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购到手的房被当局派黑社会强行毁约

0
44 views
次阅读

参与2011年9月14日讯自从2010年11月29日被绑架出湖北省汉阳监狱回到家中,秦永敏一天也没能躲过当局迫害,虽然随着回归社会时间的延长,守在门口的各色人等开始减少,但对他日常生活的非法骚扰从未停止。

令秦永敏愤怒的是,当他有了女朋友准备结婚,为此卖掉市中心的旧房在武汉火车站附近买了新房时,在准备简单装修的过程中,当局居然唆使当地黑社会出面强行毁约,致使已成交五天的房屋被索要回去,秦永敏不仅为此蒙受重大利益损失,而且陷入无房可住的境地!

几个月来,秦永敏的女友一直在到处寻找既经济实惠又价廉物美的房屋,前后看了几十家,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在武汉火车站西南一千米处有一群还建房,有些有几套还建房的还建户愿出售一套,由于目前管道煤气不通交通不便,售价仅五千元,有七八十平方的,有一百多平方的,这样,两人和秦永敏的哥哥多次前往当地——白马馨居——反复看房,并落实了一切情况,确保万无一失后,于2011年8月20日三人一起来到白马馨居购房。

三人和预约好的中间人,22岁的当地青年,当保安的付杰和出售人的儿媳妇一起见面,双方谈妥价钱后,秦永敏向付杰交付了两万元的定金,根据合同规定,如果秦永敏十五天内不交付全部房款,定金就归对方所有,若果对方毁约则赔偿4万元,在全部房款交齐后,白马馨居的五栋一号楼502室的产权归秦永敏所有,与对方再无任何关系。

为了慎重起见,由此开始秦永敏把全部交易过程都录了像。

2011年8月30日,秦永敏和哥哥及女友三人再次赶到白马馨居,和付杰以及此房屋的完全产权所有人,七十岁的老太太皮冬梅及她的儿媳妇见面,再次落实了一切细节,包括她有无出售该房产的权利,其他亲属的态度,当地村委会的态度,结果证明:

一 皮冬梅的丈夫已经过世,她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有两三套住房,同意她自行处理该房,她则因为年岁已高身体不好,只想把房卖了手头宽裕一点,所以非常急于成交。

二 询问村委会的态度,他们说,这是你们私人之间的交易,其他任何人无权干涉,并拿出一打已经成交的材料说,全国各地还建房都有这类事情,本村同类情况已经有几十个,在你们成交以后,当事人的材料就抽出来换成你们的,从今以后在住房问题上你们们会享受本村人的同等待遇,两年后办房产证,届时你们的会和村民一起办理。
这样,秦永敏和付杰与皮冬梅三方前往物业管理中心,办完了一切相应手续,正式登记为物业主人。

为了慎重起见,秦永敏要求在付款之前由自己出钱办理公证或者仲裁,对方选择了仲裁之后,来到青山区仲裁中心,又因为手续繁琐而不愿再拖下去,皮婆婆说她有心脏病受不了刺激,再三再四保证绝不反悔,一心急着拿到现金,在这种情况下,秦永敏和他们商量好后请他们来到家中,让他们在录像机前郑重表态,以此为证来杜绝后患。

就这样,在皮冬梅一再保证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双方成交,在建行划款之时,皮婆婆就取出两万元现金作为开销。

就这样,一桩纯粹的私人买卖,在经办人撮合下,经双方保证绝不反悔,完成了所有的手续后成交。

就在购房过程中,女友就忧心忡忡的告诉秦永敏,以你这种情况,当局绝不会不知道,也不会不插手,然而,胸襟坦荡的秦永敏完全不相信这种说法,并告诉她就是黑社会也歪江湖正道理,何况和自己打交道的武汉官员都知书达理,怎么会比下三滥还不如!
然而,一星期后,也就是2011年9月6日,秦永敏和女友请来装修人员商量完装修事宜时,意外发生了。

当时,两人一到小区就和经办人付杰和原房主皮冬梅及他的儿媳妇见了面,一切情况完全正常。

没想在中午二人要离开之前,此前在接到村委会打来同意过户的电话后,为秦永敏办理了全部过户手续的物业中心的荣女士,突然赶来说:“你们等一下。”一会儿,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留着长发的怪模样青年大大咧咧地说:“你们不要装修了,他家人不同意!”

