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不惜代价捍卫美国价值

0
27 views
次阅读
更新时间:10/24/2011 1:51:54 AM

●美国因反恐战争,一度陷身於中亚和中东地区,中共藉以在亚洲坐大。但美国一旦重返亚洲,就让中共在自家门口陷入孤立。顿使中强美弱论变得苍白无力。

●奥巴马总统在911恐袭十周年日,前往五角大楼现场,向遇难者致哀。(网上图片)

九一一事件十周年,美国提高纪念规格,现任和前任总统双双出席。纽约世贸中心遗址处,开放了落成的纪念池:两个大水池,水瀑从四周滑落,象徵生命的失落;纪念池周边如围墙般的黑色大理石长碑,镌刻着每一个遇难者的名字。纪念仪式中,最冗长、也是最感人的程序,十年如一,由遇难者亲属大声朗诵每一个遇难者的名字有二千七百三十一个,一个不少。

美国价值:珍视每一个生命

这就是美国。生的意义,在於每一个生命;民权,落实到每一个人。无所谓多数或者少数,更没有“绝大多数”和“极少数”之分别.不能放弃任何一个生命,不能忽视任何一个个体,不能省略任何一个名字。

每一个人的相加,才是民族,才是国家,才是人类。也正是为了这失落的近三千个生命,美国不惜代价,展开了十年反恐战争。先是阿富汗战争,后来又延伸到伊拉克战争。阿战中,美军阵亡一千三百六十人;伊战中美军阵亡四千四百七十一人。更有经济代价:两场战争,美国共耗资逾二万亿美元。

远在北京的中共集团,借此嘲笑美国:代价太高,虚耗国力。值“九一一”十周年之际,中南海喉舌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叫板美国,论调中,没有对九一一死难者寄予丝毫同情与悼念,仅集中於嘲弄美国,吹嘘自己。声言:“九一一”十年后,美国“陷入前所未有的僵局和危险”(罔顾十年来美国本土并未发生任何一起恐怖攻击的事实);美国反恐十年,中国国力又增长了四倍(九一一之前,中国经济就一直处於增长中;而十年来,如潮水般涌入美国旅游或留居的中国人,猛增幅度,又岂止四倍?);中国“闷声发大财”(发美国国难财?);美国衰落,中国兴盛(仅仅从经济数字上下结论)。

中共借六四911两场流血而暴富诚然,美国为反恐战争付出了巨额代价,之后又遭逢金融危机,加之小布什上任之初曾大规模减税,多种因素相加,使美国政府支大於收,债台高筑.目前,美国经济不景,财力相对吃紧,乃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这从一个侧面,又恰恰解说了美中两国价值与制度的根本区别:为了生命的尊严和安全,美国不惜牺牲经济利益;而口称“以人为本”的中共,绝不会为了生命的尊严和安全,而牺牲“经济发展”(中共的面子工程);不仅不会,还反其道而行,藉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中共腐败集团从中贪污获利的幌子),而践踏人的尊严、乃至屠戮生命。

早前提到“六四”屠杀,中南海暗示:没有“六四”镇压,就没有中国经济发展,等於承认,在中国,中共因吃人血馒头而暴富。如今中南海喉舌更直言不讳:“中国崛起,借力於九一一”,等於承认,在国际上,中共也靠吃人血馒头而暴富。

面对九一一惨剧,中南海掩饰不住幸灾乐祸,反射的不仅仅是中共腐败集团的失德与不义,更激发人们怀疑,九一一恐怖攻击的背后,到底有没有中共的煽动、策划和运作?众所周知,恐怖主义的实质,是极权主义;恐怖份子与独裁者,原本是孪生怪胎。奉行国家恐怖主义的中南海,与九一一事件究竟有没有关联?仍然是一个待解的历史之谜.

美国复仇主义与中南海之忌讳

至於九一一引发的美国反恐战争,在中国尚有“有仇不报非君子”的说法,而在国民利益至上的美国,其民选政府又岂能坐视本国平民被害?即便从复仇的角度而言,美国的反击也是天经地义.

