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为何北京更愿意亲近普京?

0
32 views
次阅读

野火:为何北京更愿意亲近普京?

普京这次到访北京,中国政府给予他远远超过总理规格的接待。这是因为中国领导人已经心知肚明,普京明年再当总统已无任何悬念。而且更重要的是,相对于崇尚自由主义思想的现任总统梅德韦杰夫而言,北京更愿意亲近普京。因为在意识形态上认同上都有着惺惺相惜的共同理念。

就在今年9月24日,普京与梅德韦杰夫在地球人眼前,上演了一曲被西方媒体津津乐道的,堪称俄罗斯版本的“二人转”。据报道,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莫斯科召开的第十二次“统一俄罗斯党”代表大会上宣布,提议由上任总统、现任总理普京参加将于2012年3月举行的俄罗斯总统选举。普京随后表示,他如当选下任总统,他将提名现任总统、上任总理梅德韦杰夫出任下任总理。

那一刻,全世界都用奇怪的眼神在看着莫斯科。而普京则以胜利者的姿态问:“有人反对吗?”“反对者在哪呢?”他毫不讳言自己早就安排好了续任总统:“我想直接说,关于应该做什么,以及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很早以前就达成了协议。”他的“好几年前”这句话的潜台词等于是公开承认他和梅德韦杰夫之间,存在着一种秘而不宣但并不光彩的“君子协定”。那就是,梅德韦杰夫只会成为一届的总统,到时普京一定能够再次掌权。现在看来,他俩的确都没有食言。

在正常人看来,普京从总统退下,再当总理,本来已不合常规。现在又要杀回头重坐总统宝座,就简直是在戏弄已经逐渐走向民主宪政的俄罗斯公民。无怪乎现在已有几名俄罗斯反对派领袖警告说,普京将成为穆巴拉克和卡扎菲一类人物,企图“终身执政”。民众最终只能走上街头抗争,令国家爆发中东式的革命浪潮。当然,普京的独裁,远远不同于卡扎菲式的独裁,至少全民普选已成为事实。但是,由于普京在骨子里仍然是一名忠诚的、有着冷战思维的共产党人,所以在他任总统期间对敢言媒体人的打压,对思想言论的冷酷钳制以及大搞秘密逮捕的做法,就与前苏联的那一套政治恐怖统治术几无二致了。

08年在香港笔会上,我与旅居莫斯科多年的作家孙樾谈到普京时,他毫不含糊地告诉我:“普京对俄罗斯的统治术,完全是用过去克格勃高度集权的方式。只要看他动辄逮捕霍多尔科夫斯基等人的做法,就可看出他暴戾和冷酷的一面。”他还说,普京就是一个披着假面具的、沙皇似的独裁者。西方媒体也认为普京在任时,简直就是“特务治国”,从来不在公众的眼光下做事。而且听不得不同意见,只习惯于用最有效和最低调的克格勃方式处理事情。” 显而易见,普京一旦再次上台,民主上将使俄罗斯更加保守甚至倒退。

而外界普遍认为,梅德韦杰夫因曾是一位获得过法学博士的大学教授,他的思想更倾向于自由主义理念,更接近于西方文明的普世价值。因此他身上体现得更多的,还是学者的良知和道德的自律。今年5月7日,当他在莫斯科发表声明说“斯大林针对自己的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他对于自己的人民所做的一切是无法饶恕的”、“是人民赢得了伟大的卫国战争,而并不是斯大林”。那一刻,不但普京对此沉默以对,而且中国的媒体也一片鸦雀无声。因为直到今天,天安门广场上仍高高悬挂着“伟大导师斯大林同志”的画像。而且更因为梅德韦杰夫这番话同样也适合用在 “毛泽东”身上。何况邓小平曾明确表示:“毛泽东思想这面红旗不能倒”。

