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劫权力天公地道?

0
20 views
次阅读

 
    在第前两篇文章里表达了一个观点:美化私有权力,宣扬维护枪杆子出政权、打天下者坐天下的森林法则。本文批评权力私有者鼓吹“抢劫公权力,变公权为私权;把抢劫权力说成是天公地道的事,为抢劫权力提供合理化理论。”在共产党意识型态已经破产,政权合法性缺失严重突显的今天,鼓吹维护森林法则、宣扬抢劫政权歪说,是御用文人帮闲帮凶奴才们职责范围内的事。
    有人说,政权既然是私有的,所以谁抢到手就是谁的。
    若是对事实的陈述,这个说法没有错,因为它是真确描述了古之陈胜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项羽的“彼可取而代也。”、 刘邦的“大丈夫当如是也。”今之毛泽东枪杆子出政权、打天下坐天下事实。
    有人提出一种“劳动代价论”,为抢劫权力合理化的理据。
    这是一个极荒唐又低能的理论。之所以说它是荒唐又低能的说词,是因为它违背常识、悖逆逻辑ABC。反应出他们很难为共产党的抢劫政权森林法以理服人。这些东西根本就摆不上枱面、见不得人;但是,它在华人中还有一些市场,所以还可以评议一下。
    劳动代价论可作如下表达。私有社会,一切人类社会劳动的产物,都构成产权,财产权的物件。拥有自己劳动成果,是人们公认的事实和道理。抢劫政权要付出劳动,甚至付出生命,所以,谁付出劳动代价而抢劫到权力就归谁所有,天公地道。抢劫到的权力归属于带头人尤其合情合理。因此,共产党从国民党那里抢劫到政权,就由共产党一党专政,是天经地义的事。谁有本事就请抢劫共产党政权去,抢到了权力就是你的,你要做皇帝、终生总统…听凭尊便。
    提出此理论的人摆出一副烂仔(流氓、地痞)样:“你有本事就请抢劫共产党政权去”;这活像拿着把刀的流氓强奸妇女后对她说:你有本事杀了我呀!不过也请注意,流氓被惩治是正常社会的常态,是人们善良愿望的表现,是正义的体现。结束共产党强权暴政恶政,进入民主社会是人类文明,势不可挡,也是人们善良愿望的表现,是正义的体现。
    劳动者拥有劳动成果,不是绝对的,一要看你作的是甚么劳动,二要看你劳动所获取到的物件是甚么。
    如果你的劳动是创出性的,例如经劳动把种子变成树、结成果、摘回家。在家里的果,就是你的财产。如果你的劳动是向自然索取的,例如摘野果菜、打猎所得,就是你的财产。以上所说的“你的财产”,不可以曲解成为你付出劳动抢劫到的别人财产也可以成为你的财产──你抢到的就是你的财产。前者是向“无主” 索取或创造财富,合理合法有益;后者是抢劫“有主”财产不合理不合法不合道德有害。可见,并非“私有社会,一切人类社会劳动的产物,都构成产权,财产权的物件”。如果真是如此,那么,经过抄袭劳动的文章、学术成果就是抄袭者的财产了,付出强扭推躺脱裤强奸劳动后,被奸妇应成为强奸汉的N奶。W强盗翦灭G强盗后才入村;因为W强盗付出了翦平G强盗,打杀村民付出劳动,甚至牺牲,所以拥有村财和管治村民的权力。纳粹付出了并吞波兰的劳动就有统治波兰的权力…
    那来的这种“谁劳动,劳动产物归谁所有,天经地义”?这种劳动代价论太低档、太低能。
    天下竟有这么荒唐的道理!
    如果“抢劫”用中性词表达:“用暴力夺取”的话,那么在必要条件下,用暴力夺取政权是可以的。条件是,需要确定这个权力应该是谁的、原本是谁的。如果原本是你的,或者应该是你的,现在不在你手里,拥有权力者又拒不还回给你,你就有夺回来的权利;而且应该夺回来。例如今天被共产党抢劫的权力,民众就有权利要夺回来、应该夺回来。用比喻的说法,共产党的权力就是从人民家中偷抢到的;人民现在要结束一党专政就是要共产党把偷抢到的权力要回来。
    一提到权力原本是谁的就会有大争议,因为它涉及观点,但是,还是有理由可以说明的。权力应该是谁的,一样有大争议,但是,有自然法和正义理论可以辨析。我在后面的文章讨论这个争议。

    张三一言   20110829   香港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