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安阳“钱云会”事件真相被警察掩盖 受害人家属和证人受死亡威胁

0
27 views
次阅读

    2010年11月1日下午,在河南省安阳县曲沟镇西下村发生一起命案,49岁的村委会主任刘新利被同村前任村党支部书记刘庭瑞的儿子刘卫兵暴打致死。

  当天下午,村委会主任刘新利和村党支部书记刘本宪去刘庭瑞家做调解工作时,遭到刘庭瑞的儿子刘卫兵的恶语谩骂:“你他娘的敢来我家,找死啊!我早就想干死你刘新利了,今天我不干死刘新利我就不叫刘卫兵……”刘卫兵挥舞着菜刀将刘本宪赶出家门,随后对刘新利进行暴打,猛踢刘新利的下身致命处,把他从走廊上端倒1、5米高的台阶下,当刘新利倒地不起时,刘卫兵又继续对其拳打脚踢,直至刘新利不能动弹为止,此时刘新利已经死亡。

  命案发生后,当地公安机关至今不立案不破案,不出尸检报告,不给死者亲属一个说法,凶手刘卫兵逍遥村中,还杨言:“谁敢乱说,谁敢当证人,我花20万雇人灭了他全家!”。令人费思的是案发第二天,曲沟镇公安派出所副所长姬利强等干警与凶手刘卫兵还在一家饭馆饮酒,为何不抓凶手?

  现年70岁的原村党书纪刘庭瑞,号称曲沟镇的“北霸天”,这位“文革”中造反派黑司令,生有两个黑棍儿子,一个叫刘卫兵,一个叫刘卫国,他们横行乡里,无恶不做,是当地臭名昭著的”村霸”和”路霸,”被公安机关多次抓捕,几进几出。同时,他们还纠集当地一帮社会闲杂人员,欺压百姓,强取豪夺,形成一股黑恶势力。其爸刘庭瑞利用多年当村书记的身份和权力,上下网络关系,为他的两个儿子做恶充当保护伞。

  刘新利在1998年当选为西下村村委会主任,并连续四届选举为村主任,他带领村委一班人,多方筹资200余万元,修路、修渠、修建村小学教学楼,他遇害的前一个月,筹资49万元,带领村民新修村内4道大街,而且从未向村民摊派一分钱。深受村民的拥护和爱戴,但由于为人正直、廉洁,而得罪了原村支书刘庭瑞,刘庭瑞离职后,其在家招待客人的吃喝费用要在村里报销。还要求把其任职期间创办并倒闭的村办企业欠款12万元,要村里买单,遭到村委会抵制。由此,他多次大闹村委会,并怀恨村主任刘新利,致使村委工作无法进行,并扬言要整死刘新利。村委会为了缓解矛盾,借款2万元给刘庭瑞,但都无济于事,其要求刘新利必需下台,或进监狱或死。2010年3月6日,刘庭瑞唆使儿女刘卫兵、刘卫国、刘红霞、刘俊霞(安阳县水治镇党委委员)女媚张涛,许峰(安阳县马家乡财政所副所长)一日三次谩骂,打砸刘新利家,并扬言花20万元雇黑社会干掉刘新利。

  刘新利被害后,虽然镇政府在村里开了个追悼会,但地方公安机关至今不立案,不抓捕凶手刘卫兵归案,还对其家属进行威胁,致使刘新利冤死不得昭雪。

    一、曲沟镇派出所副所长姬利强与凶犯刘卫兵吃喝串供,狼狈为奸

  11月1日村主任刘新利被害当晚,安阳县公安局曲沟镇派出所副所长姬利强、任鑫旺等四名干警先到刘卫兵家里调查、后到受害人家里了解情况。不问及刘新利死亡是怎么回事以及是谁打死的,反而追问:“为什么砸刘卫兵家的窗户?

  当时,刘新利的妻子、哥哥、嫂嫂和侄子们及家属就向民警愤怒提出,刘新利在刘卫兵家院子里被其殴打致死,恳求派出所立案侦查,查明刘新利死因,立即传唤凶手刘卫兵并对其采取控制措施,对凶手应应依法严惩。姬利强却说:“你们不懂法,现在没有证据不能传唤人,等有了证据再说,今晚先调查一下,明天给你一个说法”,但时至今日都没有下文。被控告人刘卫兵仍然逍遥法外。

  受害人家属曾分别于11月2日、3日、5日、6日、19日等多次电话、打110、当面等多种方式报案。但令人气愤的是,11月20日上午受害人家属问案件进展情况时,派出所民警姬利强竟然说:“立什么案?你们没有报案,报案需要以书面形式报案,并说从案发至今都找不到刘卫兵。”为此于11月22日上午家属30多人集体到派出所再次报案,并递交了书面报案,但时至今日仍未见任何回音。

