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在阳光照耀不到的中国大陆——中国作家廖祖笙写给联合国及多国首脑的第二封公开信

0
25 views
次阅读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阁下及联合国各相关机构、美国总统奥巴马阁下、英国首相卡梅伦阁下、法国总统萨科齐阁下、德国总理默克尔阁下、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阁下、加拿大总理哈珀阁下、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阁下、新西兰总理约翰·基阁下:

在民主、自由和人权的阳光照耀不到的中国大陆,在这片阴森黑暗的专制丛林里,我怀着无比沉痛和绝望的心情,给您写第二封公开信。我相信您看到的或许只是中国的表皮繁荣,您在访问这个所谓的“泱泱大国”时,从强盗传人的嘴里,不太可能了解到一个真实的中国。

是的,您在访问中国时,所接触的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的中国政客,不过是一群强盗的传人,他们无一拥有人民选票的支持,目前之所以能高高在上,操弄着这个国家,只是因为他们的先辈在血腥杀戮和政治诈骗中篡权成功,而他们继承了其权力衣钵,如此而已。

我想以一个中国作家惨痛的经历和独特的视角,向您展示一个真实的中国。我夫妇俩在穷凶极恶的迫害中早已是剩水残山,我们在向您发出哀鸣的同时,更希望的不只是一个残破的家庭得到救赎,而是祈盼这个国家能在您的帮助下,受到文明的洗礼,得到普世价值的同化!

在阳光照耀不到的中国大陆,专制衍生妄为,极权摆弄一切。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民,现在已被当局步步逼进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申冤难、就业难的生存绝境泥潭。所谓“连年增长”的GDP数据,在中国是能造假的。而所谓的“崛起”,正在由中国百姓的生存困苦买单。

一场面向全民的变相掠夺,在中国大陆已展开多年。在这场浩劫中,中国大陆从来就不曾有过实质性的“繁荣”。那些强盗的传人,动辄几千亿地将民脂民膏用以政治演出,或是动辄几百亿地为别国免债,玩的全是“扮大款”的政治游戏,并没有学会从根本上去体恤民情。

就在近日,我看到有资讯说,中国“对外金融总负债70500亿美元。对外金融净负债23400亿美元,折人民币约14.9万亿元。平均到全国14.3亿人身上,每人对外负债1.04万元人民币。”当局打肿脸充胖子,吹出了一个“大国崛起”的肥皂泡,“崛起”的结果是全民负债。

比生之困苦更难让中国人忍受的,是人权状况的不断恶化。在这个所谓的“法治国家”,法律正在失去它应有的屏障作用,而沿袭了几千年的道德传承,也正在被公然弃之如敝屣。到处是令人发指、肆无忌惮的人吃人、人整人、人抢人。权力的野兽,一直在笼子外面疯狂。

上访是这个星球上遭受了莫大冤屈的百姓,为着追寻公道而在中国大陆所呈现的独一无二的人间异像,贵国肯定没有访民群体的存在。多年来,访民群体在中国大陆不断壮大,在“天子脚下”随处可见身心俱疲的访民。可访民们哪怕泣告于中国首都,也得不到该有的救赎。

中国是全球传媒最多的一个国家,但在一党独大的舆论环境下,舆论监督的管道无不异化成“党的喉舌”,中国人在本国真正面对的,其实只有一家报纸、一本杂志、一个网站、一家电视台。公众所能看到的资讯,经过了严密的过滤,中国传媒所展示的多为“莺歌燕舞”。

中国网民所浏览的,普遍不是国际互联网,而是一个局域网,网上常年高高耸立着一面“伟大的墙”,中国网民要看到一枚硬币的正反面,就不能不各施奇招,在上网时首先就得把自己锤炼成“骨灰级”,学会以各种方式“翻墙”,否则危险就在眼前,也常常是浑然不觉。

