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亡 天理不容——写在中共建党90周年

0
34 views
次阅读

 

中共不亡 天理不容
——写在中共建党90周年

胡 平

  今年7月1日,是中共建党90周年。

  共产党在根本没经过纳税人同意的情况下,大肆挥霍纳税人的钱,大张旗鼓地给自己庆贺生日,自己给自己歌功颂德——都21世纪了,中国竟然还有这等景观!

  庆贺活动包括推出一部大片《建党伟业》。讽刺的是,很多观众却从这部影片中读出了完全相反的意思。当然,这未必是因为影片的编导存心在那里借古讽今,指桑骂槐,而是因为今天的共产党和昨天的共产党正好构成对立面。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好比两头都是刃的一柄剑,握哪头都割手。一头叫革命,一头叫改革。中共成立90年就干了两件事,一件叫革命,一件叫改革。如果革命是对的,改革就是错的;如果改革是对的,革命就错了;很可能是,革命也错,改革也错(事实正是如此);但决不可能是,革命也对,改革也对。

  别再夸耀什么改革的伟大成就了。自六四之后,中国的改革就走上歧途,权贵私有化已经积重难返。共产党先是以革命的名义,凭借血腥的暴力,把所有平民的私产变成所谓全民的公产;然后又以改革的名义,倚仗专制的铁腕,把属于全体人民所有的公产变成官员自己的私产。两件相反的坏事居然让同一个党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就全做了。以共产党这样前后矛盾,翻云覆雨,无耻加残忍,无论你信仰什么主义,认同什么原则,只要你当真,只要你一贯,你都会不可避免地得出反对它的结论——不是从这边反,就是从那边反。那些替共产党辩护的人,其理论之荒谬尚在其次,更要命的是他们都不讲逻辑。这也难怪。因为一讲逻辑,他就辩护不下去了。

  七一前夕,中组部负责人得意洋洋地宣布:中共党员的数目已经超过八千万。这有什么可夸耀的呢?要知道,如果按党员在人口中比例算,中国还比不上齐奥赛斯库治下的罗马尼亚;而第一大共产党,你猜猜是谁?是北朝鲜。

  中组部负责人说,在八千万党员中,35岁以下的青年党员占24.3%;在新党员中,大学生占38.5%。

  这就引出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有这么多青年人、有这么多大学生想入党?

  这个问题很简单。因为在共产党统治下,是党员才吃得开,因此,自然会有很多人为了吃得开而去当党员。

  第二个问题是:这些青年党员们是真的相信共产主义吗?信,意味着什么?不信,又意味着什么??

  不消说,如果他们真信,那是很可怕的。真相信共产主义,那就意味着要开展阶级斗争,要消灭私有制,要和传统彻底决裂,要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要解放全人类即向全世界输出革命,如此等等。这一切已经在上个世纪下半叶实行了一次,其可怕的后果已经举世皆知;如今中国竟有一大批年轻人信誓旦旦要继续干下去,难道不可怕吗?

  如果他们其实并不相信,那不是不可怕,而是更可怕。

  早先苏联有则政治幽默:正直,聪明,共产党员,三者不可兼得。如果你正直,聪明,你一定不是共产党员;如果你正直,是党员,你一定不聪明;如果你又聪明又是党员,你一定不正直。这就是说,如果你真相信共产主义而加入共产党,那说明你不聪明,弱智,没头脑;如果你其实不相信还要宣誓信仰共产主义加入共产党,那说明你不正直,缺德,没良心。缺德当然比弱智更糟糕,没良心当然比没头脑更恶劣。

  事实上,早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就已经破产。不过在那时,还有人号召年轻人、特别是大学生,加入共产党。他们说,加入共产党是为了改造共产党。是的,要入党就要说假话,就要发假誓;可是在那时,老革命们还控制着党,你必须撒谎骗过他们,然后才能混入党内;等以后这些老革命都退出政治舞台了,共产党成了我们这代人的天下了,共产党就和平演变了。

  二三十年过去了,老革命都退出政治舞台了。现在的共产党已经是改革开放后起来的一代人的天下了,再加上苏东巨变和经济改革的纵深发展,党内党外,大家都是早不信共产主义的了,整个国家也早已把共产主义那一套扔到九霄云外了,为什么不能捅破那张纸呢?为什么还要继续说假话发假誓假装信仰共产主义呢?要说骗,现在又是为了骗谁呢?

