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打黑是谷开来策划的?(姜维平)

0
31 views
次阅读

2011-10-04

去年3月6日,薄熙来在北京参加两会时,首次透露了其唱红打黑和太太谷开来有关,据当天的中国新闻网报道,在3月6日的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重庆团开放日上,薄熙来接受媒体集体采访时称,妻子的法律知识在“打黑”中给了他很大帮助。薄熙来说:“我的夫人谷开来是中国第一批律师。不仅法律知识,国际文化的知识也很丰富。她的知识,特别是法律知识在‘打黑’中给了我很大帮助。”

薄熙来还借机表达对妻子的感谢:“为了我,她做出了巨大牺牲。十几年前律师事务所办得正红火的时候急流勇退,专心做学问,我是很感动的。”

此后,我发表了《谷开来激流勇退了吗?》一文,并刊登出了1998年2月21日我拍摄的照片,其清楚地显示了大连的开来律师所正在营业,近年才改名为“昂道律师事务所”,至今犹在,薄熙来如何解释呢?

惯于说谎,即贪婪又伪善的这对政治夫妻,曾经一手掌控大连的公权力,包括司法和媒体,把自己描绘成改革者,也把批评他的所有人投入监狱;另一手巧取豪夺了数以亿计的钱财,包括股票,字画,古玩和房产,以及大连较大的招商项目,其金额超过文强十倍百倍,现在,不但未受到整肃,而且,两人勾结在一起,精心策划,以唱红打黑为掩护,行“黑打”,报仇,送“蛋糕”之实,他们又欠下了重庆老百姓新的血债。

最近,有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薄熙来打黑不是中央统一部署,也不是为了“平安重庆”,而是2007年底处境艰难时自救和逃脱贪腐整肃的狗急跳墙似的奋力一搏。

薄熙来在商务部工作期间,由副总理吴仪直管,最初,吴仪以未婚大姐之温情,对待风度潇洒的薄熙来,恩护有加,一度合作不错,但几年下来,他短期内的迷人伪装逐渐暴露无遗,动辄向上级谎报商情,挑拨吴仪与国务院主要领导的关系,妄图取而代之,特别是在外事场合,喧宾夺主,故弄玄虚,口吐狂言,有辱国格,因此,吴仪对其痛恨不已。这一点已由大连体育用品商场董事长于某佐证,其任职商界数十年,与北京商务部各级官员联系密切,这位目前已退休,年近90岁高龄的长者说,薄与吴不睦是其被踢到重庆的主要原因之一,中国官场的不成文法是,前任领导往往推荐或首肯继任,才能成功,而2007年初,薄熙来迫不急待地想当副总理,过于张扬,四面楚歌,最后栽倒在自己心胸狭窄的品质上,吴仪反对力度最大,胡锦涛只是顺水推舟,另外中组部也认为他缺乏封疆大吏的锤炼,应当去重庆补课。

消息人士说,从2004年初,薄熙来离开辽宁之后开始,就有原辽宁省纪委书记高姿,大连中法副院长刘晓滨等13位被打入监狱的干部,党员,企业家,向中南海领导写信控告他贪腐和枉法的罪行,曾引起胡温高度重视,但碍于薄一波的面子和死后的余威,久拖不决,至今事件未能平息。故此,薄熙来行前把秘书车克民留在大连国安局任党委书记,不敢让他调动半步,就是为了利用反间谍的设备,手段,招牌,监控和打压反对薄熙来的势力,由于大连安全局直属国安部,又有周永康力保,故人事上无人能动车克民的官职,这正是大连至今不能挖开薄熙来老巢贪腐枉法黑暗的主要原因,比如,上述多人的举报信,如果从大连投递,第一个秘密偷拆的是特务,而车克民是幕后操控者。

不过,对中南海来说,大连不过是一个小村庄,胡锦涛担心的不是薄熙来的独霸一方,而是他的进军中央,多年来他与部队的一批高级将领往来密切,暗渡陈仓,使他寝食不安,一是徐才厚,薄熙来在大连的瓦房店市长兴岛乡搞对外招商,是为了给徐的本家兄弟徐老三送大“蛋糕”;二是吴胜利,他当大连水面舰艇学院院长时,就与薄熙来是铁哥门;另一个是张海洋,文革落难时,薄熙来和他是一起藏在床底下躲挨打的小兄弟,所以,诸如此类,不一而足,把他下派重庆,围困在火炉之中,给他一个“西南王”的招牌,任他疯狂,可能是胡温高超的政治谋略,也报了吴仪的一箭之仇,高层原本以为薄熙来在汪洋嫡系和贺国强旧部的夹击下,他会身心疲惫,坐以待毙,然后,再由李克强当政时核实的证据,对他进行敲打,比如,抓捕与他联发红信的张春江,与他父亲生前形影不离的王益,重判给薄当商务部秘书的吴某,等等,把他困在山城,耗到退休回家。

但是,胡温不知道,薄熙来有个贤内助谷开来,她不仅文革挨整,学会了女皇江青的阴阳怪气,心狠手辣脸皮厚,而且,熟知中国司法系统之黑暗,和中共官场之肮脏,她即贪腐又枉法,在大连妇孺皆知,其90年代初就在北京亚运村买了商住房,把律师所办到了香港和纽约,1997年就拿到了新加坡的绿卡,他深知,官场如战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一旦被整肃,便人财两空,所以,她早早地把儿子瓜瓜和巨额财产转移到了国外,成了中国第一个裸官,她唯一担心的是,薄熙来被胡温调虎离山后,迫于大连人的举报压力,中纪委会像1999年对待原省长张国光一样,先换个地方,再算总账,慢慢地用反腐的“小刀”切割他的肉。于是,她先陪瓜瓜到英美各地,学习英语,转移赃款,打通关系,把“大本营”安排好,这一细节,我们从薄瓜瓜接受记者采访的长篇文章的描述中可见一斑。

