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光达:普京竞选意味着什么?

0
39 views
次阅读

2011年9月24日,俄罗斯总统在统一俄罗斯党代表大会上提议,由普京作为该党的总统候选人参加2012年3月举行的俄罗斯总统选举,普京欣然接受,并承诺,若竞选成功,将任命梅德韦杰夫为政府总理,如此互相支持,媒体你为“梅普组合”。

看到这样的消息,不禁令人感到吃惊,因为在此之前普京已经作过两届总统,一届总理和一个时期的代总理和代总统,而且在梅德韦杰夫任总统期间,俄罗斯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将每届总统的任期由四年延长至六年,这便意味着普京还有可能再担任6年甚至12年的总统职务,这在民主国家是绝无仅有的。

苏联解体后,在叶利钦的努力下,俄罗斯制定了现行宪法,该宪法依据三权分立的原则,体现了民主精神,废除了极权制度,规定总统的任期为每届四年,连续任职不能超过两届,同时赋予总统很大的权力,不仅可以任免总理,而且可以解散国家杜马。

与民主国家的领导人不同,普京上台不是来自民众的选举,而是由叶利钦一手提拔起来的,在此之前,普京曾在克格勃这个强力机关工作过15年之久。

提起克格勃,总是给人们残酷、恐怖、无孔不入的印象,但是它的严格、高效同样令人称道,在这里工作的人都是个人素质很高的精英分子。

叶利钦执政时期,由于加快进行经济私有化等一系列改革,社会秩序开始混乱,经济严重衰退,贪污腐化、通货膨胀,犯罪率上升等现象日益严重,迫使叶利钦走马灯似的多次更换总理。从1998年3月——1999年8月的一年半时间里就有切尔诺?梅尔京、基里延科、普里马科夫、斯捷帕申四人担任总理。普京因为立场坚定、低调务实、忠心耿耿,于99年8月被叶利钦任命为总理。

上台伊始,摆在普京面前的迫在眉睫的任务是消灭车臣分裂势力,恢复经济、稳定社会秩序。这些都对他提出了严峻的考验。

普京没有鼓起腮帮、转动眼珠、装腔作势,而是全身心投入工作,他告诉人们,出现了克服障碍和扭转不利局面的可能性,使人们感觉到了成功的动力和希望。

从1999年8月16日在俄罗斯国家杜马顺利通过,到11月24日,普京出任俄罗斯政府总理整整100天,在这短短的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普京以其果断干练的工作作风和在车臣问题上的强硬立场赢得了民心。这期间,车臣分裂势力遭到沉重打击;经济形势趋于好转,出现小幅增长;退休金得以发放,缓解了社会紧张情绪;政治局面得到稳定。

2000年元旦,久病缠身的叶利钦总统出人意料地宣布辞去总统职务,按照俄罗斯宪法,当总统不能视事的时候,由总理代行总统职权。这样,普京就成为俄罗斯代总统。

在他担任代总统期间,车臣战争取得全面胜利,恐怖势力被彻底铲除。

由于工作的卓有成效,普京于2000年正式当选为俄罗斯总统,并于2004年获得连任。

任期届满后,普京将自己的办公厅主任学弟梅德韦杰夫推向总统宝座,他自己被提名并任命为总理。

再看看普京的另一面。

在普京执政期间,俄罗斯产生了一个庞大的官僚权贵集团,俄罗斯著名社会学家奥尔嘉?克鲁斯诺夫斯卡娅公布了一个数字:在俄罗斯最高权力阶层中官僚贵族所占的比例从戈尔巴乔夫时期的4.8%增加到普京时期的58.3%。

为了巩固中央集权,将地方官员由选举改为任命。

通过修改宪法,将除了俄共以外的所有反对党排除于国家杜马之外,由于俄共已经失去了大多数民众的支持,实际上国家杜马已成了统一俄罗斯党一党独大的局面。

压制新的政治力量,其标志就是对实业家霍多尔科夫斯基的逮捕和审判。

霍多尔科夫斯基,尤科斯石油公司的CEO,2003年被捕,罪名是商业欺诈、偷漏税款以及侵占国家资产。2005年被判刑8年,2010年即将出狱的时候,又以洗钱罪被追加13年半的徒刑。然而,霍多尔科夫斯基一直坚称自己无罪。其实根本无须争论这些罪名是否成立,因为从2003年开始,霍多尔科夫斯基开始表示自己对政治的浓厚兴趣:支助反对党、评论国家事务,甚至包括一个改变俄罗斯政治体系的计划。

霍多尔科夫斯基年轻、英俊,对企业经营有方,接手尤科斯的几个月之内,开除了几千名酗酒的工人,改善了对投资者的态度,公布财务报表,按照年报为投资者分红,在他被捕的前5天,尤科斯发布的第二季度纯利润达9.55亿美元。

对此判决,普京宣称:是小偷就要受到惩罚,而俄叶卡捷琳堡的示威者表示:“普京才是真正的小偷”。

此案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注意,美国白宫指出:此判决是“选择性”应用法律,严重违反程序,为了不正当目的,滥用司法体制,总统奥巴马多次过问此事,但普京对此不予理会。很显然,如果霍氏有罪,为什么不早抓他呢?普京巩固其权力的意图昭然若揭。

在普京的打压下,市值一度多达400亿美元的石油巨头尤科斯目前的市值只剩下不到20亿美元。对霍多尔科夫斯基的重判严重影响了外资的引入,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公司将俄罗斯评为“适宜投资”的最低一级。俄罗斯股市也随之全面下跌。

在对外政策方面,普京对西方国家一直持强硬力场,在最近的中东民主浪潮中将西方空袭利比亚称作“新十字军东征”,是对一个主权国家的赤裸裸侵犯,受普京控制的外长拉夫罗夫违背总统梅德韦杰夫的意愿,在联合国对利比亚空袭的表决中投了弃权票,而梅德韦杰夫本来要投赞成票。

而对于中国、朝鲜、伊朗等极权国家,普京却一直保持着良好关系。

在普京执政期间,俄罗斯的经济虽然得到了恢复和发展,但仍然是以出口武器和石油天然气为支柱,其科技水平和综合国力并没有得到显著提高。在俄罗斯,一个实业家如要合法存在,就必须对普京唯命是从。

在担任两届总统和一届总理之后,普京又要竞选总统了,这一作法绕开了宪法障碍,表面上没有违宪,实质上却侮辱了宪法精神,向独裁专制迈近了一步。曾经担任俄罗斯副总理的改革派涅姆佐夫说:“这对俄罗斯是灾难性的情况”。

翻开世界各国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是一个以民主宪法为伊始的新国家,堕落成为专制国家也是易如反掌。如德国的魏玛共和国时期。中国的民国时期,还有非洲的埃及,南美的智利等,莫不如是。

如果普京当选下届总统,毫无疑问俄罗斯会笼罩在独裁专制的阴影之下。

《议报》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