  这就和“挂羊头卖狗肉”一个道理。明明是狗肉店,店家却要挂出羊头做招牌。在这里,店家不是为了骗他的伙计,他的伙计当然知道他们卖的是狗肉而不是羊肉;店家也不是为了骗顾客。店家希望顾客知道这是狗肉店,而顾客也都知道这是狗肉店而不是羊肉店。这就怪了:既然店家和顾客都知道羊头是骗人的,为什么还要把羊头继续高挂在那里呢?

  其实,这里面的奥妙也很简单。因为按照中国习俗,“狗”常常是用来骂人的,吃狗肉是很不体面的。若是把狗头当招牌打出去未免太粗俗太不雅观,让店家顾客都很没面子,都很不好意思。所以他们要挂出羊头做招牌。挂羊头的目的双方都心照不宣,那就是免得让彼此都太丢脸。

  共产专制的本质是蔑视人民。它把人民当个屁(这是深圳海事局官员林嘉祥的“名言”)。它也强迫人民知道他们只不过是个屁。不过这话它不敢公开讲出来。因为人都是有自尊心的,没有人下贱到这个地步,以至于乐意公开承认自己是个屁。你共产党要是敢在人民日报上、在CCTV上、在党的N大会议上或全国N届人大会议上公开指着人民说“你们算个屁”,那等于逼着人民都去造反。因为谁在这时还不造反,那不等于自己承认自己是个屁吗?谁丢得起这个脸啊?所以共产党要给自己的狗肉店挂出羊头做招牌。这就给那些没有勇气反抗的人加上了一块遮羞布,使他们在屈服的同时不至于太难堪。

  共产党自己更需要羊头这块招牌。如果没有这层遮掩,共产党的丑陋,相信连共产党人自己看着也会恶心,也会感到羞愧难当。这一期《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发表了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列昂.阿隆(Leon Aron)的文章“关于苏联的崩溃,你知道的每件事都是错的”。文章指出,苏联的崩溃实际上就是源于戈尔巴乔夫及其支持者们不堪忍受生活在谎言中。不是别的,而是对国家过去与现在残酷的道德审视和对尊严的寻求,挖空了强大的苏共专制政权。当民间的抗争超出戈尔巴乔夫最初的预想,冲击到体制本身,戈尔巴乔夫顽固地拒绝斯大林式的镇压,那不是因为他担心军队靠不住,而是因为他不愿意背叛自己心中的道德信念。

  同样的道德冲动或曰良知起义,也出现在中国八九民运的体制内人士。例如在5月4日首都新闻界数百人上街游行,打出的标语就是“首都新闻界要洗刷耻辱”,“不要逼我们造谣”;例如赵紫阳,宁愿放弃总书记的宝座,宁愿被软禁到死,也决不肯赞同镇压和平抗议的民众。

  在今日中国,共产主义的羊头还高高挂在那里,还有人在装模做样地对之信誓旦旦。这无疑就更可怕。过去,有许许多多共产党员出于真心信仰的狂热,犯下了骇人的罪行,但他们还有药可医;因为你还可以对他们启蒙,他们还可能幡然醒悟从而痛改前非。可是对于现在那些其实
早就不信的人来说,要让他们改正就难上加难;因为你没法叫醒一个假装睡着的人。

  有些人入党,仅仅是为了好吃好喝,那倒好办点。严重的问题是,在中共里还有不少人野心勃勃,热衷于权力。他们是自觉的为恶者。我们就是在被这样一批把良心自愿出卖给魔鬼的人统治着,用不容挑战不容替换没有制约的权力统治着我们。他们还想把这种状态持续下去,巩固下去,发展下去。这是怎样一种可怕的情景!

  “中共不亡,天理不容。”这话不是一句简单的诅咒。所谓天理,就是指人心,指人心中固有的分辨善恶的能力,对善的追求和对恶的憎恶;而这种分辨和爱憎是普遍的,是共同的。尽管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常常屈服于恶的压迫,但是我们从心底里对恶总是拒绝的。我们知道,恶有可能得逞于一时,但我们坚信恶决不可能得逞于永远。战胜恶的办法说来很简单,那就是发扬我们心中的善,让我们心中的善充分彰显。从根本上讲,反对中共暴政的斗争,是一场道义的斗争。我们对胜利的信心,是基于我们对人性的信心。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