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帝國的裱糊匠

0
30 views
次阅读

 

北京三月兩會照開如儀。今年卻傳出一條新聞外的新聞,首席喉舌人民日報頭版報導大會的版面,和去年此時此地的報導一模一樣(見上圖)。大陸人可能見怪不怪,可是到了外國成為新聞,華爾街日報評論說,這是「新聞史上最懶惰的複製貼版」。令人感慨良深。

這真是新聞業的奇觀!不說香港新聞出奇鬥勝,即使在輿論千篇一律的毛時代,大小姚文元們總會挖空心思變換手法來騙人,來洗腦,誰敢以這種偷懶的方式完成黨交付的任務?人民日報是全國數千家報紙中的頭號面子,誰敢偷懶?或是「惡搞」?這表面的偷懶、冷漠、麻木,其實也是一種腐敗、一種瓦解。是掩蓋在政治正確之下比官僚制度的飽食終日無所用心更深層的心理潰爛。

大清帝國延續近三百年,到了鴉片戰爭之後,西風東漸,有志之士,皆盼維新圖變,可是,滿清的整個國家體制已經腐敗不堪,經不起一場變革的震盪。晚清政治家李鴻章 (1823-1901) 辦洋務三十年,是通古今之變的人物,他晚年回顧生平,曾說過一段話,說他一生辦的事都是「紙糊的老虎」,如一間破屋,由裱糊匠東補西貼,成一凈室,遇小風雨尚可支吾對付,但要扯破改建,則「真相破露,不可收拾」。他自認為是帝國的裱糊匠。

對照眼下中國,說它是間破屋可能無人贊同,但是,人心詭異,道德敗壞,卻是有目共睹的事實,連地位優越的中央黨報的編輯都可以如此敷衍了事,喪失起碼的責任、操守,商場官場的爾虞我詐,潛規則風行,黑吃黑遍佈,便可想而知。本期報導,學術界的造假買賣、剽竊抄襲,已嚴重到舉世聞名的地步,是為一例。人民日報版面事件讓人見微知著,意味著在一個社會的「軟件」,包括體制、文化和倫理全面腐敗的情況下,到處可見的高樓大廈,車水馬龍,又是不是一隻「紙糊的老虎」?堂堂人民日報,也不過是一張糊牆的紙。

那些聲言改革的當權派,今年三月又一次演出多年一貫的戲碼,如溫家寶厲聲要求各級官員申報他們的財產和投資以及子女移民等資料,可是,他對人們要求的「陽光法案」隻字不提。有人大代表已連續六年提案,都沒有下文。眾所周知,官員的財產如不公開在陽光下,讓人民、媒體監督,任何申報都沒有意義。曾有報導陽光法案在政治局常委這一關就通不過,人大怎能立法?陽光法案是中共有無誠意肅貪的試金石,他們可以小修小補,抓幾個貪官,忽悠民意,真正要公開全部家私,就如李鴻章所言,要撕破重建,難免真相敗露而不可收拾。

因而,本質上看,中共的龐大架構,表面上富麗堂皇,內裡還是一間紙房子,他們豢養的幾百萬維穩大軍連同領班溫家寶,也只是一群裱糊匠而已,當大風雨來臨之際,就像辛亥革命一般,皇城不放一槍一彈,三百年江山也會倒塌。

(2011-4-1香港)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