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中国经济的转折之年?

0
34 views
次阅读

2011年中国经济先热后冷,年终将近,在展望明年的中国经济的时候,与往年相比,一向热情的外国投资者显然是少了一份对高速增长的信心;中央政府则是多了一份对中国经济硬著陆的担心;地方政府正在为如何应对高额的地方预算赤字发愁;而民众则仍然在算计著真正的通货膨胀率究竟比官方公布的数据到多少。

如果用今年的国民经济增长的速度来衡量,中国似乎应该是最不应该为经济增长担忧的国家,因为西方国家正在为欧元区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所困扰,经济增长徘徊在停滞和衰退的边缘,而且明年的情景仍然不看好。相形之下,中国经济至少能够实现全年百分之九以上的经济增长。而且,对中国经济担忧的言论并不始自今日。难道人们对中国经济的担心仍然是一种“狼来了”似的庸人自忧吗?但是,如果认真分析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人们似乎没有理由对普遍出现的对中国经济的担心掉以轻心。

今年与往年最大的不同在于中国似乎正在出现一个消费、投资、出口的同步减速的现像。以往,由政府主导的出口和投资的增长总能够减缓由于国内消费不足所带来的经济减速的压力。但是这种状况在今年有了改变。由于金融危机的持续的影响,更加上欧元区国家主权债务危机给世界经济带来的新冲击,中国的主要出口市场的消化能力明显减弱,今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的出口已经出现增速递减的状况,以至于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警告明年的中国出口有可能遭遇多年来最严重的挑战。

以往,在那些由中国政府主导的投资领域现在也陆续出现了增长难以为继的局面。相对于有支付能力的需求,高铁、电站、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似乎已经饱和甚至出现了过剩的现像。投向这些领域的政府资金和银行贷款已经出现了难以回收的局面。面对著许多项目相继进入还款期而无法按期环款,银行账目再一次出现大量坏帐的可能性。与此同时,由于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已经出现破灭的征兆,不仅仅对房地产商、而且对大量向房地产行业贷款的银行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压力。

出口和投资面临的问题意味著中国政府采用以往利用政府投资来刺激经济的老办法越来越困难了。从财政角度看,虽然中央政府的财政收入一如既往地高于经济的增长速度,但是没有银行资金和地方政府的配合,单靠中央财政是无力支撑推动经济增长的重任的。而再次使用宽松的货币政策将货币老虎放出笼子,在民众对通货膨胀已经很难承受的现实面前无异于政治上的自杀;在地方政府方面,由于已经失去了卖地收入这个重要的财政来源,地方财政已经无力支付任何由中央政府开除的帐单了。

收入差距加大、国内消费不足、经济质量低下、产业结构失衡等这些原有的矛盾一如既往地存在,但是那些用于缓解矛盾的主要政策工具,即由中央政府推动投资和出口等,则开始受到越来越严格的制约。 正因为如此,人们才普遍地担心,二零一二年有可能成为中国经济的转折之年,一个由三十年的高速增长向低速增长转折的一年。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