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江:王克勤的清贫、命运与价值

0
27 views
次阅读

今天上午10点49分,作家钱钢先生在新浪发出微博“惊悉王克勤领导的《中国经济时报》调查部今天上午被‘连锅端’,严重关注!”到下午16:49,已有转发近3000条,评论1200多条,微博舆情几乎是一边倒地声援王克勤和他的团队的。这恐怕是令下令者始料不及的。

事实上,我很怀疑做出此项决定的报社主管是不是21世纪的人,尤其是媒体人。当然,有网民搜索发现,《中国经济时报》韩社长一年前才进入该报,此前是出版人,当过以出版中小学教辅读物有名气的龙门书局的总经理。去年5月自发展出版社社长任上与原《中国经济时报》社长兼总编包月阳对调岗位的。不管怎么说,韩社长“组织上”算是媒体人了,尽管“思想上”可能还不是。

我在15点03分微博发帖:“《中国经济时报》社长韩立军出名了,他靠打压王克勤这位国际上知名、高层容忍的调查记者和他的优秀而清贫的团队扬名,其方式方法是一大创新,否则谁知道他韩立军呢?不过后来的事态发展就不在他掌握之中了。”

微博上立即有人跟帖,一个帖子说,“没有一个蠢猪会靠扼杀一个‘意见领袖’出名,那样只会自讨没趣。”我当然不敢怀疑韩社长的智商,但是依然认为,韩社长这样做是有他的逻辑的。此前我还发帖:一些单位盛行逆向淘汰,而如果没有互联网,这些人的日子要好过得多。我估计不谙网事的韩社长会后悔的;他们隔世了,以为自己可以为了私利为所欲为,到头来要还债的。

我在微博中坚持认为:“王克勤团队被解散不是高层的意思,应该是报社中不学无术的总编以外的一二号人物的意思,而且他们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形势,一意孤行。”“应该是内因。高层有关方面对王克勤这几年为维护公共利益所做的工作是肯定的,至少是没有指出问题的。王克勤来北京十年,从《北京出租车业黑幕调查》开始,从来没有遭遇过诽谤官司,也没有一个调查最终被认定为假报道和失实报道。”

此后有一些媒体采访我,问我调查性报道的生态和“处境”如何。我回答:不要用“处境”这种悲情的词汇。因此我不赞成对此事的过度解读,即认为舆论监督、特别是调查性报道的大环境恶化了,报社以外有人要拔掉王克勤这样的钉子。事实应该不是如此,君不见,近期以来不仅是财经类媒体和市场取向媒体,即便是央视,瘦肉精、达芬奇等调查性报道也是风生水起吗?

不久前一位知名艺术家到王克勤的报社去拜访他,并说要加入他的调查团队。王克勤笑而答曰:“月薪一千七,你干不干?”当然,王克勤作为首席记者、部门主任、报社仅有的两三位正高级职称之一,月薪要比年轻同行高些,但全部加起来,一个月也一般不超过3000元,况且近47岁他没有买过房子,在国内最知名记者中恐怕是最清贫的。

三个月前我在广州与一位杂志社长讲到当下调查性报道的前景看好,提及王克勤每月收入2700元,这位老媒体人连说:“什么什么?你说什么?一个月两千七?”我平静地说“是的”,但我也知道很少有人相信或愿意相信这是事实。

我相信,不是工具理性,而是价值理性,支撑王克勤走到今天,尽管我知道时下“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因此一再劝说王克勤要把个人财务理得好一点,让自己和家人不至于那么拮据。因此当今天有微博友说,做记者是一条险路时,我以这样的帖子回应:“下辈子还要做新闻人,因为王克勤他们既让中国社会更加透明,又改变了国人价值观,相当程度上把歌颂型文化改变成了批判性文化。”因此,我很怀疑王克勤的变故很可能给他带来改善待遇和生活的契机,尽管早就应该这样了。果如是,还得谢谢韩社长的成全。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