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民关注因“茉莉花革命”而被捕的网友“渺小”

0
35 views
次阅读

(参与2011年8月27日讯)2月20日,网名叫“渺小”的网友梁海怡,因当日下午在哈尔滨市政府广场宣传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宣讲民主自由,呼吁民众觉醒,当即被公安拘捕,次日被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至今六个多月过去了,“渺小”仍然没有获释。

梁海怡与前夫、孩子的合影

为了呼吁网民与民众关注“渺小”,著名博客作家李悔之昨日在其博客发出《让数亿中国男人羞愧的南国烈女——渺小——《谁知道这些“共和国脊梁”》之二》的文章,“渺小,你绝不“渺小”!在你的壮举面前,数亿中国男人才立马变得渺小不堪!”。

对于李悔之的呼吁,众多网友在留言中表示支持,下面是他们的留言:

关注今年2月20日茉莉花行动被捕的渺小,关注仍未获释的非知名人士。

关注梁海怡!————-义女也!!!!!!

梁海怡肯定被关押。梁海怡一弱小女子,请有关人员本着人道!不要施加暴力。每当回忆张志新林昭就一阵揪心心碎!无尽的痛!民众关注梁海怡!

希望知道梁海怡的人保持人的良心,不要为难这为嫉恶如仇的真性情女子,只要不使用暴力,政治观点不同没有罪!!

伟大的渺小,你绝不“渺小”!

这个脊梁,真比那个脊梁像脊梁!只不过那个得了国家奖,这个则只有民间口碑。

中国的进步依赖整体中国人民的觉醒和参与!

当代秋瑾,向海怡致敬,痛省自己.与渺小女士相比,中国男人(包括我)都是阉货!

向海怡致敬,深表关注。

主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杜子问好李弟兄,神与渺小同在。

专制政权的流氓特性一脉相承,随意糊弄,恐吓,总有一天彻底算帐的!

渺小啊!你并不渺小,你令我肃然起敬!你是当代的秋瑾,你才是中国的脊梁!

卡扎菲完蛋了,阿萨德就差我们的殃视挺一把,虽经长期洗脑、恐吓,但不乏勇气和智慧的国人,绝不允许权贵利益集团再把这种把戏演下去

我心中也记下了南国姑娘梁海怡!

秋雨秋风愁煞人,让多少中华男儿差愧得无地自容

又一个张志新,总有一天彻底算帐的!

可惜我们也是和她的老公一样,平时网上还可以发一下牢骚,现实中我们都是矮子。

为国为民巾帼魂,谎言之下牺牲品。哎,可怜,可怜,我说孩子真可怜!

真正的女中豪杰!

恐怖环境中的清醒人活着的也只是表面的活着罢了,真正能做到身体力行的人是纯粹的人,而如果有精神追求的人现实的活着是痛苦和被折磨的.民族的希望不于纯经济上的发达,在于每个真正的人的觉醒.

大家要相互联络和支持,合理合法的斗争,一切反人民的都是纸老虎!外强中干,看老卡的下场就知道了,关键我们同志无法组制起来,一盘散沙,大家为生计而奔波!

给力

无语!

致敬

想哭!

谁抓的人,将来枪毙谁。

佩服这样的人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我们应该像渺小那样,为中国的民主进步出一份力。

我顶李悔之先生和渺小先生。一个国家如果没有言论自由,不要也罢。早死早好。

让那些举手同意的脊梁看看,什么叫脊梁。

支持梁女士,呼吁当局放人。

关注梁海怡,就是关注我们自己。

放心吧 机会一成熟 中国就是利比亚 世界上最后的新闻就是砸广场了~!

东北警狗很凶残的 毫无人性可言的~!

我们应该像渺小那样,为中国的民主进步出一份力。

支持所有正义人士.

羞愧的男人们该你们了

当代秋瑾,向海怡致敬,痛省自己..

关注“渺小”如同关注我们自己。

今天才认识“渺小”,她让我流泪,让我感动!她是英雄!

