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邦:黑手党是香港的灾星

0
26 views
次阅读

中共主导下的畸形政治,香港特区政府及立法会民望均徘徊于低水平,民主派议员刘慧卿、梁家杰及黄毓民在一个电台节目上均认为,由于特首缺乏政党背景所致,并指出现时行政立法分权不全、关系疏离。

刘慧卿踢出一个Ball,他说曾钰成是合适人选去「衝击现行体制」,因为民建联现时是立会最大党,稍为拉拢一下工联会,要在立法会中取得足够票数并非难事,而且曾钰成身兼全国政协委员,较容易取得中央支持,故十分鼓励他参选,以「衝击现时政党背景人士不能选特首的体制」。

刘惠卿还表明民主党立场一定是会支持泛民协调出来的参选人。而公民党梁家杰及人民力量黄毓民亦对鼓动曾钰成参选一事大表支持,他们此举是放低政见,推动香港开启政党政治,突破现时的闷局,使香港走向政党政治的方向。
  
如果曾钰成真的有承担,能以民建联身份参选, 若被选中以其所属政团组阁执政, 意味著香港进入「政党政治」里程, 也可望缔造香港进入「政党轮流执政」的历史。

中央政府, 即一直寡头政治的中共政府,当然不怕曾钰成、民建联、工联会、保皇党等现行建制派人物与党团当选执政, 因为他们都是自己友人, 都是中共的同路人。

中共怕的是政党政治即多党制下「政党轮流执政」这六个字, 怕的是阴差阳错轮到「泛民主派」等政敌有一天当选执政, 怕的是一党专政派出的「黑手党」在特区干政失灵导致中共当不好太上皇,更怕「政党轮流执政」的政治理念,从香港特区实现后蔓延到中国大陆(这简直是要了一党专政者的命!), 因此,历来连自己的友方都拒绝给予冲「政党政治」的绿灯。

如不被我批死, 目前又左又保守的中共,十八大前权力内斗白热化, 每一派系都各抱地势钩心斗角,各派系私心杂念杯弓蛇影,家阵肯定生(蔬)事不做, 熟(识)事不忘,要的仍然是熟门熟路的特首+「黑手党」执政,这一死线五十年不变。

只准香港特首侯选人以独立人仕参选, 任何政党人物参选特首前, 均要自行退党。中共不但拒绝在大陆有政党政治, 特别行政区也要防微杜渐, 始终贯彻其所言, 中国没有什么执政党与在野党之竟选轮替, 八大民主党派永远是它领导下的参政党, 也即闻名于世的「花瓶党」,除此之外还违法禁止其它政党出世,即在大陆禁止新组政党。香港回归十四年来,两任〝当选〞的特首,足以証明都是依赖「中共—黑手党」支撑执政,更严重是前者成为后者扭摄的傀儡。

香港的泛民主派还未被迫变成大陆的「民主党派」前, 才敢希冀政党政治与政党轮流执政。 卿姐等人的美意, 你看老谋深算的曾钰成即使自爱,也不敢悖北京老板之意而上当。

现任立法会主席的曾钰成被问到有否考虑参选行政长官,不出所料,他旋即表示,自己是“三无一有”,即无人脉、无班底、无勇气,但有自知之明。假若中共放他绿灯,曾钰成即刻去马变成「三有一无」。

他说自己不符合港澳办主任王光亚提到出任特首的条件,但坦承有人曾鼓励他参选。曾钰成表明从来没有考虑“去马”(参选),但身为政客永远都不应说“不”。其实,香港的建制派人士早己习贯听命于中共及其治港的「黑手党」混日子,怎会令中共政府难做呢,港澳办主任现在处处伸出,建制派只有迎合举手支持,形成一幅中共巨手下的黑手图千手图。

黑手党始于意大利, 是一个骇世的黑社会组织, 最恐怖者, 黑手党敢把总理掐死街头,但意大利的黑手党早己式微。中共的黑社会主义体制下的黑手党也把老毛后期政敌,国家主席刘少奇整死异乡河南,中共一代传一代的黑手党至今还很猖獗,特别是对无权无势的同胞,从大陆到港澳台再到海外,充斥著中共的「黑手党」。

香港回归以来, 中共的黑手一天天从幕后伸出台前, 一手毒杀两制中香港这一制, 一手是黑手高悬霸主鞭。现行蓄意表演参选闹剧的三位疑似特首侯选人范、唐、梁,怎样自由表演,到底都不敢触犯「中共—黑手党」的禁区,他们纯属容易控制的非政党人物, 他们三人任何一人都不会犯政党政治轮流执政的大忌, 任何人当选都是一种摆设, 都仍是「黑手党治港」, 在这样恶劣黑社会政治背景下〝当选〞的特首,注定要屡屡重履董建华、曾荫权的敝政覆辙。

只有真正开启民主政治, 包括制定《政党法》, 开放多党政治中的「政党轮流执政」, 完善三权分立, 按照《基本法》,真正实行前邓时代由胡赵体制倡导制订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治港政治理念—— 这一切中共首先要戒除的是自己「黑手党治港」的邪念——方能有好的方向。

按照《基本法》,香港是中国一部分, 但香港不是中共一党天下;香港不是独立政治实体, 但香港确是政治特区。现代中国当权者不能老是假法治之名,行人治之术,把香港这个《基本法》认可的继续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特区,蜕变成大陆黑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红祸之区。资本主义制度的精髓就是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反之,中国现行的黑社会主义制度则与普世价价背道而驰,「中共—黑手党」是元凶与帮凶,一党独大是现代人治中国的死穴。

且看北宋皇朝人治社会还有开明政治,宋仁宗庆历四年(1044年) , 大文豪兼政论家欧阳修写给仁宗皇帝的一封奏章, 即著名的《朋党论》, 他为因被朝廷重用推行新政遭保守势力反对、攻击、诬蔑的范仲淹辩护, 政敌攻击范仲淹推行新政「任用朋党」, 即范氏组党,欧阳修在奏章中指出「朋党」在封建时代是好邪的同义语,古代只有皇子皇孙,没有政党政团, 欧阳修只是希望君主能分辩「君子结交之党」和「小人合污之党」, 欧阳修开门见山地提出了「退小人之伪朋」, 「用君子之真朋」的论点, 宋仁宗在欧文巨大力量下受到触动, 对制造「朋党之说」者嗤之以鼻, 不预理睬。

共产皇朝哪一代「党帝」若有仁宗皇帝的雅量, 就要「退小人之伪朋」,即退治死香港的「黑手党」, 用君子之真朋, 即让港人高度自治,实行法治下公开、公平、公正的双普选, 同时让「政党轮流执政」,任何政党由选民授权上台,让选民监督去留,香港衰极有救;长此再由中共私相授受的「黑手党」操控,香港好极有限,中央政府口口声声为香港好,事实上口惠实不至,十四年来历历作証,黑手党治下的香港好成那样?「黑手党」是香港民主道路的拦路虎,「黑手党」是香港的灾星 。

July20,2011 in Canada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