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给觉居士的公开回信

0
51 views
次阅读
(一)
   
阿弥陀佛觉居士慈悲:谢谢您发来信息谢谢您的信任.为了两岸的和平事业,您要在北京建台湾文化街和搞台湾庙会,末学随喜赞叹,这是一件功在当下,利在千秋的行菩萨道的事业,同种同根同族同一个文化同一个信仰本来就是一家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衣带水,没有中华民国就没有共和国,没有国民党就没有共产党,本该互相感恩,两国两党两岸早就该心心相映唇齿相依难舍难分了,两国实是一国两岸实是一岸两党实是一党,人民之间更是形同亲人和手足,什么解放台湾和攻打台湾,简直是政治疯子才想得出来的,是让全世界笑话我们搞假和谐假和平是是精神病,浪费侮辱了老祖宗留下的和文化宝藏,是不肖子孙是败家子,逞一时之狂,去打自己的只有弹丸之地的兄弟,反而有可能因小失大,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引发核战争,不是亡党就是亡国,也给地球带来无法弥补的损失,人类几千年来无数次重复这种害人害己破坏环境破坏生命的游戏,印度哲人克里希那穆提曾经在一次公开演讲里特别呼吁人类要保持深度的觉醒和洞见,下面的文字值得我们去阅读学习和了解:"对于印度次大陆而言,1971年和巴基斯坦的战争,以及孟加拉国的建立,都是非常痛苦的经验。1972年克里希那吉和我们见面时非常关心这次的战争。他问我们为什么没有强烈地反战,战争是暴力的极致表现,不论任何情况,战争都是不该被鼓励的。我们向他解释,印度国土已经有一千万的难民,压力愈来愈大,造成了很多问题。克里希那吉还是坚持他的立场。

在他的演讲和小型讨论中,我们发现他的用语已经改变。他开始深入字根的含意,明白地区分脑子、心智和意识。他在德里的演讲谈到脑细胞已经局限了数千年,除非能打破这个局限,否则灾难是无法避免的。”这个世界正处于在水深火热中。脑子和人类的整个结构能不能产生巨大的突变?人类能不能不再四分五裂而过着圆满的生活?”

克里希那吉的心中蕴涵着巨大的哀伤。1119日他在新德里对大家说:”世上最悲哀的一件事,就是某个人全心全意的想表达某件非常好的事,但是却没有人接受。这件事对讲者和听者而言都是一种悲哀。”克里希那吉察觉人类未来的暴力会愈来愈增长,于是他提出人类已经陷在二元对立的窄巷中――譬如爱与恨、暴力与非暴力。然而真相就在本来的面目中,也就是暴力。他检查思想及其结构,思想是过去的记忆,也就是时间感。

人类的心智和脑细胞是时间的产物,其中充满着欲望和思想的活动。这样的脑细胞和心智能不能彻底清净?你必须了解哪些思想是重要的,哪些思想是不重要的,它才可能静止下来。如果不了解思想结构的本质,你的心是不可能自然静止下来的。

安静是必要的。当你在观赏云彩和上面的光影变化时,如果你的心一直喋喋不休地思索或衡量,你就无法看到云彩的美了。你的心必须安静,只有当你把心中的控制和权威欲放下时,它才会安静下来。人类为了找寻真理或悟道,一直不断地陷入时间感中。这些事情也都要放下。要想找到那个和时间、衡量、名相无关的东西,你的心必须彻底安静。脑子一向需要绝对的安全感,否则它就无法自由而有效地运作。这样的脑子能不能不再追求安全感,然后它才能没有矛盾地运作。

一旦认清这一点,你的观察和学习就会了了分明,这也就是智慧的解脱行动。脑细胞一观察到谬误,自然会安静下来,于是我们的心智也自然会毫不费力地安静下来,然后时间感就没有了。我们的心智能不能维持这份安宁?这个问题其实是从欲望中产生的。我们把静心当作欲乐在追求,才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这种安宁的状态中没有观察和经验,只有彻底地寂静。处在这种安宁的状态中,门就开了,门后的那个东西是无法形容的。”

读了这段文字让人豁然开朗,刹那间让我有一种这样的觉悟 ,光明来自黑暗 ,从一个巨大的谎言欺骗里走出来,使我们突然安宁和喜悦,时间消失了,门开了,梦醒了,光明进来了,黑暗变得光明和芳香.对周围世界有了基本的安全感和信赖.世界一体了,人家原来就是一家.世界原来就是一体.