请大家关注已经失踪六个月了的被捕茉莉花网友“渺小”!!

附文:

让数亿中国男人羞愧的南国烈女——渺小——《谁知道这些“共和国脊梁”》之二

作者:李悔之 2011-08-26 07:03:30

(一):心中的隐痛
   
    渺小失踪六个多月了

    渺小是一位普通的网民。同时,她又是半年多来最令我牵肠挂肚的美丽女子……

    渺小是今年初于哈尔滨人民广场失踪的——二月二十日的上午,她孤身一人前往哈尔滨人民广场向行人派发传单,并发表强烈要求实行宪政民主的激情演说……结果便可想而知了。

    “渺小”真名叫梁海 怡。广州市从化人。多年前,“千里姻缘网线牵”,网恋,让这位来自南国——珠江三角洲的“靓女”,与北国冰城哈尔滨的一位英俊儒雅的大学教师于先生走上红地毯。后来,他们有了一位可爱的小男孩。

    渺小并非我的亲戚,本人与她没有发生过浪漫悱恻的爱情故事。半年来,她之所以最令我“牵肠挂肚”,更非咱这位小老头暗恋上这位年仅三十有五的美丽少妇,而是她“有之,请自海怡始”的殉道精神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决绝(注1)。

    渺小失踪半年多了,每想起她,心中便隐隐作痛和愧疚不安……为何会“隐隐作痛”?原因是:同为“受难的耶稣”,有些人却备受天下舆论关注,广受社会各界的舆论声援和经济支持,有人甚至因受难而改变了人生命运,成为名利双收的英雄……而更多人则成了饱吃“哑巴亏”的殉道者——蒙难之后,不只个人饱受精神肉体摧残,而家人也因此饱受精神惊吓的同时,生活因此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我所知道的曾建余、唐荆 陵、姚 立 法……等等等等同胞就是如此。

    ——这,就是现实中国的悲哀:由于严酷现实环境所致,所有追求“人民共和”理想者人人皆是散沙一粒。若遭遇不测,且在社会上没有一定知名度,结果往往是吃尽黄莲苦也不为人所知!

    每想至此,心中岂能不“隐隐作痛”?

    就比如渺小吧,每想到她目前的苦难和处境,怎不让人有揪心之痛?——她只是一位极小范围内被人所知的小网民,远远没有老艾和老冉的名气。甚至没有唐荆陵和姚立法的名气。所以,她的壮举只为极少数QQ群中网友所知。她“失踪”后,也只有她QQ群内的网友经常发出“寻人启事”。我曾经打通她爱人的手机,然而,要么是关机,要么是支支吾吾很快挂掉电话……

    一想起渺小目前的处境,心中怎不“愧疚不安”?——身为七尺男儿,却没有“有之,请自李悔之始”的殉道精神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决绝;身为同志,半年来,除了打过几次电话关注之外,没有对受难的“渺小”施之援手。甚至没有写过一篇文章对其安危作出呼吁。尽管我屡次奋笔疾书,只是囿于现实环境最终放弃了——写了也极难发表,岂不白费一番心血?
   
    (二):绝非一时心血来潮之举
   
    在万马齐喑的现实中国,渺小二月二十日之壮举,用“力拨山兮气盖世”来形容也不为过——女中伟丈夫梁海 怡在偌大的人民广场孤身振臂一呼,神州数亿男人瞬间皆成侏儒!

    如此一位年纪年年的弱女子,竟作出如此惊世之举,精神之源、力量之源来自何方?是否一时心血来潮之举?……相信不少人都会对这个问题抱有不小的疑问。

    渺小二月二十日的壮举令人敬佩,但如果没有去年冬哈尔滨一次刻骨铭心的聚会,我亦会怀疑渺小是否“一时心血来潮之举”。

    事情得从本人去年的东北行说起——应黑龙江友人杜兄之邀,我于去年十一月底到黑龙江大庆访友。家在哈尔滨、从未见过面的老网友渺小得知我到了大庆,在QQ上对我说:“李老师,您可是咱的‘娘家人’,我们一家人得知您来到黑龙江都十分高兴,无论如何要到哈尔滨一趟啊。……”我当时愉快地答应了渺小的邀请。第三天,杜兄亲自开车与我一起前往哈尔滨……

