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危害源自权威失信

0
25 views
次阅读

你收到一条朋友转发的短信:“告诉家人和同事朋友暂时不要吃橘子,今年广元的橘子在剥了皮后的白须上发现小蛆状的病虫,四川埋了一大批,还撒了石灰。”你该怎么办?

  假如你置之不理,跟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很有可能看到这样的情景:你的孩子正被柑橘里的蛆虫吓得大哭不止,你的老婆正在为吃下蛆虫恶心呕吐,然后和你商量要不要带孩子去医院。这时候你只好偷偷掴自己两个耳光,然后赶紧把短信删掉(来得及的话先转发给朋友),否则会被老婆骂个半死。

  假如你一见短信就赶紧转发,不放心还打电话叮嘱,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传言的效果被你放大了,那些不辞辛劳精心呵护没让柑橘生虫的果农,成为你的传播的受害者,一年的希望变成泡影,孩子的学费再结愁肠。

  那些声称要追查谣言源头的地方官员,我想邀请你们一起来面对这个难题。我猜想你们的解决办法,首先是给熟悉的检疫官员打电话,以公私兼有的身份,问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对方会告诉你,确有此事,但并非“一大批”,比如广元市旺苍县副县长殷扶炯说,他们销毁了1252吨柑橘,其中有虫柑橘仅12吨。你一听,12吨也挺多的,于是说:不管量大量小,一个我也不想让孩子吃到,你们为什么不全都排查出去呢?又假如对方并没有玩忽职守,或者搞权钱交易,而是像对媒体一样光明磊落地回答:这不能怪我们啊,“这种病虫不属于全国检疫对象,属于市场补充检疫对象”。又说,这些蛆虫吃下去危害也不大嘛,还没吃下去的扔掉就行了。

  我很想知道,亲爱的官员,这种情况下,你会怎样处理这条短信呢?你会不会转发,或者通过别的形式传递,比如给你的老婆打个电话?你会若无其事地到大街上买两斤橘柑送给丈母娘吗?

  有道是“谣言止于智者”。这个“智”一是指聪明智慧,即有足够的分析判断能力;二是指知识,也就是供你分析判断的相关信息。在现代社会中,没有一个人拥有足够的知识,既知道奶粉里添加三聚氰胺是怎么回事,又知道橘柑里长蛆虫到底有多可怕,还知道一场矿难会导致多少人死亡。也就是说,依靠个体的“智”是无法阻止谣言的。人们的解决办法就是社会分工,有人管煤矿安全,有人管食品质检,有人管蔬果检疫。这都需要专业的人才、专业的工具以及专门的程序,还需要专门的权力,这就构成了政府公共部门。有了这么多“专业”和“专门”,这些公共部门理所当然就是权威。普通百姓出钱(纳税)供养这些部门之后,就再也不必去当一个不可能的“智者”了。

  在这方面,官员和普通百姓一样,都须仰仗于公共部门的权威。所不同的是,官员可以通过工作的便利,了解到更可靠的信息。普通百姓本来也是信任权威部门的,以为在合法经营的商店购买牛奶,就可以放心地一天喝一斤,没想到长出了结石。问问权威部门,原来他们免检了。又说,即便不免检,也不一定能查出来,因为三聚氰胺虽然有毒,但不属于原来的法定检测范围。那些蛆虫虽然恶心(且有“不大”的危害),也不属于检疫对象。假如他们不想长结石,不想吃蛆虫,那该怎么办呢?

  如果传言不实就是谣言的话,那么谣言肯定难以避免,因为谁也不可能一开口就说百分百准确的话,何况世界上有没有这样的话都是个疑问。谣言又一定会造成伤害。那么怎样才能把这些伤害降到最低呢?就食品安全来说,只能依靠公共部门的权威。如果大家都能充分信任,公共部门是足够负责的,也是足够有能力的,他们都会及时发布信息,那些信息虽然不敢保证百分百准确,但比谣言可靠一百倍,那么谣言的危害自然就减小了。

  对于自家柑橘没长虫的果农来说,他们交了一定的手续费,从有关部门那里获得一个检疫过关的凭证,也就等于获得了一个资质担保。如果公共部门权威失信,不管你是否检测过关,大家通通不买,那么果农的损失,也自然应该由担保失效的权威部门承担责任。你不能花了纳税人那么多钱,连一条谣言的作用都还不如。

  怎样建立公共部门的权威呢?很多政府官员认为,只要堵住那些批评的声音,抓了那些造谣的人,我的权威就树立起来了。这些年来的实践证明,这是非常愚蠢的做法,只能适得其反。且不说纳税人有批评政府的天然权利,单就效果来说,越是害怕批评,你的诚信就越是可疑;依靠暴力恐吓来辟谣,反而会扩大谣言的传播。政府应该好好研究一下,找出更好的办法来,让这些公共部门真正取信于民。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