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先科:政府的合法性与中国大陆的出路

0
24 views
次阅读

“中国民主转型路径探讨”征文

政府的合法性是政治学上的一个重要概念。通俗地说,讨论政府的合法性就是追问统治我们广大人民的政权究竟合法还是非法,即那些高高在上的统治者是否有权管理沉默的大多数。当人类尚处在蒙昧状态时,原始部落的首领和长老议事会成员都是那些德高望重民心所向的人物。尔后,统治者的产生方式就有了非法残暴的继承、抢劫、篡夺。之所以说继承制是非法残暴的,是因为人们的德行才能无法遗传或者复制。

托马斯•潘恩在《人权论》中写道:“一切时代和一切国家的经验已经证明,要控制大自然对智能的分配是不可能的。大自然随心所欲地赋予人以智能。她按什么规律把智能撒播到人间,这对于人还是一个秘密,要想把人类的美貌与智慧用世袭术固定下来同样都是荒谬的。”因此,合乎逻辑的结论自然是:“一切世袭政府按其本质来说都是暴政。……继承一个政府,就是把人民当作成群的牛羊来继承。”所幸,人类社会早在18世纪就建立了自由民主的国家。而且,自由民主这一合乎人性的力量不断开疆拓土、发展壮大。直到今天,地球上的多数国家已经建立了合法的政府、确认了自由民主制度。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定义政府的合法性?究竟什么样的政府才能称得上是合法的政府?政府的合法性是从政府的来源即政府产生的方式而论的。在现代社会,一切国家包括那些最残暴的专制国家,都一无例外地制订了一部宪法,宪法里面也都冠冕堂皇地承认国家是广大人民的国家、国家的一切权力一无例外地属于人民。因此,所谓合法的政府,就是得到人民同意、许可而组建的政府,换句话说,也就是获得了人民授权、确认的政府。除此而外,就是非法的篡夺。那么,广大人民又以什么方式来表达他们的同意、许可、授权、确认呢?唯一排除其他一切的答案就是:选票,或者换一种说法叫做定期选举。人民拥有最终的主权来确定他们的领导人和议会代表。

中国大陆正处在由传统专制国家向现代民主国家转化的历史进程中,而目前正是最为艰难的时刻。之所以使用最为艰难几个字,是因为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已被毁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我们的民族国家已经走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关于这个状况,清华大学的孙立平教授在几年前就写下了题为《中国大陆正在加速走向社会溃败》一文,做了入木三分的刻画。在我看来,如今国家社会所面临的种种重大问题,只有在奠定政府合法性基础之后才有可能解决。或者换句更简单的话说,中国大陆社会的当务之急是建立一个由全体人民选举产生的合法政府。

当然,任何人都不能无视这样的残酷现实:60多年来中国大陆社会一直由中国共产党实行一党专政。在这里,我要引用美国国务院发布的《中国人权状况白皮书》中开宗明义的一段话:“中华人民共和国约有13亿人口,是一个专制国家,按照宪法规定,中国共产党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政府、警察和军队高层的几乎所有职位都由共产党员担任。最高权力由25人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由9名成员组成的常务委员会掌握。胡锦涛身居三个最高权力的职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文官政府基本上保持对安全部队的有效控制。”更为残酷的是,我们历代祖先赖以生存的这块土地——除台湾岛上的中华民国政府以外——从未产生过合法政府。

时至今日,一切有正常理智的人们都能够看出,阻扰中华民族生存发展的唯一障碍无非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即使到了今天这样危机重重、四面楚歌的局面,除了温家宝空口白话表演几场以外,中国大陆执政集团仍然没有一丝一毫政治变革的意愿。然而,我们不能否认一百多年来无数仁人志士为在古老中国建立合法政府所付出的牺牲与辛劳。从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血溅菜市口,到梁启超康有为等被迫流亡奔走异国他乡;从孙文黄兴谋划大大小小百余起武装暴动,到宋教仁筹组中国国民党在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席位;从储安平发出“党天下”的悲声,到魏京生的“第五个现代化”呐喊;从此起彼伏的维权运动,到杨佳、钱明奇们的暴力反抗;等等。

如今,海峡对岸的选战正酣。国民党的马英九与民政党的蔡英文正在为赢得台湾人民的青睐而使出浑身解数。这才是一个国家正常的政治生态。一个政党不可能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不可能坚持一百年统治不动摇,更不可能永远奴役人民。相反,它若要获得执政地位,必须了解民众意愿,倾听百姓呼声,而不能以强权暴力威吓残害人民。

中国共产党政府曾指控许许多多持不同政见者颠覆政府或者煽动颠覆政府,并且以这种莫须有的罪名长期监禁、迫害那些善良的人们。直至今天,这一可悲的状况没有任何改变。事实上,这些有良知的中国人无非希望在这块土地上破天荒地建立一个民选合法政府而已,岂有他哉!众所周知,中国共产党已经拥有7600余万党员、控制着300余万军队200余万警察和秘密警察以及一切国家机器。遗憾的是,它迄今拒绝进行任何政治变革,硬要一条道走到黑。这无疑是令人绝望的事实,当下似乎已经找不到任何出路。不过,在这里,我觉得引用邱吉尔的几句话是合适的:“我必须承认我具有一种乐观自信的气质。尽管我看到事情的阴暗面是如此严重,但奇怪的是,当我每天早晨醒来,新的希望与力量又重新凝聚。”一个失去政治合法性的政府迟早会受到历史的公正审判,我对此深信不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