为了替几千条生命讨还公道,美国奋起倾国之力,征剿制造九一一恐怖攻击的基地组织,推翻庇护该组织的塔利班政权,并跨境追杀恐怖大亨本·拉登,直至将其就地正法。常人谓“报仇雪恨”,美国人雷厉风行而践之。射向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导弹,被美国士兵刻上NYFD和NYPD字样,便是直接的复仇之意。(NYFD,即纽约消防局,因九一一救火而牺牲三百四十三人;NYPD,即纽约警察局,因九一一抢险而牺牲六十人。)

其实,相对於其他国家和民族,美国属於仇恨意识最淡薄的国家。二战中美国打垮德国和日本,并不图佔领其领土、瓜分其资源,而是改造其制度,建立其民主,并扶助其国家重建和经济复苏,以至於,日、德两国,迅速而和平崛起为第二、第三经济强国。同理,美国推翻阿富汗和伊拉克独裁政权,并不图佔其领土、夺其资源,而是打造中亚和中东的民主板块,让阿富汗妇女恢复上学和工作的天赋人权,让伊拉克各族获得选举与共治的公平机会。

而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民主示范效应,与随后爆发的北非与中东茉莉花革命,不无因果关联。如今,在阿拉伯世界,激进主义式微,而温和主义渐成主流,与中共断论“回教世界的激进化”,正好相反。中共又妄言,阿战、伊战,是美国“两场失败的战争”,似乎并不睁眼看,在阿拉伯世界,民主版图的急剧扩展。

提九一一中南海不敢提“报仇雪恨”四字,大抵源自一个潜意识的忌讳.先后遭中共政权屠杀和迫害致死的中国人,多达七千万以上,设若中国人民立下“报仇雪恨”的意志,中共杀人集团的灭顶之灾,可想而知。

北京假借文明冲突论的野心破产

中共喉舌又借亨廷顿(美国政治学者)之《文明冲突论》,断言恐袭与反恐是美国与回教世界的“文明冲突”,其用心乃是乐见美国与回教世界长期对立,并从中挑拨。然而事实却是,在中东阿以冲突双方,都寄望於美国(而非中国)的调节角色;美国拥有世界各地的盟友,阿拉伯世界也不例外,沙特、科威特、阿联酋、巴林、埃及等,都是美国长期盟友(相比之下,中共几乎没有一个靠得住的阿拉伯盟友);九一一及其后续十年演变显示,越来越多的阿拉伯国家与美国为友而不是为敌。所有这些都使“文明冲突论”在这里站不住脚.

如果要扯到“文明冲突”,历史上倒不乏落后文明颠覆先进文明的成例。农业和商业发达的宋朝竟遭蒙古灭国;已越洋通商的明朝竟遭满清灭国。这两例都是相对落后的游牧文明,以野蛮之力征服相对领先的农商文明。近代世界也发生过类似逆向颠覆现象,比如共产主义的阶段性取胜,在中国,以苏俄为背景、依靠农民武装的共产集团,颠覆了具有英美基因、以中产阶级为依托的国民政府。

论九一一,中共借题发挥“文明冲突论”莫非指望这个世界,再度发生落后取代进步、黑暗战胜光明的文明颠覆?北京向非洲输出专制与腐败,力挺世界各地的流氓政权和极端势力,并急速扩军,颠覆世界文明的野心昭然若揭。对这种野心的最好诠释,或许来自一个名叫张召忠的中共极左“将军”借中共军力暴涨,航空母舰下水、隐形战机上天,张狂言:“九一一”十周年,中国已让美国惹不起!

中国崛起,何谓正道?

可幸的是当今世界民主阵营不仅拥有相对先进的价值取向,而且拥有相对先进的技术手段。极端黑暗势力图谋鲤鱼翻身恐怕比登天还难.庞大如苏联尚且在冷战中败北,抱持新冷战思维的中共又岂有翻天的本领?

试看美国因反恐战争,确曾将精力国力集中於中亚和中东地区,中共从中取巧得以在亚洲坐大。而美国一旦“重返亚洲”,仅仅施展“巧实力”就让中共在自家门口陷入全面孤立。变迁易如反掌,顿使中南海的“中国强大”论、“美国衰弱”论变得苍白无力。

受中共蛊惑而单纯迷信物质、推崇金钱至上的中国人倒是应该反省,关於中国的崛起哪条道才是正道?在经济和军事的崛起之外是否更应该有价值与文明的崛起?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