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稳根能稳住根吗?(姜维平)

0
33 views
次阅读

2011-12-02

中共十八大还没开呢,梁稳根将担任中央委员的消息,就通过国内媒体披露出来了,有的甚至说,他可能进入政治局,有的预测他将成为封疆大吏,但不论怎样,都有点不正常,离中央全会还事隔一年啊,如此迫不急待地自泄人事机密,大概是为了稳住民企老板的心态,止住他们“跑路”的脚步吧,所以,我提出的问题是,梁稳根能稳住根吗?

国内媒体的报道说,梁稳根1956年出生,是湖南省涟源市茅塘镇人,是三一重工主要创始人,现任三一集团董事长。2011年5月9日,《新财富》杂志发布了“2011新财富500富人榜”,梁稳根以500亿元的身家登顶,成为中国新一届首富。他不仅是该榜发布以来首个A股制造的首富,也是首个来自内陆省份的首富。

在目前中国的社会风气下,人们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主要是看积累财富的多少,如此论之,梁稳根就是炙手可热的成功人士了,但由于政治体制所限,富人又成了最危险的忐忑不安的群体,他们的财富随时都可能缩水和流失,以致一瞬间破产,这里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经营上的风险,一个政治上的问题,前者,我不懂,没什么可说的,但后者呢,我以前接触了很多富豪,现在又读了许多报道,我认为,要想稳住梁稳根之类民企老板,必得先搞清楚老板跑路的原因。

前不久,温家宝跑到浙江省去安抚民企,有点亡羊补牢的味道,不知道是有意回避,还是被现象蒙住了眼睛,他认为跑路主要是经济原因,的确这个原因不小,银行收紧银根,企业资金链断掉,三角债难解,老板呼天抢地的,不想跳楼,只有学《三国演义》的智慧:三十六计走为上,滥滩子丢在国内,带着妻小远走异国他乡,但是,以为跑路是从今天开始,只是债务所逼,那就是皮毛之识了。

实际上,跑路是从昨天开始的,始于老板对中国政改的失望,吴邦国说“五不搞”,等于誓言专制统治千秋万代,薄熙来搞“唱红打黑”,等于预示文革运动的回归,他下令,警察治市,三年多抓了上万人,判了数千人,跑路数百人,一夜间冒出几十家黑社会,而所有的黑老大都是民企老板,一个国企法人也没有,连傻子都看明白了,光有钱还不行,还得有权,但权在中共一个统治集团手里,没有民主与法制,富人不仅致富靠党,保富更是离不开党,而各级官员是拉帮结伙的,民企靠得好,是梁稳根,靠不好,就是李俊,试问,谁的运气那么好?如何能不跑路?

在加拿大,我经常见到一些民企老板,他们把国内的钱大都转存到了海外,或者用于炒股,或者购置房产,或者用于子女教育,究其原因,主要是这里的法制独立健全,属于自已的钱谁也拿不走,既使是不合法的,要追查也得慎重履行法律手续,因此,如同官员的灰色收入一样,大量的资金流进了加拿大,不过,他们都不愿意去碰这个坚硬的专制体制。

首先是自私,民企老板赚钱离不开官商勾结,一有明来暗往,权钱交易,就吸引了官员的眼球,而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除了同期的官员内斗互相揭短,还有后浪推前浪,后来的官员清查前任的毛病,难免牵扯到民企老板,你说,不送礼行贿,官员不办事,送钱送物吧,又不可能不留下痕迹,杨斌还在监狱呆着呢,又出了梁稳根,回顾一下,过去有钱的富豪,有几个是鲜花日日红的?于是,老板们变得聪明了,一边赚大钱,一边想着跑路的事,有了裸官,也就有了裸商,先是太太孩子移民,后是自己搞个绿卡再“外派”,还不是为最终的跑路打基础?

其次是无奈,海外舆论一直在谴责专制,老板也深知践踏人权的不义,更明白民主化的必然,但既然选择了赚钱,就不得不回避现实的矛盾,象彭治民那样,只因非议薄熙来打黑,就被带上了黑帽子,抢走了90亿的“大蛋糕”,实在是奇迹!这新闻够震憾的,哪个老板还不闭嘴息声发大财算了。但人是聪明的动物,成功民企老板更是人中之精,必得在无奈无言之时有所动作:狡兔三窟是也!

于是,出现了奇怪的景象:中国各级官员都变得“人格分裂”,一面宣称“五不搞”,一边向海外转移财产;而民企老板呢,则掀起了“跑路”的新高潮,越跑越来劲,你看加拿大的华商几人不住豪宅的?他们也变成了两面派,一面高喊“爱国”,一面把钱留在了不爱的“国”,原来,专制制度得罪不起,他们成了双面人,“爱国”是“爱钱”,离国是避灾。好事都想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梁稳根能稳住根吗?

因此,在我看来,“跑路”不如“修路”,“筑路”,捧梁稳根不如推进政治体制改革,比如,在深圳搞个政治特区,那里司法独立,民选领导人,既使不能马上学习欧美,也给人们一点希望,给民企一点阳光,给官员一点压力,再逐步有序地放开媒体,解除党禁,实现司法独立,唤醒社会的良知,驱散专制的阴影,那么,资金,财产就会回流,梁稳根就真正地稳住根了!

2011年11月13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