觉菩萨,相信您的两岸和平愿望所带着的正面能量能够尽虚空遍法界,能够为世界和平作出伟大的贡献,特别是能够影响和制止两岸政治家把人民拖进战争的深渊,鹬蚌相争,鱼翁得利,也就是美国得利,愚蠢的台独分子从美国那儿进口杀人武器,造作了大恶业,为了争夺无常不实的虚无的控制权,杀自己的同胞和族人有什么比这更罪大恶极的,为了金钱和政治上的交易出售武器去教唆别的民族杀自己的同胞和族人有什么比这更十恶不赦,我们人类潜意识里有很深的自残自毁同归于尽的恶习,人类是唯一能创造环境的动物,也是唯一自己害死自己的动物,两岸政治家都没有什么宗教信仰和宗教品质,本能地为自己的利益集团着想,以国家和人民的名义,两党长达二十多年的内战,血流成河,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一将功成万人骨",事实证明共产党和国民党这两大政治骗子把老百姓害残了骗残了,只是国民党顺从民意,最后把政权还归于民,实践了诺言,有了一个漂亮的合法的结尾,从党天下转化为民天下,承认别人也就是承认了自己,虽然失去了执政权,却为自己赢得了执政的合法性,自己解放了自己;而共产党夺得政权后,从理想主义到利益集团再到今天的被人民誉为"流氓团伙","诈骗集团",公然与人民为敌,几十年来为了释放恐惧,不断得搞政治整人害人运动,杀人如麻,草菅人命,贪脏枉法,滥用公权,打着红旗反红旗.出卖国家人民的利益,结党营私,官官相护,瓜分国有资产,卖官鬻爵,勾结公检法,打击异己,迫害忠良,为所欲为,无恶不作,成为当今老百姓们深恶痛绝的中国最大的反革命反动反华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掌握了巨大公权的恶势力,人民敢怒不敢言,胡佳杨佳为了公义,飞蛾投火,"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可怜"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我们老百姓要特别警惕两个曾经作恶多端的恶党和政治狂徒再一次以国家和民族的名义,把中国民族再一次推进战争的深渊,从此万劫不复成为千古罪人,两岸人民长期被狭隘的各种政治概念和政治信息欺骗和误导,很容易把理解力极端偏离的群盲老百姓推上互相残杀的悲惨境地,战争的结果明摆着是两败俱伤,甚至会毁掉中共最得意的经济上取得成就的几个沿海城市,如果中共恃强凌弱对台用武,西方列强豪无疑问会联手对付中共,替倍受中共欺骗和侮辱的老百姓报仇血恨,美国的远程道弹指哪打哪,美国一百多个核掸头正指向中南海,西方人有公义心和正义感,早就看不惯中共对外求辱卖国谗言媚外,对内忘恩负义,恃强凌弱,贪赃枉法,滥捕无辜.

      (二)

三十年来经济上的改革开放,把人性中的贪嗔痴我慢疑五毒发展到极至,人心和环境全面破坏殆尽,同时对人权和生命大面积的侵害和摧残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镇压帮助中共恢复人性和佛性的六四民运和法轮功,逮捕迫害民族的良心和灵魂,如维权分子良心犯不同政见者精神导师和精神领袖,是帮助中共从后极权的共产奴化罪恶深渊里解脱出来的大恩人再生父母—达赖喇嘛活佛,李洪志菩萨,胡佳,陈光诚,高智晟,郭飞雄,黄琦,吕耿松等,其实这些人是中共国家民族的大救星大恩人,是中共真正的良师益友心灵导师,”敌存灭祸,敌去招过”,事实证明打击异己消灭异己释放恐惧,制造对立分裂到处树立假想敌假以莫须有,国家天灾人祸接二连三,古德云:”灾者,人之祸也,异者,天之谴也,灾异之本,国之失也”,所以历代帝王在有天灾时,必定向子民下跪道歉下”罪己昭”,以示自己德性不够,古代帝王尚对权力如此谦卑和谨慎.何况一个自称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养活的人民政权,更应该有政治道德和政治耻辱感和问责制.道家云:”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慎终如始,则无败事”,中共反其道而行之,造成中华民族空前的各种大灾难,一个有无限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资源思想资源文化资源的民族,在精神思想和文化上陷入空前的失败和倒退,人民集体被犬儒化奴化鹰犬化狗腿化政治化特特务化二元化,集体失语失去思考能力,西方人早就想把这么混帐的政府消灭掉,解放中国人民,就是解放全世界,幸亏中国人民以德报怨,知道中共的恶就是自己的恶,中共的无德无耻无仁无义,都是人民自己无耻无义无德愚蠢感召的,所以国内外华人处处保护包容帮助中共苟延残喘,是出于同情和怜愍,惺惺相惜而已,不惜被西方人骂为暴民和恶棍,事实就是如此,应该感恩CNN,帮我们消业修忍辱,不但骂的对,骂得好,还没骂到点子上,还要加上无赖和无耻才对.

