民死与活。
 
       2011年就要来了,我们不能把目光仅盯在“高官别墅”和信阳冲天的行政办公大楼上,还要看一看高速公路下象陈大山一样,为建设这个社会出力、出汗,现在又没有任何社会利用价值的人。我们不能象一些官员一样那样虚伪,要发扬中华民族古老的美德,在新年里做一个有灵魂的人。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