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张淑凤请求人大代表帮助其恢复用电(附多图)

0
23 views
次阅读


图1:张淑凤家已被断电两年半,张的女儿每天只能点蜡烛做作业


图2:屋顶上的国旗表示出张淑凤夫妇誓死捍卫私有财产的决心

图3:经常会有不明身份人员在张淑凤家周围出没,此人手提斧头

致人大代表的公开信

尊敬的人大代表:您们好!

    首先祝您们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我叫张淑凤,我丈夫叫张德利,家住北京市顺义区仁和镇前进新村264号。

下面我就把我的遭遇和我家被断电的主要事实和代表们讲述一下:

20011220日,我女儿在仁和完小学校被老师王秋菊欧打伤右脸,我丈夫去学校理论,后被学校老师闫丕雄手持铁棍勾结三个流氓都手拿木棍在学校门口将我丈夫殴打致残,丧失劳动能力,因凶手老师的哥哥是顺义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闫志刚,官官相户。不惜一切手段迫害我。

我因多次去讨公道,被顺义公安分局、仁和派出所原所长刘晓东、孙士祥与我村大队书记邱庆全,村长张中杰勾结在一起,弄虚作假,伪造证据,滥用职权,多次非法拘禁、拘留无理违法“劳教两次”由于我不签字,副所长阮学明等人将我的腰打伤(有医院证明)。

北京一有会议不管大会小会,顺义公安分局仁和派出所24小时监控我家,连家门都不让出,对我夫妻俩漫骂、侮辱、踢打,我用照相机拍了下来,警察高岩一把抢走我的照相机,(抢走的照相机至今不还)。

特别是在举国上下都在欢庆60大庆顺义公安分局仁和派出所更是24小时监控我家,就连我未成年的女儿都不放过,我女儿放学走在半路上,民警汪涛带着四个人开着一辆红色的车,车号京GTK957在半路上截住孩子威逼、胁迫孩子上车,孩子哭着说“不上车,去奶奶家”有一个人抓住孩子的头发,使劲往车里塞,孩子拼命抓住车门就是不进去,孩子的头疼了好长时间,看到这些警察就害怕,警察应该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为什么绑架一个未成年的女学生???他们要干什么?他们到底是警察还是警匪呀?简直是没有人性。

人大代表们,我们的冤情没有解决,总是迫害我们,现在又面临强拆,这对我们来说是“雪上加霜”。自20095月拆迁,是大队和仁和镇政府违法拆迁,什么手续都没有,最初拆迁大喇叭广播和给各户一封信说是旧村改造以纳入地铁M15号线,是公益拆迁,M15号线和前进村拆迁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他们打着M15号线的晃子违法拆迁,后来我们村村民知道被骗后,都去上访,现在他们又改说是“储备用地”我们家不管你怎么违法拆迁,我要求政府合理合法给我们家安置,大喇叭广播阳光拆迁,每人45平米平价,9平米半议价,我家共3口人,又是独生子女,我丈夫是残疾,生活极度困难,我们家享受国家最低生活保证金(低保)。我家共6间房及院落,我们家连1平米都没多要,就因为我们是上访的政府借助拆迁打击报复,不给我们安置。

20095月拆迁开始,于200964日就将我们家断电至今,使我女儿无法正常学习,没办法只能点蜡照亮,由于长期点蜡,我女儿的视力下降,我们家无法正常生活。

人大代表们:新的拆迁法第二十七条明文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采取暴力、威胁或者违反规定中断供水、供热、供气、供电和道路通行等非法方式迫使被征收人搬迁。

人大代表们:新的拆迁法明文规定,为什么这些人还故意给我们家断电呢?我多次去反映恢复用电,但都无结果。

人大代表们:这就是我们家的遭遇,我们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无权无势,就应该受到这样非人的待遇吗?

我们家现在就是走投无路,我丈夫被人殴打致残,我们没有土地,也没有其它生活来源,仅靠每人每月400元的底保来维持生活,生活极度困难,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这6间房子,这房子我们再没有了,被他们强拆后,我们住那里,吃什么,我们根本无法生存,所以特此请求人大代表关注一下我们一家三口的生命及生存问题,我们现在是用生命捍卫我们家的房子,房在人在,舍命保住我们仅有的一个小家,与之共存亡。

      我知道人大代表为人民说话,帮老百姓办事;

    我不知道怎么和你们这些人大代表联系,所以写了这封给人大代表们的公开信。

人大代表们:请您在大年三十先帮助我们一家恢复用电,让我们一家三口大春节的也能见到光明吧!谢谢您!祝您身体健康!

此致

     敬礼

张淑凤   张德利

2012115 

   张淑凤电话:13718139034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