    一路走高速公路,大庆到哈尔滨只用了两小时车程。下车后,我与杜兄见到了典型南国女子身材的渺小和她身材高挑、风度儒雅的丈夫于先生……随即,夫妇俩领我和杜兄来到一间装潢考研的韩国餐馆。

    在韩国餐馆吃的是铁板牛肉。渺小和她丈夫于先生的豪爽热情令人感动。尤其是渺小,在长达四个多小时的用餐过程中,又是举杯,又是切肉、煎烤,热情殷勤让人有些难为情……然而,随即而来的,却是几个小时的尴尬——虽然事先我与杜兄达成这样的“共识”:席间只叙乡情友情,不谈“政治”。然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客套话没说几句,政治话题便成了整个聚会的主题。

    令我没想到的是:纤弱文静的渺小,竟比网上所接触、了解的渺小要壮怀激烈得多。尤其是她的许多激烈言论,不但让我和杜兄深感意外,更让一旁的他丈夫于先生深为担忧——他先是陪着笑脸劝阻渺小,后又转为委婉的批评。没想到的是,于先生的劝阻和批评惹得渺小毫不留情的嘲讽和怒斥,当着我和杜兄的面痛斥丈夫是“犬儒”,是“做惯了奴才的小人”……

    渺小的“河东狮吼”,让我与杜兄尴尬异常

    。她的丈夫于先生却不恼不怒,自始至终脸带微笑。为了不让我们产生误会,他特地解释道:
    “海怡很有抱负和血性,很有正义感。这一点应当肯定。但我们不能成为一对‘革命夫妻’,她没有工作单位还好,如果我也跟她一样,肯定被开除。我可要养家糊口啊。”

    于先生的话让我和杜兄深深点头。然而,渺小却不依不饶厉声痛斥丈夫道:

    “于××,我鄙视你这种瞻前顾后的软骨头。中国有血性的男人都死绝了!不自由,毋宁死!一河之隔的韩国人能做到的,为什么中国人做不到?这就是中国人的无耻——都想让别人去牺牲,自己坐享成果!中国如果要靠你们这帮软骨头男人,再过一千年也会做奴才!”

    渺小这番毫无顾忌,毫不留情面的话,让我和杜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幸好我俩都是曾经沧海之人,心中再咋的,表面功夫还是到家的——仍然微笑面对渺小和于先生夫妇。

    于先生可能感到渺小太过了,于是对渺小打哈哈、话中带刺回嘲道:“老婆大人,我承认我是奴才,是犬儒,是软骨头…但你还不是只会在网上闹革命?”

    于先生的话让渺小更加怒不可歇,她点着于先生的鼻尖痛斥道:“于××,你走着瞧吧,我要让你领教一下梁海怡究竟是什么人!”……

    午宴在令人难堪的气氛中结束了。分别时虽然彼此热情握手话别,但我内心却笼罩着一片阴云:渺小的激烈既使我难堪,更令我深深忧虑……不过,我却并未将渺小“我要让你领教一下梁海 怡究竟是什么人”这番话放在心上。三个多月后渺小在哈尔滨人民广场振臂一呼,我才痛省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这位“君子”就是南国烈女梁海怡!

    渺小,你绝不“渺小”!在你的壮举面前,数亿中国男人才立马变得渺小不堪!
   
    2011年8月25日于云南大理初稿(作者李悔之)
   
    (注1)“有之,请自海怡始”: 1898年9月21日,慈禧太后就发动政变,囚禁光绪皇帝并开始大肆搜捕和屠杀维新派人物。谭嗣同当时拒绝了别人请他逃走的劝告(康有为经上海逃往香港,梁启超经天津逃往日本),决心一死,愿以身殉法来唤醒和警策国人。他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