西方人正等着无知傲慢自大狂占有欲和控制欲已发展成精神分裂症的中共一旦在台湾问题上,精神病再度发作时,以停止杀人战争为名,兴正义之师,像当年制服战争狂人日本一样在广岛投下核弹,间接地把即将亡国的中国人民从人间地狱里救拔出来.很难说美国为了消灭一个有假包换人民恨之入骨的当代希特勒,迫不得已使用核武保护神圣的台湾,不被中共的独裁和专制的侵犯和染污,悍然炸掉一个沿海城市或中南海,结束战争,根据中共非法执政期间种种反人类反人性反人道的罪恶,和攻打台湾罪,不给爱滋病人二线药涉嫌置于他们死地的罪,把无比昏庸颠倒狂妄不可救药的物质主义狂想症的准精神分裂症患者中共送上国际法庭的审批庭上.

但愿中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胡是投机分子,靠为中共镇压西藏和法轮功上台,不可能是叶利辛,巴不得早点下台卸下担子,中共元老的后代上台后,能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平反法轮功,平反六四,大赦政治犯六四法轮功异见分子良心犯维权分子不同政见者,为了台湾和西藏的彻底独立和自治,为了彻底清除党文化的毒害,赢得合法执政的机会,实践诺言,还政于民,和新民党互为执政党和在野党,成立一个多党制的联合政府,一个各自自制的中华联邦人民民主共和国,提倡用礼义廉耻温良恭俭让的儒家仁义政治无为而无不为的道家和谐无为政治以民为本的爱民亲民教民帮民的墨家民本政治以慈悲和智慧的佛陀的心灵政治来真正的治理和统一中国,凡是承认中国和文化的,都可以加入进中华联邦共和合众国,不仅仅东南亚各国是优惠加入对象,美国和俄联邦非洲各国都是发展的对象,这样不费一枪一弹就能解放全世界,都是祖国领土的一部分,"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但前提是我们首先要解放自己才有可能解放全世界,实现老前辈的的伟大梦想,同一个中国,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那就是中共能够把自己融进各党派各教派各古老的圣贤先进文化各民族各个国家中去.无我才是真正的大我,大爱,要做到无我,则要毫不犹豫的皈依佛门,做三宝弟子,一个是三宝弟子的政党,就像老虎有了翅膀,有了慈悲和智慧的翅膀.则所向披靡,人民则自然安居乐业,平安吉祥,在三维空间里各负其责,自了生死,因果自负,还有什么比这更简单和便宜的买卖,条件就是放手放下,已经大的不能再大了,恶的不能再恶了,坏得不能再坏了,该见好就收了,结果是得到全部.在台湾问题上永不言打只求在文化精神和心灵信仰上回归,承忍民国也是中国,因为民国在先,不称王不称霸,承认别人就是承认自己,包容别人就是包容自己,爱别人就是爱自己,为别人着想就是为自己着想,自作多福,就血浆经济,毒奶粉事件,汶川大地震的拖瞒隐报和救援不力,是党的政治生命彻底失败和自杀的已经完全应该集体请辞的情况下,应力挽狂澜,以胡为首的政治局常委,集体向人民下跪请求原谅和宽恕,惭愧忏悔过往恶业,向十三亿人民保证不再搞挑拨群众斗群众,不再设地狱搞莫须有,不再用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去仇恨他国,残害愚弄老百姓,用伪豪情和暴力美学,作为毒害人民的精神鸦片和精神致幻剂,让人民自我膨胀飘飘欲仙,继而去打砸抢,无恶不作;再不勾结公检法,欺侮百姓,勾结军队,镇压人民;军队和公检法国家化,不要双重使用剥削他们,陷他们于不仁不义的被老百姓愤恨继而去杀害的冤鬼,再不贪脏枉法欺上瞒下,再不拿老百姓的生命开玩笑作死人秀,死了上十万人明明是救援失败,还要骗我们这些脑残的奴性十足没有思考能力精神和心灵极度不健全的老百姓,说什么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事实是悲哀的失败的痛苦的.不堪回首的,没有任何地方值得夸耀的.