梅德韦杰夫在宣布明年不再参选总统后,很快向记者表示,自己下台后,将有可能在高科技行业就职,或回到大学继续教书。也许,梅德韦杰夫心里清楚地知道,普京仍然掌管着无所不能的克格勃,只是从来就没有卸任过。梅德韦杰夫将要卸任是因为受制于宪法的约束。而在俄罗斯,普京就是法律。难怪普京当任主席的“统一俄罗斯”,有时会让我想起当年的苏联共产党。因为他可以为所欲为地控制这些事情的发展。梅德韦杰夫显然已从普京那里得到了明确的暗示,如果不照他所说的办,他会被人间蒸发。

在普京变着法子仍要重夺总统宝座的问题上,大部分西方国家都是持批评的态度。“普京不该终身执政”、“普京会让沙皇死灰复燃吗?”之类的西方评论,一时之间,频频登上西方报纸的头条。但普京是固执己见的人,他不会因西方的批评声音而改弦易辙。只会把所有批评之声都当作是对他的蓄意挖苦。

普京任上的所有执政风格,都在无声地告诉人们,他不想要西方式的民主。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曾在俄美峰会上批评普京“不想要民主”,这使普京大为不满。但这一点正合北京的胃口。所以这次普京再访北京,中国最高领导人就忙不迭地献媚道:“普京总理在国务如此繁忙的时候,还亲自在百忙之中到访中国,这充分说明了总理对中俄关系的重视……”这些话听起来怎么不像是国与国、首脑之间的对话,倒像是下级逢迎上级领导时的溜须拍马呢?难怪有学者指出,“中国的外交政策向来是脆弱与傲慢、愚昧与狡诈的混合体”。

例如今年的“国庆节”中,塔吉克斯坦交还中国的1158平方公里土地,正式交接时,媒体上一片盛世赞誉。而另一方面,中国正式放弃对中塔争议的2万8千平方公里中的大部分领土要求。塔吉克斯坦同意其中3.5%的领土即大约1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交还中国。这些情况,国内媒体却统统不敢报道。连中共最大喉舌——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白岩松对此也不禁连连发问:“这是何道理?”所以他前不久从美国访问回来后也感慨道,“中国与世界脱节最大的是普世价值,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没有共同的价值观,所以得不到朋友”。

尽管俄罗斯这些年经济仍未摆脱惯性地依赖于能源原料的发展,但民主制度始终在发展之中,虽然这个过程艰难又痛苦。中国的媒体几乎只报道俄罗斯在经济阵痛上的恶化一面,如日常用品如何短缺,排长龙等图片,大量宣传,广而告之。却对这个邻国近年来在民生上的极大提高则只字不提。实际上,我们这个最大的邻国通过政治和经济改革的同步实行,故而使她的人民,生活在均富水平上远远高于我国百姓的“幸福指数”。俄罗斯这个国家从幼儿园到大学,全部免费,小学生还有免费早餐,多子女家庭另有补助送房送钱,学校保安由国家掏钱。俄的房屋产权无偿私有化,人均18平米以内的面积均由国家赠送。医疗方面,急病根本不用预付押金。这个国家税收的三分之一,都用来购买公共品。俄罗斯人的工资增长速度普遍快于物价增长。而中国这些年的情况,却因政治改革基本上与经济体制改革之间的严重脱节,故天长日久而改成了基尼系数超过国际警戒线的危险程度。

看到普京整日价梦想终身统治俄罗斯的诡计,人们不禁会充满疑惑地发问:今天的俄罗斯究竟是个什么国家?是民主国家,还是专制独裁国家?说它是民主国家,但长期存在着“二人转”式的两人政治,用两人政治互换角色来保留行使权力的长期化。虽似乎具备独裁专制者的特征。但又不尽然,因为它的总统和总理,形式上都是经过人民普选出来的。说它是民主国家,有可以玩出即将变成现实的终身执政游戏。善于权谋的普京在明年3月如果重新当选总统,会再现苏联时期的政治控制模式,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如果我有机会亲自向这位权力欲超强的俄罗斯政治家进言,那么,我肯定会向他直言相告:“其实这个世界上离了谁,太阳照样会冉冉升起。”

《议报》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