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与香港青年谈占领行动

0
18 views
次阅读

2011-10-27

美国占领华尔街行动自九月十七日展开以来,各国各地相继有人支持及参与。本月十五日起,一群香港人自发地以行动作出支持,除了示威及游行外,他们更到有金融界象徵意义的香港汇丰银行的地方留守,迄今已是第十三天。

虽然,整个行动没有一个负责的组织,但是,各个独立个体都能够自律兼互相扶持下,轮班式的在公共地方留守,渡过每一天。究竟,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何在?是因循或是展现自己的理念?美国警方较早时已向美国占领华尔街行动的人士作出驱赶及拘捕,香港的年青人又会否担心?现时正修读旅游的年青人Faning就同各位听众分享她行为背后的目的。

问:你是次参与占领中环行动的目的是什么?

答:因为整个社会的财富及权力分配极到不平均,劳动阶层应有的尊严一点也没有,如有些劳动人口要居住在极无尊严的地方「劏房」,他们为社会贡献了很多劳动力,竟要住在这些恶劣的地方;此外,食物的选择很少,有钱人过著如何奢华的生活,你可以看到有这些人在鱼肉乡里等,这一定要改变。

问:那长时间占领中环汇丰银行的行动,你觉得如何可以改变你想达致的改变?

答:我们的主要目的是向全港市民宣传另一个生活模式的选择,让他们在劳苦当中看到我们能够可以渡过一个更开心,更自主的生活,让他们知道这世界是可以有另一个可能!

问:你们现在如何过著一个另类的生活?

答:这里的东西全是互相分享,一个自主的规划,用一个大家民主商讨的方式来决定我们该如何决定我们的计划,并不是某一小数的人士有话语权。香港现时就是由一批人士有话语权,可是,我们这里并不如是,彼此民主管理,共同管理。香港现时不少人谈保育、环保或第三条机场跑道等奢跨的问题。其实,很多人都不满意,但是,就是不明何以政府仍一意孤行。

我们一直面对这些问题,因为香港没有民主规划。我们现在就是尝试做一个参与式的民主,议题要得到所有人同意,所有人得到共识,只要参与者都同意这决定时,这才是一个完全的民主。我们现在就是朝这条路摸索中。

可能不知晓我们在做什么的人会觉得我们没有效率,一个议题也可以谈一整天。可是,只寻求效率望在短时间内决定一件事,要在短时间内达致某一效果,我们便自然要放弃自己一部份甚至大部份的决定权,这状况便很容易成为独裁的温藏。

问:你们要方案有共同的目的才进行,能否举一些例子?

答:我们一般开会致凌晨三、四时,这是很平常的事,因为要取得一个共识不容易,但是,这不代表难就不做,因为这里很多人都不相信代议政制,他们不相信任何一个选出来的议员可以代表自己,因为只有自己能够代表自己,亦不需别人代表自己。故此,他们便要求完全直接式参与民主,即所有洽谈直至有共识才做,这样我们是需要耗费很多时间。

我个人觉得通过不少的合作及磨合,效率是可以加快,但是,效率的加快是要建基于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及对方的了解,从而加快效率而不是通过制度暴力来加快所谓的效率。

问:能否举例并说明之?

答:如第三条机场跑道。过去,一直把这事包装成「可以增加机场的效率」,又谓「与世界接轨」等论调,这等同「快点发达」、「取某些东西」、「不要蚀底」等。可是,人不会深究这对环境及居民的影响会是怎样。有一名婆婆申请法援告政府,这竟然会被攻击指拖慢效率。总之,就是怕蚀底的心态。可是,当你有这心态时,整个人的思想便受规限,一些很严重的后果便会没有清楚考虑,因此,我们反对事事讲求效率的旗帜。

问:你已经验到一个方案也要耗时才能达到共识,若据此处理问题但背景是在一个社区、政府,甚至国家,想法会否过于浪漫?

答:这的确不容易,亦是暂时何以仍有那么多人相信代议政制。我自己觉得一方面既要有代议政制,另一方面需要有人民监察委员会,是由人民推举出来,即是由人民监察,控制议会。恰如民主党通过政制方案一事,倘有民主监察委员会时,它要「出卖」选民利益时,人民便可以立即通过政治手段或制度上的权力,用足够的人数来罢免「出卖」人民的议员。代议政制便能够增加更多直接民主参与的成份。

在这占领中环的行动中,有很多不同理念的人,有些是无政府主义者,有些是社会主义者,有些是资本主义者但却反对新自由主义。我自己就觉得这代议政制应该有更大的修正,在保持效率时,不能抹煞所有人民的声音。

你目睹美国的代议政制也是一个金权政治,我觉得我们要汲取美国人的教训,在代议的同时,要有更多直接的民主,一个有效率的直接民主,并不是没有一个机制谈论事情。

问:美国警方已向占领华尔街行动的人展开驱赶及拘捕,你们会否担心香港警方很快会仿效?你们会否有两手准备?

答:这是一个世界性的运动,我们在香港是没有什么支援,因为很多人对此好冷漠,明知自己被人欺压也不反抗。我自己觉得我们不能要求人民站起来做什么。我们对美国至少也会出声明作出声援。我们也有信心外国的朋友会声援我们,因为这是全球串连的运动。虽然,每地方会讲不同的事,会谈自己本土的议题,如香港会谈全民退休保障的议题,否则不能得到本土人的支持。不过,当我们有危难时,我们会向世界各地的同志提出援手的呼吁,我相信世界各地的同志都会这样做,彼此有难同当。

问:香港警方迄至现时有否给你们任何警告或要求你们何时离开?

答:暂时未有,可能是因为区议会选期近,所以,暂时没有任何恐吓等行为。

问:会否担心香港警方很快会仿效美国警方驱赶你们离开?

答:这要看美国警方的镇压是否成功。倘若美国的镇压成功,全世界的镇压机器都会开动,因此,现时不少人往美国伸出援手,至低限制会在网上声援。

问:你们有否思考过如何应付警方的对付?

答:基本上没有,因为人太少,资源又不足,这是我们非常大的困境。

问:你的家人对你参与行动,有否阻止或劝吁停止?

答:我的家人没有。父母还著我,倘若现场需要什么物资便在家中拿取,我的家人自从知道「高铁事件」后,他们都很支持我。参与「反高铁」行动是我参与公民活动的开始

问:你参与了这些公民社会活动后,有什么得益?

答:接触了不少社会的黑暗面,令我们对建制不会有任何幻想。我以前仍相信透过一些方法可以使政府好一点,现在,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都发现这政府必然要推翻,这社会方能有希望。

问:你们对快将举行的特首选举有何看法?

答:我们不会视这为选举。首先,这「跑马仔」的事侮辱了选举这个词,因为絶大多数有关系的人竟不能够投票,又不能提名,什么决定也做不到时,这又怎可能说是选举?我们只会看他们如何「狗咬狗骨」多于谁是特首,因为都是利益集团所拥有。

问:此前提下,你们觉得自己可以怎做?

答:事实上没什么事可以做,我们只能做自己的工作,继续抗争。我们不可能因为这群垃圾而困著自己的脑袋。

问:你怎看中国境内有人欲参与占领华尔街行动但却未能的事?

答:其实,占领行动不一定要在广场,让灵魂及善良占领自己的心灵,才是这场占领行动的真义!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