  受害人家属随后得知在案发第二天上午(11月2日上午)办案民警姬利强、任鑫旺及谢二只(巡防队员)三人曾和凶手刘卫兵等共5人,一起在安阳县第一中学马路对面的“红星羊汤馆”吃喝串供搞交易。在酒桌上姬利强教唆凶手刘卫兵只要不承认殴打刘新利,就什么事也没有。同时还出主意让凶犯刘卫兵的爱人恶人先告状,在当天下午(11月2日下午)到派出所做一下笔录就行了。(以上有录音证据)。这才看清办案副所长姬利强与凶犯刘卫兵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的丑恶嘴脸。

  二、副所长姬利强与法医宋立学串通一气为虎作伥

  11月2日下午,曲沟派出所副所长姬利强和县刑警队法医宋立学、王志刚开着警车来进行尸检。他们嘱咐人员将刘新利尸体抬出恒温棺,放在地上,脱掉衣服进行检查拍照,让家属等尸检结果。同时诱惑骗取家属说:“刑事尸检安阳法律不承认。尸检要将死人大卸八块,挖掉眼睛和五脏六腑,但结果可能没问题或有问题。当时受害人家属在极度悲伤的状态下几次要自杀,同时觉得大卸八块农村风俗不吉利,所以便在他们的要求下签定了不尸检同意书。

  11月3日上午受害人家属电话通知姬利强和宋立学要求取消不尸检同意书。主要理由有三点:(1)、受害人是被刘卫兵及其家人故意杀害的,不尸检查明死因,难以追究凶手的刑事责任,也无法给受害人子女及家属交代。(2)、发现了公安机关与凶手的不正当关系。(3)、知情人发短信称内有隐情,解剖尸体,方可查明死因。故强烈要求尸检。可姬利强和宋立学说:“你们已经签定了不尸检同意书,就不能再进行尸检了,要尸检是你们自己的事”。

  此后,受害人家属多次请求姬利强与宋立学出具他们进行的尸检报告,但时至今日,没有任何结果。

  三、安阳县公安局装聋作哑姑息养奸不作为

  (一)、姑息养奸不作为

  控告人在案发后多次当面、电话询问姬利强是否传唤刘卫兵及案件进展情况,姬利强都说“派出所下过传票,但找不到刘卫兵,派出所在11月2日下午传唤过他媳妇。”(有电话录音为证)。实际情况是,案发后刘卫兵躲藏三天后仍然回到村里转悠,参加别人酒宴,为村里别的人家办喜事开车当司机,路上不断和其他人打招呼。

  直至2010年11月18日下午,受害人家属到县公安局并与魏政委通电话,19日下午当面向刑警队窦教导员汇报刘新利被刘卫兵殴打致死一案,他们都说不知道此案。

  2010年11月20日上午受害人家属再次找到民警姬利强,问其办案情况?民警姬利强反问说:“立什么案?你家属有什么证据刘卫兵打村主任刘新利了?你们没有报案,你们应该书面报案并有充足证据才行;目前这事属于刑事?民事?治安?或什么也不是?请示上级以后再告诉你们家属”。家属又问案发已20天了,难道没有向上级汇报?姬利强回答说;“我是副所长当不了家,所长工作很忙,等请示以后再说”。

  (二)、沆瀣一气搅混水

  副所长姬利强为了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与杀人犯刘卫兵沆瀣一气,编造谎言欺上瞒下,提供伪证,搞暗箱操作。如:1、姬利强为了报复受害人举报他与凶犯刘卫兵沆瀣一气,吃喝串供的问题,与副支书刘本献及刘卫兵家勾结在一起妄图推翻刘新利因公去世的事实,而把案件编织成家庭内部矛盾所致。2、他们对拉过刘新利尸体的三位证人采取诱供逼供的卑劣手段进行取证。3、与县刑警队法医宋立学幕后策划编造谎言诓骗受害人家属签定不尸检同意书。4、在村里造谣刘新利喝酒喝死了。5、利用派出所协警谢二只、刘卫国与杀人犯刘卫兵家牵线搭桥,通风报信,并公开教唆副支书刘本现编造谎言。6、姬利强还在村里造谣刘新利动手打了刘卫兵母亲,但又不敢当面对质。7、受害人家属多次要求派出所说明对刘新利死因调查情况及相关证人调查情况,但派出所以保密为由拒绝向受害人家属说明任何情况。8、拒不出具不予立案说明书。9、受害人家属找到派出所陈建强所长当面反映情况,并要求将此情况向县公安局汇报调查结果,而陈所长说他已汇报过了。

  (三)、刘卫兵及其保护伞

  案发后,凶犯刘卫兵扬言:“谁敢做证,花20万灭他全家!我家在公、检、法,政府部门我们都有人,我家这次准备甩出200万把事摆平,不信走着瞧!”果不其然,从案发后发生的一系列怪现象佐证了刘卫兵的放言,受害人家属感受到了来自幕后的重重阻力,一只只看不见的黑手在编织着一张大网,据知情人讲,有来自公、检、法,还有政府部门上上下下11个人参与了台前幕后的运作,给刘卫兵撑起了一顶坚固的保护伞,使案件无法进入正常司法程序。

  刘新利家属电话:0372-5685958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