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耿松出狱誓言为民主战斗到底 公安戒备众民主党人被限制行动

0
34 views
次阅读

浙江杭州异议作家吕耿松星期二刑满出狱,浙江的一批民主党人被公安禁止出门或请喝茶,无法到监狱外迎接。而吕耿松家外,约百名公安如临大敌,禁止探访。吕耿松告诉记者,监狱方禁止他将三十万字的狱中日记及一本探讨民主的书带走,但他誓言为民主战斗到底。

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四年的浙江异议人士吕耿松,星期二上午八点半刑满出狱,他回到家中后告诉本台,凌晨三点半就被五六个狱警叫醒,将其带到办公室,监狱长要人搜他的随身物品:那个地方大概一共有十几个人,要把我一个包拿去检查。我说今天已经是自由人了,法律没有规定刑满释放人员要检查,所以你不能对我进行检查,你如检查的话,由公安机关来执行,按照法律规定你要出示搜查证,然后给我清单。结果他就让两个武警把我的包抢去,把大部分东西都拿去了,剩下剃须刀、眼镜盒子。

他说,入狱后坚持每天写日记,写文章,出狱当天却被当局扣下所有的文字资料:其中包括我写了四年的日记,将近30万字,有六本。还有一本书稿我也将近写了四年,叫《中国民主与中国民主党》就是探讨中国的一些民主问题,这完全是一本时事著作,(是)对中国民主以后怎么发展的一些建议,一些观点。还有十几本书,我说,请你给我一个清单,我出去后要告他们。监狱长不肯,马上叫武警把我架到车上,直接把我送到家中。

55岁的吕耿松毕业于杭州大学历史系,曾在浙江高等公安专科学校任教,后因发表文章失去公职,他的主要作品包括《论反对共产党独裁统治》、《中共贪官污吏》、《建立公民弹劾制度》、《建立刑事连带责任制度》》、《论当代中国黑社会的社会基础》等。

2007年吕耿松被捕,也是因为发表有关论中国民主化及批评中共的文章,虽然出狱,但是当局还是不放心,要求他签署保证书,他说,他们拿着一些文件叫我签,一部分叫《社区矫正保证书》,我说我不签,我没有什么要保证的。他说你不签字,你如果有什么意见写上去。我就写上我拒绝矫正。他们把这个东西给了我一张,我随手撕掉扔到垃圾桶里。他们又拿了出一个《监护人表格》,让我老婆做监护人。我说,我不是精神病人要监护人。我又把这个撕掉扔垃圾桶里。他们又拿出一个《自愿帮助表》,我就写上我不需要介入,我不需要帮助。到八点钟以后他们送我过来了。

回顾牢狱生涯,他说,为了便于写作,主动要求值夜班:值班对别人来说是很辛苦的,但是辛苦是比较辛苦的晚上不能睡。我要写东西要利用时间。值班就是看住,就怕有些犯人可能想不开要逃、要自杀,就是防这个。

全心投入中国民主事业的吕耿松在狱中最大的感受是应加快推动民主进程,他说,已经做好再入狱的准备:我刚进监狱的时候所领导找我谈话,我就明确告诉他们,我说我是民主战士,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为民主战斗到底,不可动摇的信念。出来的时候我问监狱长讨被套。他说你讨被套干嘛?我(说)我准备下次坐牢再用。他说你呀年纪这么大了,还要这样做。我说这是我的信念,中国一天不实现民主我就时刻准备坐牢。现在共产党领导中国,是中国各族人民的监狱,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把中国人民从大监牢里面解放出来。

公安对吕耿松出狱,表现高度紧张,浙江民主党十多人被禁止出门或喝茶,出狱不到一年的吴义龙对记者说:今天有一部分朋友到场,但也有一部分人被限制自由了。陈树庆、毛庆祥、王荣清、邹巍。如果他们不阻止的话,一百来人(去迎接)吧。我们有几个是浮在外面,浮在水面上的,他们是可以阻止的,但是还有一部分人他们根本没办法阻止。我现在还在跟派出所的民警吃饭。

吕耿松认为,他从小监狱到了大监狱。他的女儿吕飘说,公安甚至不让父亲和朋友外出午餐:因为警察威胁不让我们聚在一起吃饭,所以他们都到别的地方去吃。我们家还有一些朋友在。我们家旁边还有很多警察围在旁边,因为我们家对面建了一个警务室,专门有一批警察坐在那边,24小时值班的。今天大概出来了二十多个警察,就围在那个地方盯着我家门口。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