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从中东到中国,从革命到散步

0
50 views
次阅读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1-3-27播出)

由于主张推进中国的民主改革,大胆发表个人意见,而长期受到打压。最近几个月来,他的手机每天受到上千次的干扰,不得不放在静音状态。在行动自由方面,孙先生的家门口常年停着一辆国保的汽车和多位国保人员,孙先生走到哪儿,他们就跟踪到哪儿,甚至不能出门。最近,中国两会结束,孙先生的电话恢复正常,本台听众之音节目电话采访了孙先生,请他就中东茉莉花革命和中国茉莉花散步等事件发表意见。

茉莉花集会在山东济南的情况

最近几周来,有人在网上呼吁进行茉莉花散步,山东济南的情况是怎样的呢?孙教授说:他和一些济南的朋友,本来以前就有每周日到英雄山广场聚会,交流对各方面意见的活动。后来这个活动就不被允许了,每个星期天他们都来堵门,有时一来就来几十人。他是70多岁的人了,不能和他们硬顶,所以就只好呆在家里。

这种困难的局面是不是说明茉莉花散步聚会这种倡议在中国很难实现呢?孙先生并不这么认为,他认为中共长时间侵犯公民的权利:暴力侵权、向农民征地、下岗工人不能得到正确对待等等冤情。积累大量的民怨和不满,民众当然要表达对政府的批评,但媒体都由政府控制、人代会也都是他们指定的代表,民意没有表达的途径,最后只能是或者走上大街,或者走上广场。民怨高涨的时候,任何打压都不再发挥作用。

中国茉莉花散步是:“无领袖、无中心、无组织”

对于茉莉花散步这种形式,孙教授认为很独特,有人总结说这是“无领袖、无中心、无组织”。因为只要你有领袖,就会被抓起来关进监狱。无论任何政府,只要你不动用武器就不能阻止人们上街散散步这种形式的抗议活动。只要有民怨积累,就会发生。

谈到北非的茉莉花革命, 孙先生分析说:有的国家如突尼斯和埃及, 军队中立, 民众在较短时间内通过和平示威赶走独裁者。但利比亚情况相反,
这就预示着卡扎菲的下场不会比萨达姆好得更多。

中国媒体把卡扎菲当作民族英雄

对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针对卡扎菲政权的1973号决议,中国民众有什么评价的问题,孙先生认为:中国政府的态度很矛盾,在安理会通过谴责卡扎菲决议时,中国投了赞成票,中国不敢一意孤行投反对票,其它国家都赞成,中国不能反对。后来讨论设“禁飞区”问题时,中国保留,也没有投反对票。这都说明在全世界谴责卡扎菲过程中,中国没有办法像过去那样反对,否则就会在世界上处于孤立。

设“禁飞区”以后, 中国的态度又变了,拼命谴责联军行动伤害了平民。同时中国媒体是把卡扎菲当作民族英雄来宣传,放了许多卡扎菲的讲话、事迹介绍、说他特立独行,实际上是歌颂卡扎菲。这和世界潮流是不合的,和中国民众的评价也是不同的。但中国媒体是受官方控制的,它要把谁抹黑,或是把谁捧起来易如反掌。中国媒体想把卡扎菲树立正面形象,把联军抹黑。那么民间也有一些是随着它讲和议论的。说联军和英美在利比亚是为了石油利益。但多数民众是可以看清楚的,卡扎菲就是一个独裁者和暴君式的人物,应当对他进行谴责和惩罚。联军的大方向没有错。

“六四”给中国人留下恐惧回忆

孙先生认为:很多中国人会从“中东茉莉花”联想到中国的,问题是中共当局搞了很多形式的打压,也起到一定的恐吓作用。人民还是会想起“六四”中共对示威群众开枪,造成上百人丧生,人们的恐惧情绪还是存在的。

法国在对利比亚行动中起了推动作用,中国民众对此如何看待?有没有反法情绪?对此,孙先生认为目前还不明显,因为对卡扎菲血腥镇压,敢于出头制止的,还是英法美这些民主国家,很多中国人对这些国家抱着肯定和尊敬的态度,这还是比较明显的。问题是在中国的高压之下,大家不敢明确表示,不敢上街,不敢去广场。将来怎么发展就很难说了。孙先生认为:中国民主化,公民行使自己的权利,表达自己的意愿,这是大势所趋。

2011年 3月 27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