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固始维权农民就官方报复举报人提出申诉

0
39 views
次阅读

河南省固始县维权农民的刑事申诉状

申诉人:许建德,男,一九六八年生,高中,在县城从事个体生意,住河南省固始县杨集乡田湖村。

申诉人对固始县人民法院(2008)固刑初字第336号刑事判决不服,故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撤销原审判决,重新审理,还申诉人公道。

事实与理由:我与几十名群众上访六年反映退耕还林、种粮补贴钱被贪污,不但问题没解决,官方找黑道打我鼻骨骨折,砸烂门窗,多次威胁等,而且整我黑材料,以“滥发林木”罪判我拘役三个月,罚款五千元。

经过:当“奥运会”来临之际,地方贪官怕我再上访,就捏造罪名逮捕我,据官方消息,是县五位主要领导研究决定逮捕我,如果真是“滥发林木”,用得着县主要领导研究逮捕我吗?他们是利用职权假托措词,查来查去,唯独村委会强迫我卖过自己的几棵零星树,我曾经找过村干部,但村里不给申请书上加章,没办成《砍伐证》,就此造就了一个“滥发林木”罪,于七月十七日将我非法逮捕后,办案人员说是县领导安排办你的案,他们也无法,问我想通了吗?可上访了,让我写了不再上访的《保证书》(见卷23页)。

现就从他们编造的自相矛盾的案件材料分析:

一、不抓犯罪主体。为了打击报复我,专抓我。为了收回沙滩地,村组干部多次强迫(见卷59页原村干部证言)约十户群众放掉沙滩上树,我是其中之一,为了打击报复我仅仅抓了我一个人,且我与村里群众的《合同书》上村里明文写了是他们强迫我放树(见《合同书》),我只是卖树,是买树人砍伐的。根据《刑法》第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三十条之规定,村组干部强迫群众放树,起着组织和主导作用,应负主要责任,砍树的凶手是买树人,不是申诉人,另外还有约十户群众我们一同卖的树,没逮强迫人村干部与砍树的人,也没罚,偏偏逮我判我罚我,显失公平。

二、超期办案。根据《森林法》规定的办案期限是“一年内”,即使把我2005年十月卖的八棵树改成2006年11月,而本案的办案时间是2008年7月(见卷1页),至上最多追至2007年六月,也不在追究时间之内。

三、改写编造证人口供,把伐树时间推迟。为充够数量,办案人员把2005年秋放的八颗树改成2006年秋,其实树根早已烂掉。

四、扩大放树棵数,编造假照片。沙地现只有十棵树根,五个证人先都证实买我沙滩树五至十棵,王杰第二次证实总计买十七棵树,办案人员写成沙滩地十七棵(有调查录音证实)。卷上鉴定沙滩十九棵,照片都有,好像是铁的事实,然而第86页,又说现场树根被埋(只有上文,没有下文),自相矛盾,那些照片显然是假的。

五、根据算树的高度,沙滩树缺营养长的矮小,放大鉴定立方数,我多次认定鉴定立方数过大,但办案人员强迫我最后做了认定。且说我如果不认罪,将有很多官员有罪。违反法律规定给申诉人定罪。我卖的是树零星,没有架林生长,沙地缺乏营养,所以树长的矮,与认定的高度不符,法律规定“房前屋后种植零星的树木不属于本罪对象”,对于竹园西四棵(2.9266立方米),路边三棵(1.6442立方米,实两棵),且沙滩地“十九棵”(7.9040立方米,实十棵)也是几十米或几百米远一棵,且有很多树是病虫、风刮断的,早在放树时有人报知官方,并已经勘察了现场,(见卷85页村长的证明)当时已经确认是零星的树且不够追究条件。

六、村里不给办理《砍伐证》的《申请书》上加章,村书记吴士林又逼迫群众放树,村委会出示证明是相互矛盾的。村委会出示证明(见85页)说树地权属有争议,卷上群众都证明树是我栽的,二00五年六月村里就与我签了该地承包《合同书》,在合同生效以后卖的树,这个证明是相互矛盾的。且与一0年底给我办了该树地的《林权证》。

七、由此错误的前提,法院得出了错误判决。在审理过程中,我讲明是因上访打击报复我,我从没说沙地卖十九棵树,五个证人所说也不一致,且官方自说树根被埋(只有上文,没有下文),显然照片是假的,村干部逼迫约十户群众放树,根据《刑法》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三十条之规定,应该追究村书记吴士林的法律责任,我不是犯罪主体,且达不到法律规定的犯罪立方数。而我无罪,可法官照样判我拘役三个月,罚金五千元。八、在第六页《提前批准逮捕书》上、第八页《逮捕书》上只有公章而无检察长签字,明知是冤假错案怕承担责任,故意不签字。

综上所述,是因为上访贪官整我“黑材料”,对我打击报复,是冤假错案,特此请求:一、撤销原判决,重新审理,退回罚金5000元。二、追究制造假案相关责任的罪行,维护司法尊严。附公安局原卷宗一份,与村里签的《合同书》一份。(略)

许建德(手机:13703768560)

2011年4月12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