(三)

我们有什么值得夸耀呢,只有对死者的无限的感恩惭愧和忏悔,对于死者而言,我们都是罪人,我们都是罪大恶极的杀人犯,在离开川国时,我以感恩的心和惭愧忏悔的心,向在川国帮助我的众生时们发了一条短信,大意是”我今晚离开川国到燕京,我已和川国难舍难分,川国的奉献牺牲精神,包容慈悲智慧宽恕的仁义心肠,让我受益非浅,也使我的灵修之路回归之路,倍添勇气和力量,感谢你们给我机会,使我有福报带上万德洪名,阿弥陀佛圣号,送一程是在为我们遇难,为我们承担共业,在川国牺牲的兄弟姐妹们,永远感恩他/她们,他/她们示显死亡把我们从另一种更可怕的精神死亡中唤醒,教会我们人生应该去爱去关怀去帮助给予,去宽容惭愧和忏悔,是灾民救了我们,救了国家.救了一个民族的灵魂,感恩感恩再感恩,感恩灾民菩萨的示显,唤醒了我们沉睡的心灵,他们已化作灿烂无比的佛光,,引领我们踏上极乐世界的征程,龙华三会再相逢.”那些诸佛菩萨游舞幻化的一切,都是在呼唤我们回家,整个宇宙都在等着我们解脱,因为那也是它的解脱,痛苦生起的地方,必将是无苦生起的地方.我们是时候要去反省了,我们得到了最虚幻不实的一切,正所谓”国土危脆,虚伪无主.”却失去了生命里最宝贵的圆融的性德,人民热爱的需要的内心渴望的法轮功和达赖喇嘛为什么不可以迎请回来,他们致力于人民的身体和心灵的健康,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儒释道三家的真善美思想,比佛教还能教化众生直接帮助众生,是真正的超越宗教的禅宗和大圆满,我们深深的伤害了诸佛菩萨示显来帮助打救共产党的法轮功,那么残忍和恶毒的攻击迫害,让全世界为之难过痛苦,让整个人类整个国家整个民族蒙羞,应该号召全世界人民练法轮功,修真善忍,发菩提心;号召全民全世界念阿弥陀佛,信愿行证,行菩萨道;人类的身体和心灵就有了最究竟根本的依怙和解脱.那么当下就是共产主义,就是极乐世界,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理无碍事无碍理事无碍事事无碍的华严境界.中共的理想只有依靠护持法轮功和佛教才能完成,打击破坏他们就是打击迫害自己,一荣共荣,一亡俱亡,这是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和事实,我们人类往往拒绝我们最需要的,所谓,众生信骗不信真,错把萝卜当人参,让人民去自由的信仰,不去人为的干涉窥探诬陷诽谤,把人民导向下流成为变态的偷窥狂,唯有包容异己和放下对权利的迷信和执著,这个国家才有救,才能再度纯洁和诚实,才能不再自毁和自残,西藏台湾才有救才有独立自由解放的一天,呼吁残奥会后大赦天下,让中共在奥运自由平等精神感召下,发起一场真正的人文奥运会,就是救恕自己和同胞灵魂的奥运会,救命运动,救灵运动,这个运动人人都是冠军,人人都得金牌,因为我们用了我们全部的身家性命才换来的今天的独立和自由,精神和心灵上的独立和自由.千年的哑巴说了话,万年的铁树开了花,

那么多接二连三的死亡的灾难把我们从精神死亡中唤醒.要特别给这次救亡运动中作出卓越贡献的菩萨们发金牌,他们是李洪志,达赖喇嘛,胡佳,杨佳,黄琦,陈光诚,高智晟,郭飞雄等等.

台湾本来就是祖国的一部分,在海的那一边,那么美丽宁静安详快乐的生活着,根本不存在回不回归的问题,倒是我们大陆要回归到他们的性德的圆融中去,学习他们从家天下和党天下的独裁专制的恐怖中自己解放自己的勇气,当家作主的勇气,台湾早已完成心灵和精神上的回归,他不仅是中国的一部分也是世界文明的一部分,只有狂妄无知昏庸自大的流氓恶棍才会冒世界之大不韪,叫嚣着什么武力解放台湾,这是自取灭亡,杀人者必自杀,欺人者必自欺,辱人者必自辱,整人者必自整,害人者必自害,六祖教导我们:义者孝养父母,宽者尊卑有序,忍者诸恶无喧.共勉,均鉴

妙觉慈智在燕京报告

2008-10-2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