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杰状告最高法枉法不立案最高法院院长(多图)

0
19 views
次阅读

 


刘杰告王胜俊院长

最高法出台的法发第40号法释的正式文本



刘杰状告最高法枉法不立案最高法院院长

王胜俊渎职侵犯人权
王胜俊对理解起诉温家宝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参与2011年10月22日讯(2011年10月15日)十七届六中全会召开之日,在北京访民中被称之为宪政第一人的、赶到北京到全国人大信访局上访,刘杰对最高人民法院于2009年6月9日作出的(2006)民一监字第437——1号立案庭通知书和最高人民法院于2008年12月9日作出的(2005)确监字第23号驳回申诉通知书提出异议,刘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职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行使下列职权(第六项)监督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工作: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监督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依照宪法行使职权监督最高人民法院的工作,事实上刘杰是向全国人大法律委员控告了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王胜俊。

全国人大信访接待室对最高人民法院的违法行为通常是视而不闻,全国数万司法难民,被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违法作出的“不予立案通知书”剥夺了诉权,侵犯了人权。访民们走投无路、多数的诉权人在最高人民法院申诉等待了十多年不给答复。

自2002年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接任以来最高法院配合各地法院开始截访,抓捕诉权人,肆无忌惮的侵犯诉权人的合法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在法盲王胜俊院长的领导下,就是不按法律规定程序办案,各省法院截访的法警们、法官们住进了最高人民法院,他们与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互相勾结,把法院当成了钱权交易的生意场,经常害的诉权人不断地增加了诉累。久拖不决,案中出案,都是最高法造成的。全国的访民80%以上的诉权人在北京被地方截回拘留、劳教、关黑监狱的愈演愈烈,严重的侵犯了司法访民的人权!

自从王胜俊接任了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以来,更是践踏法律,把诉权人推上了死路。用不合法的霸王条款来剥夺申诉人的诉权,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不找当事人谈话,不接收申诉人的材料,把以前立案的案号用一纸“不予立案通知书和驳回申诉通知书”违反法律规定的、无法律效力的法律文书来提高结案率。每一个诉权人收到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作出假法律文书“不予立案通知书”到全国人大信访接待室上访,全国人大也没有履行宪法赋予的职权,对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不合法的法律文书,全国人大视而不见,他们的办公人员只做登记了案号,就告诉去找最高人民法院。全国人大和最高法互相踢皮球!申诉人只能拿着不合法的(不予立案通知书)去找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

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新规定霸王条款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处理的在不接谈”。(有人民来访表为证)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违反法律规定的(不予立案通知书)当时的无效法律文书,他们就是为处理了事,再不接谈。他们的行为严重的违反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决定》第181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再审申请书之日起3个月内审查,符合本法第179条规定情形之一的裁定再审,不符合本法第179条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注:(是裁定驳回申请,而不是(不立案通知书)。

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法发(2008)第40号最高法院关于印发《民事审判监督裁判文书样式(试行)》的通知附:裁判文书样式共46个,惟独没有以立案庭的名头、又盖立案庭的公章,但案号却是审监庭案号且不盖最高人民法院国徽印章。(予立案通知书)的样本没有国徽。最高法自己出台的法律文书样本拒他们不执行,故意枉法裁判!《民事诉讼法》第177条规定:“各级法院院长发现错案应该采取及时补救措施,不能造成损失再扩大。院长签字并盖章裁定提审或者发回重审。”

王胜俊院长滥用职权、以最高法院组织形式故意制造的假法律文书。最高法院对自己所出台的法律法规定不执行,让立案庭给申诉人出据的“不予立案通知书”,打着立案庭的名头、盖着立案庭的公章,但案号却是审监庭的,挂着羊头卖狗肉,驴唇不对马嘴。作为国家最高法院执法机构执法部门,竟将国家法律视为儿戏!将诉权人的合法诉权剥夺侵犯,最高院毁掉了国家司法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

全国人大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在2008年4月1日实施。最高法院法释(2008)14号司法解释指定由2008年12月l日执行。最高法院法发(2009)26号司法解释指定于2009年4月27日执行。可是,立案庭却在这几个法定时间段里,仍然继续炮制、发放(不予立案通知书)假法律文书。疯狂对抗、全国人大以及最高法院自制颁发的法律法规规定,最高院是故意枉法、祸国殃民!

受害的申诉当事人拿着最高人民法院的“不予立案通知书”到最高人民法院申请抗诉,最高人民检察院说:“这是没有法律效力的文书不能抗诉。”最高人民法院所作出的没有法律效力的文书,王胜俊应该承担渎职侵权责任,以假文书来包庇下级法院的枉法裁判和司法腐败的办案人。制造了大批冤民上访,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失。

各地截访的拿着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违法的(不予立案通知书),当成了令箭,对受害的诉权人定为无理访疯狂的打压,拘留、劳教、关押“黑监狱”不许在进京上访。这就是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制造的中国人权灾难,他们不仅践踏了国法也践踏了人权!

2011年10月17日刘杰听从全国人大领导让刘杰去找在高人民法院,刘杰和丈夫付景江来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立案接待大厅,领了3张人民来访表,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两个“不予立通知书和驳回申诉通知书”三张表他们交了两张,把来访表上面标明“经最高人民法院处理的不在接谈”证据详见后附的人民来访表。

最高人民法院王胜俊枉法裁判触目惊心!于2009年6月9日做出的(2006)民一监字第437——1号(不予立案通知)认定“付景江你的申诉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第179条规定不予再审。”最高人民法院没找过刘杰夫妇谈话,刘杰和丈夫不知道办案人是谁,这样的暗箱超作,违背事实和法律枉法裁判。

刘杰不服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00)黑农林经监字第15号民事裁定发回重审。2001年5月21日黑龙江农垦中级法院对该案作出(2001)垦经再终字第4号民事判决,此案经审判监督程序撤销的原审所有的判决的,依法改判的,原审逊克农场是原告、申诉人付景江是被告,(拖欠油材料款纠纷一案)经省高院裁定发回重审的,农垦中级法院撤销原所有判决依法改判,而刘杰是以胜诉方提出上诉的,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原判决的、依法改判的当事人不服可以上诉。此案2001年5月29日程序就到了最高人民法院是上诉程序,到2009年6月9日还是给不予立案通知书。此案符合《民事诉讼法》第179条规定的再审条件。

刘杰的诉求是:1、有新的证据3份合同是此案件的主要证据,原审法院开庭时隐瞒了三份合同证据,没经当庭指证、认证、属于新的证据足以推翻所有判决。要求逊克农场承担故意违约三份合同责任,导致合同无法履行,申诉人兴办的畜牧养殖场停产、停业到至今,造成损失扩大。

2、原审法院灭失扣押申诉人的案外财产大豆,没有执行程序灭失扣押物,原审办案人,制造假案以此掩盖他参与重大聚众入户抢劫事件。(民事诉讼法)第179条规定:办案人在审理该案是有徇私枉法、徇情枉法、贪赃枉法行为符合立案条件。

3、刘杰的胜诉款也没有申请执行因为刘杰不服省院的判决才是上诉到最高人民法院的,这样的案件王胜俊院长作出不予立案乱作为的通知,包庇了重大聚众入户抢劫团伙四次聚众入户抢劫事件,犯罪团伙到至今逍遥法外。最高人民法院的办案人不知收受了多少贿赂枉法裁判?王胜俊院长的不作为和乱作为,对刘杰起诉最高行政机关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当被告,确实有不可推卸的渎职侵权责任。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