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靳光明:我被绑架、遭抢劫、非法关押68天实录

0
11 views
次阅读

姓名:靳光明

工作单位:武汉市第一商业学校

电话:027-85605245 13720228465

我是一个教育工作者,在武汉市第一商业学校工作多年。

2008719日晚830—930的时间段里,我与老婆周云峰走到香港路与黄菱路口时,突然一个人将我拦住,问:你是靳老师吗?我答:是。立刻在我背后冲上十几个三十岁左右的大汉,强行扭住我的腿与胳膊,我当时条件反射地即与他们拼命搏斗,他们人多,将我举起,硬塞入面包车中。因为我反抗,脚被车门划破,鲜血直流,一位歹徒试图蒙上我的眼睛,我拼命挣扎,而坐在后面的一个说莫动并对他的人说:莫拉他了。又对我说:莫动莫动,我们把你交给老板就没我们的事了,等一下你好好与老板谈。这时,我发现,我的手机,小灵通以及装在印有我学校名称信封里的3000元现金都不翼而飞。不知何因,车开过马路后停了好长时间不动。然后一直开开停停,后停到一个院子里,在院子里他们的人来来走走,很紧张的样子,大约过了很长时间,足有两小时左右,我想我是遭到黑社会绑架了。

一直到武汉市广电集团的周启武(开发商代表)出现了,我才如梦初醒,我说你们广电搞绑架,他说我哪有这么大能耐。后来到了房间里,他才说了真话,说:这是熊处长干的。(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干警) 我这时才感到开发商与干警熊列相互勾结对我进行迫害,胁迫签字是这次行动的目的,广电利益集团可以利用干警于股掌之中,他们的能耐才是大于公安局。他们让我下车,进到一个楼里的三楼,铁门铁窗,黑灯瞎火,我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知在什么地方,更重要的是通讯工具被抢,和家人联系不上,他们将我关押了68天之久,期间,有武汉市广电集团的人(开发商)对我胁迫,要我降低诉求,说不签拆迁协议就一直关下去。干警熊列来找过我三次(有一次我看见干警王鑫陪他一起来的)。熊列简直象是广电局拆迁办的人一样,动员我接受经济适用房,又讲抓我不是他干的,是广电局干的。719日当晚,周启武与我在一个房间里睡了一个晚上,他不停地讲蚊子多。这一晚他的话当然不少。他说抓你是市委强汉生从外地学来的经验,是熊处长他们干的,又讲李宪生(原任武汉市广电局局长,2002年任武汉市市长,现任湖北省常务副省长)的老婆李文恒是广电局某部门的负责人,并讲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他还讲他刚刚把女儿送到德国上学去了,说了很多不着边际的话,我看他倒是象做了亏心事的有点紧张,也让我知道了我原来不知道的一些事情。我和衣而眠,有一条黑心棉的毛巾被,早上发现沾了我一身的毛絮。从719日到925日,对我进行了68天的非法关押。

(十月国庆我带人去照像时已人去楼空。但大狼狗居然还在,我每天都在楼上听过有狗狂吠,送饭的人说狗是锁着的,共有三只,我们去照像时只看见这只。附照片。)

68天出黑牢后,我与老婆相见后才知道她那天被歹徒拦住,她亲眼目睹我被绑架的全部过程,她看见国保大队的干警王鑫就在案发现场,王鑫躲在停在她身边的一辆小轿车里,她冲上去强行拉开车门,王鑫不得已走出来,与我老婆碰了个对面,然后逃之夭夭。群众把小车围着。不让走。有群众打110报警,派出所出警的是何兵等警官,他们来后却让小车放行。

925日我从黑牢出来。92627日在协和医院检查身体,928日即向湖北省公安厅报案,批件给武汉市公安局。(929——105日国庆放假)。106日上午到武汉市公安局信访办,唐警官接待,他即打电话给国保处。国保处的王警官、李警官接待我们,我们将整个案发情况写有文字材料交给他们,材料中,我们指证干警王鑫在现场参与绑架。熊列去了黑牢三次,王鑫去过黑牢一次。李警官讲,他们要调查,下周一给我们电话,可是到了下周一,李警官来电话讲还要了解情况。现在。过了二十天了,这样清楚的事实还调查不出来吗?我被绑架关押68天,3000元现金以及通讯工具被抢至今没还。这样的公安干警怎么能保障老百姓的安全。

我到底应该向谁报案?在这个城市里黑社会为所欲为,公安干警可以参与绑架,指认指向这么清楚居然没有下文,人身安全没有一点保障,与胡锦涛总书记的和谐社会背道而驰,党纪国法对他们来说是一纸空文,他们完全与党中央离心离德,搞独立王国。请贺国强书记派人调查了解并严厉查处。

20081026?

????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