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云会尸体被匆忙火化引起质疑愤怒(图,视频)

0
50 views
次阅读
2011-01-24

浙江村长钱云会家人突然收到当局通知立即火化尸体, 家人直到火化前也没有收到尸检报告,还被警告不许拍摄。民众愤怒于当局极力将事件关键证据尽快销毁,却难以解答各方的质疑,但谁也不能永久地遮盖历史的真相。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图片: 上访村长钱云会的父亲在现场的灵堂。 (网络图片/记者心语)

视频转载:钱云会案事发后现场录像(网友上传YouTube网/记者心语)

星期日晚,有网友联系了浙江遇害乐清维权村长钱云会之子钱成旭, 获知家人已经接殡仪馆通知,必须在星期一凌晨三点赶往殡仪馆去给亡者洗澡,等待火化。而且家人只能去两个人,早上8点后有个告别仪式,9点火化。通知者并警告说,“所有可以拍照的设备都不要带,否则后果自负。”

本台记者星期一上午致电钱云会家中,多次拨打之后, 才有一位自称是为钱家人工作,但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接听电话。记者问道:“我想问一下,是不是今天钱村长的尸体被火化?”

接听人员:“是,今天火化完了。”

记者:“为什么要火化呢?”

接听人员:“我也不知道,他们家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

记者:“那我想知道村民对钱村长尸体火化有什么看法呢?”

接听人员:“心里很难过吧。”

记者:“那你觉得这件事是交通意外吗?”

接听人员:“应该不是吧。”

那名接听人员在简短回答记者提问后,便急忙挂断电话, 之后记者再打去已无人接听。钱云会尸体被火化的消息传到网络上后,立即在新浪微博和推特上引发了网民的大量质疑。网友妙觉法师表示,“为什么不尸检,为什么不开追悼会,这是一场意外普通交通事故吗?”。

据悉, 这个火化通知是在钱云会的儿子接受当局的一份补偿协议后发出的,此前上周三钱云会的儿子钱成旭在当局的压力下,被迫承认父亲死于所谓的“交通事故”,签订了一份《交通事故赔偿协议书》,接受当局105万元的赔款,而这份协议中并没有提及这笔赔款来自何处。钱云会的父亲和兄弟对此协议表示反对。

网友罗晓松表示,老村长今晨火化,连同他的死亡之谜, 一起化为尘埃。乐清悬疑片,从圣诞节始,至此一季完结,没能挺过春节。然而这不是大结局。105万,只不过是另一场悲剧的开端。这笔血债,将记入历史,弥久难消。

到乐清深入调查十几天的网友郑创添告诉本台记者:“ 有关他的所有的日记、证据都被以各种名目控制起来,我们根本没办法接触得到。应该说,我是到乐清最久的一个人了。我在那里十多天,在这十多天里面,我们能接触到的人都非常有限,跟这个案子核心的目击证人根本就接触不到的。对于他这个死因我们是抱非常大的怀疑的。现在他们又要火化这个尸体,然后赔偿,只能说火化尸体结束案子啊。”

网友文涛表示,钱云会就将被火化了,让我想起了“刘卫黄”( 刘少奇迫害致死时被用的假名)。也许,从国家主席到村长,命运都一样,历史的车轮滚滚,碾过每一位不服输的人民。刘卫黄说:“历史,是人民写的”。“刘卫黄”是在文革期间被迫害致死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他死时甚至不能用自己的真名,而是被冠以“刘卫黄”的假名。

钱云会的离奇死亡事件,引发了中国网络的巨大震荡, 也让很多网民感到觉醒,他们除了对当局的信用产生更多质疑,还直接拷问执政体系中的根本问题。许多温和型的网民,也都禁不住加入到寻找真相的讨论和行动当中。

网友屠夫说,他们公民调查团努力寻找事件真相, 现在却连最重要的证据也遭到破坏:“可以说,监控镜头都在你们手上,我们没法查得到。但是尸体是最重要的一个物证,如果连这个都拿不到,根本就是说等于是毁尸灭迹啊。那以后就不可能再有什么真相了。”

历史学家傅国涌在博客文章中表示,毫无疑问, 钱云会成了这个转型时代最具有象征性的符号,他的死亡每天都在拷问每一个中国人,无论官员还是民众,富人还是穷人。我不知道,钱云会之后,我们是否还能像以前那样生活下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