然后,谷开来返回重庆,再次与薄熙来商讨了唱红打黑的事,“唱红”是为了安抚军中和政界的保守派,这里包括江泽民和李鹏,也曾包括过部队的谷景生等人;“打黑”,是为了骗取老百姓的信任,更能名正言顺地把汪洋,贺国强等党内对立派的旧部打倒和清除,其中警方的代表人物是文强,法院的代表是张弢和乌小青,媒体的代表人物是张宗海,企业界的代表是黎强,等等,消息人士转述谷开来的话说,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胜败在此一举!。。。。。。接下来,他们列出了一个名单,专门去网上寻找老百姓反映强烈的人,把他们的犯罪线索记录在案,其中也包括市长王鸿举,但薄熙来在申报他的黑材料时,中南海高层认为稳定大局为要,只同意打到文强的正局级干部为止,不过,谷开来的计谋还是成功了,因为上报的黑材料也涉及到了贺国强,汪洋等人,这样一来,中纪委对大连官场的深挖中止了,这是利益集团内部的对等交换,也是中央第三巡视组“公鸡拉屎头硬”的原因,

消息人士表示,薄熙来说谷开来搞“文化研究”是假的,她只研究政治,并在重庆和北京之间往来如梭,他进出江泽民官邸像走平道一样,薄熙来知道电话不安全,部下不可信,所以,重要事情全由谷开来口头传达。

消息人士还说,王鸿举未被双规,但不得不引咎辞职,退出重庆政坛,而由黄奇帆取代,而黄市长是江泽民推荐的,目的是配合薄熙来抓经济和民生,因为他了解薄熙来:搞阶级斗争是行家里手,炉火纯青;如搞经济建设,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2009年是重庆“唱红”最响的一年,2010年是“打黑”最厉害的一年,谷开来认为,“将军后人合唱团”唱出了父辈的威风,震慑了共青团派,而且化解了历史上薄家与多家的恩怨,如果能逼迫胡温点头全国推广,就能“横扫全军如卷席”,但6月10日,被港刊预先识破曝光,千里之行,毁于一旦,而谷开来策划“唱红”活动,由其母范某亲临唱红会场而证实。

消息人士指出,“打黑”不仅全部清除了异己,而且,顺应民意,给他们分别安排了最佳角色:是老板的,给戴上“黑帽子”,再抢夺他们的“大蛋糕”,送人情给中南海的关系户;是官员的,摘下“红帽子”,逼其举起保护伞,承认罪行,逗得老百姓高兴。

消息人士说,“打黑”还重用了王立军等一批酷吏
,警方的人事安排,也大都与谷开来有关,薄熙来委派太太经常和王局长密切合作,并在北京一同行动,上窜下跳,八面玲珑,行走在权贵和富豪之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尤其是对媒体和律师界的操控,都由她具体出点子,一方面重判张宗海,李晓楓,逼迫重庆媒体又是公开道歉,又是编造“共富”神话;另一方面,监控良心律师的正常辩护业务,把北京律师李庄抓捕入狱,把“法律泰斗”赵某恐吓闭嘴,把“奔钱”心切的律师们团结起来,紧跟谷开来向“钱”看,特别恶劣的是,谷开来还利用李庄案,渲泄心中的底火,想当年第一批律师入围,傅洋和谷开来,莫少平等人,都曾同一个起跑线前奔,但谷律师一直没有胜出,不是名声不够,而是人各有志,莫少平成了人权律师,傅洋注重职业道德,口碑绝佳,唯有谷开来声名狼藉,一会儿和马俊仁搅在一起,臭遍世界;一会儿控告《广州日报》,与记者梁某结怨,一会儿向作家赵瑜宣战;一会儿在纽约代表大连国企吹牛,声称《胜诉在美国》,官司没打几场,自传写了两部,却是文人代笔,使世人贻笑大方。

总之,谷开来业内名声不佳,故对傅洋,李庄等早已牙根痒痒,借着薄熙来打黑的铁拳,不仅监禁了李律师一年半,创造了世界上前无古人的嫌犯与辩护人反目为仇的奇迹,这还不算,还想再演电视连续剧,后来由胡锦涛批示,中止了司法闹剧,虽然谷开来报仇雪恨,整治了彭真的后人,却把笑话传遍了地球村。2000年,她在大连时也和律师陈德惠争生意,心里不爽,就利用薄熙来的权利,诬陷其偷漏税,把他拘禁了一年多,留下了冤假错案,现在,她不但不接受教训,反倒变本加厉地打击报复他人,把监狱当成了随心所欲的工具,任中国的法律蒙羞,其卑劣伎俩,小肚鸡肠,尽展无余,正是她的“小聪明”,葬送了薄熙来“打黑”的前程,于是,打黑“黑打”成了连词,唱红不得不改为“唱富”,这些都充分暴露了薄熙来,谷开来在文革运动中学到的整人的本领。

消息人士称,薄熙来不打自招地供出其妻干政乱法的罪行,又操控谷开来频繁地往来中美之间,自以为前进有海,后退有路,但她在西方国家的蛛丝马迹已被聚焦,象她这样的直接参与了中共高官践踏人权劣性的人,是否应当和薄熙来一样,成为国际法庭的被告,既便有绿卡,也应当被美国政府禁止入境?请国际法专家和广大读者深思之!

2011年10月3日于多伦多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