在民主、自由和人权的阳光照耀不到的中国大陆,持有不同信仰或对当局的某些做法表示不认同,即意味当事人将面对种种的凶险和艰难。一个庞大的信仰群体已流亡海外多年,流亡海外的政治异见者也不乏。中共当局在迫害异议人士和某些信仰群体方面,一向心狠手辣。

有些异议人士,在文字层面表达了不同的观点,即被当局推进文字狱,甚而被重判10年、11年。有些异议人士则“莫名其妙”或家破人亡,或在光天化日之下遭到匪类的残酷殴打或砍杀。奇怪的是,凡是这类人遭遇了暴力侵害,一概会成为“悬案”,凶徒悉数能逍遥法外。

我已倦于向谁再诉说我的悲惨遭遇,在这封公开信中,请您允许我省事一些,从前段时间我所写下的一篇文章中,摘录出以下几段话——

“针对我家的迫害,早在我孩子遇害前就已在若明若暗进行。廖梦君惨烈遇害后,当局公然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国内媒体在通令下噤若寒蝉,党国悍然剥夺我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破案’卷宗成了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

在广东为儿鸣冤期间,我夫妇俩找公安,公安说去找政府;我们找政府,政府说去找法院;我们找法院,法院说去找检察院;我们找检察院,检察院说去找公安……我们诉诸法律,两级法院均不受理;我们赴京鸣冤,屡遭政府绑架,我妻子被绑架了3次,我则被绑架了4次!

其间我先后被封删了3个博客,50多处个人网站,而且通讯自由和上网自由不时受到干扰,在家上不了网,我到小区内的网吧去上网,于是被跟踪,被殴打……当时监控我夫妇俩的公职人员,最多的时候一天会达40余人次!一个原本以文为生的作家,家破人亡后竟被逼为丐!

一起血淋淋的凶杀案,后来在北京召开奥运会期间,终于用强权压迫的方式‘协商解决’了,70万元人民币,不但‘买’走了我孩子的生命权,还试图‘买断’一个作家的表达权。我夫妇俩回到家乡福建泰宁,受伤的心灵非但没有得到该有的抚慰,反而被不时伤口上撒盐。

中国出了个胡圣人和温圣人!因为撰文评说了胡锦涛和温家宝,我的住处在‘几条线压下来’的警方行动中,被大群荷枪实弹的党国警察包围,我被‘取保候审’了一年,现‘取保候审’解除了,但‘案件还没有撤销’,我夫妇俩要离开中共打造的魔窟,可护照办不下来。

因此我们仍然是求生不成、求死不能。蘸着我孩子鲜血的70万元人民币,只给我夫妇俩解决了一个住的问题。去广东前,我建筑的那幢房子以不到10万元的价格售出,最近被转卖了,‘升值’到将近150万元,民生多艰由此可见。长期被封杀的我,根本就无法真正展开生活。”

上面摘录的几段文字,并不足以概括我在民主、自由和人权的阳光照耀不到的中国大陆,所经受的种种磨难。当局为逼我装哑巴,从今年3月11日迄今,对我家已是连续断网、断电视236天。前阵子我被逼得上街卖房被捕,在狱中受到了区别对待,缘何?因为我是“政治犯”!

拉拉杂杂说了这些,不能再占用阁下宝贵的时间了,这封公开信就写到这儿吧。在信末请容许我重复在上面讲过的那句话:我们在向您发出哀鸣的同时,更希望的不只是一个残破的家庭得到救赎,而是祈盼这个国家能在您的帮助下,受到文明的洗礼,得到普世价值的同化!

由衷地向阁下表示感谢!并遥祝阁下及您的家人健康、愉快、平安、幸福!

中国作家 廖祖笙 专此谨呈

写于2011年11月2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1935天!廖祖笙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断电视23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

廖祖笙目前电话:(0598)7861331 13860527331 13799156861
廖祖笙目前住址:中国福建省泰宁县金乾水乡一栋101室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近期网站(图文版):http://stbz.medianewsonline.com/
廖祖笙近期网站(文本版):http://lzswz.myartsonline.com/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