秦永敏问他:“你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这人蛮横无理的说:“你不管那些,先到下面去等着。”毕竟今后要住这里,没必要得罪这种人。秦永敏和女友只好锁上门和他们一起下楼,来到楼下,长发青年对荣女士吩咐道:“叫皮婆婆到村委会来。”荣说:“在那里了。”

秦永敏只好到付杰值班的保安室等着,问了付杰后,他说根本不知此事,叫来皮婆婆的儿媳妇,她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说不存在家人后悔的事。一会儿,长发青年开了车来,叫秦永敏等着,把付杰和皮的儿媳妇带走了。这当口,秦永敏从另一位保安口中得知,那长发青年在村里什么职务也没有,不过是书记的小舅子,但村里许多事都是他说了算,也什么黑道生意都做,通过黑白勾结在这里称王称霸。

约五分钟后,付杰、皮婆婆和媳妇三人返回,神情完全变了,非常愧疚的说,因为儿子反对她卖房,如果此房卖了就要离婚,所以要毁约,希望付定金一半的赔偿费赎回房产——去村委会谈话之前什么事都没有,谈完了话儿子就要离婚——面对被有官方背景的黑社会施压而极度恐惧的这三个可怜人,秦永敏立即安慰道:“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你们为难,不过我要把这事的背景弄清楚。”说完和女友冒雨离开。

整个购房过程中,秦永敏和哥哥、女友都担心当局会插手,没想果然如此!

这样,回到家中秦永敏就给武汉当局某人打电话,其人据称对此一无所知,秦永敏告诉他,我作为中国公民,因为个人生活需要买卖房屋只是最基本的生存权,当局这么插手,未免太没有道理!希望你们出面合理解决我的这个问题。

其人于次日(9月7日)来秦永敏家中谈了谈后,推说了解那边情况后再于次日回话。

结果他刚一走,那村书记的小舅子就带着上十个人闯进秦永敏家中,气势汹汹的说:“今天你退也要退,不退也要退。我们还是给你付违约金两万元。如果你不退。后果就由你自己负责。”

被他们挟持来的付杰、皮婆婆及其媳妇则吓得一个劲说好话。

在这种情况下,秦永敏开诚布公的说:“第一,我不会给皮婆婆为难,第二,我和你没有私人恩怨,也清楚这是政府当局唆使你的,我现在就叫政府来人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秦永敏给市公安局某人打电话,要求他来解决问题,他说,据他所知这事和他们无关,秦永敏说那我现在向你们报警,请你们出警解决!他却推说,这事他已经和武汉当局某人说好让对方出面,秦永敏只好再次给武汉当局某人打电话,对方却还是说他不宜直接出面,在和当地政府联系后明天会回话。

这样,面对皮婆婆的可怜哀求,面对那黑社会小舅子的威逼,为了皮婆婆不至于心脏病发作,也为了免除黑社会人物的纠缠,秦永敏只好当即退还全部契约。

临走前,那白马村书记的小舅子还丢下一句:“我就是社会渣滓,你和政府的事你再去和政府谈,反正他们就是叫我这样解决的。”

令人气愤的是,第二天再找市公安局的那人,他从此关机不予理睬。

市政府当局的人则来电说,他刚走出洪山区政府大门,区政府的答复是那个合同不合法,况且人家已经支付了违约金,所以事情已经过去了!

首先,像秦永敏这样购房的情况在全国普遍存在,白马馨居在秦永敏之前也有几十户,怎么人家都合法秦永敏买了就不合法?

其次,既然不合法为什么要支付违约金?

其三 让黑社会人物上门强迫要求退房,这事怎么就过去了?

况且洪山区政府这么说话也是不打自招,怎么一桩私人之间的小买卖,上百万人口的区政府会立即就一清二楚?

据说,武汉当局一得知秦永敏在白马馨居买房,就因为那里将是快速前往北京广州和全国各地的交通枢纽而极为不安,其实秦永敏一眼看中此处的原因只是因为面对东湖和磨山。

但洪山区考虑的则是不仅多了一个负担,而且会对当地的腐败官员极为不利,所以必欲将秦永敏赶出当地而后快!

为此,不妨将购房过程中偶然得知的一些情况罗列如下:

一 许多村干部都借武汉火车站占地拆迁发了大财,拆迁还款上大量贪污不说,弄几套十几套房的大有人在,有的甚至占有一栋房的整整一层楼。

二 重建还没开始,“卖指标”就开始了,也就是直接把还建房的指标以几万十几万的价钱往外贱卖,因为反正不要他们掏任何本钱。

三 所有和当地拆迁还建有关的官员都雁过拔毛,其中白马馨居四栋号称“干部楼”,一整栋楼都是各级各类官员利用权势非法占有的。

另外,秦永敏在这桩被当局破坏掉的买卖中所受的损失可以说数以十万计,因为目前武汉新型高层建筑的每平方米单价在8000以上,就在所购楼附近,单价就是7000,一旦武汉火车站附近的交通整治完毕,地铁通车,那一带房价马上还会跳涨过万,所以当局不愿秦永敏以5000单价购得此房也是发生此事的一个重要原因。

还有,迫使将全部精力投入民主人权事业的秦永敏为琐事穷于应付甚至难以生存也是当局的一贯政策,出狱后以要给低保找他几十次,最后却不与批准就是典型事例,每天攻击他的电脑使他难以正常写作和与人沟通又是一个例子,这次让秦永敏把市区的房屋卖了,到郊区买房却又落空,自然也是使他陷入生存危机的高招!
                                                      

秦永敏   2011.9.8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