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壤望 :献给我舍身取义的博巴英雄们

0
45 views
次阅读

 

这两张图片转自Facebook上的Rangzen Chowkidar。

这首长诗是一位笔名为博壤望(西藏自由)的藏人,在我博客上的留言。可能是一位在境内的藏人,希望我把这首诗发在我的博客上。

献给我舍身取义的博巴[1]英雄们

作者:博壤望[2]

(一)

人若冷酷到不能想象他人苦痛的地步
那他不仅不配得享人的特权与尊严
恐怕连是否划入禽兽的族类中都值得争辩
人若不试着去理解那在剧痛中惨烈死去的同类
心裂肝碎之苦
那他不但不是具有基本人性的正常人
甚至连那苟延残喘的植物人都不如

(二)

毛泽东打杀他的红色江山历时二十八年[3]
没伤到自己一根毫毛
毛泽东贴一国之本
赔千万条人命死守他的帝王宝座长达二十九年[4]
也没碰破自己的半寸皮
所以不要幻想从毛的水晶棺材里寻觅到——
孔夫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孟子“恻隐之心人皆有之”等
中国传统人性的蛛丝马迹

(三)

图伯特[5]的边防首长阿沛• 阿旺久美
从早年镇守东部边境的五年
到他为“藏人权益”固守京城的前后六十年
既没扭断一根筋也没蹲过半天牢
所以请不要懊恼
假如你没有超凡的智慧去解析阿君他过人的“聪颖”
说穿了,这个世界永远不会打造没有原则的伟人
和不具远见的智者

(四)


正因为有人占尽了这个世界上的各种便宜
今天才轮到我们得付出如此高昂的惊人天价!

(五)

一切都是如此的一目了然
那已经发生的灾难并未远去
而这正在加剧的欺凌和蔑视
这由黑色和草绿色的制服缝制而成的
在我雪域图伯特铺天盖地的
恐惧与黑暗的国家暴力
看来也只有像您们这样的——
笃信非暴力
深恶强权的高压与同化
但除了身躯和对自由的信仰
一无所有的“共和国”的第三代博巴
用活生生的血肉之躯当柴薪
把心裂肝碎的剧痛化成为火光
让那些继续用毛泽东的霸王裹尸布做衣裙的人们
还有那些迷信大汉沙文主义暴力淫威的博巴精英们
去发现他们昏死过去的道义人心
去窥视他们那泯没已久的高贵人性吧
除此,着实别无其它任何的选项了

(六)

正如施暴者和他们可怜的盲从者们最不想看到的那样
您们用自己宝贵的血肉之躯点燃的自由神火
正在燃烧着那用恐怖和谎言维持的“自治”天堂
您们的大义凛然已转化成电子与能量
从深空的通讯卫星中以动态的画面
撞进无数仰赖平等、自由价值的人们的眼帘
并已成功地下载到地球上的亿万脑海中
您们的就义使神圣的珠穆朗玛峰
比以往更高耸、更巍峨
您们正义的高呼声
使世界的耳朵比从前更加贴近我们博巴的心房

(七)

请别埋怨我显得如此木然
事实上对您们舍身取义的敬畏
已将我的心彻底掏空、戳穿
我惊愕,在今天的雪域
在这由中共专制极权资本主义者们
一手掘开并牵引着的
狭隘的民族功利加物欲的滚滚洪流中
竟然还有像您们这样的义士
能对那已被刺刀和酷刑逼向坟场一角的自由和尊严
献上如此让人惊心动魄的无上礼赞
有人因担心自我良心发现而不敢提及您们的英名
也有人因害怕中共政治的巴士底狱太黑暗无底
故将您们的无畏抗争解释为殉教
但无论如何
如果有人胆敢怀疑您们的大义凛然
请问俯首、屈从和默认的六十年
给我们博巴到底带来了多少当家作主的荣光?

(八)

不论中共怎么炫耀、辩解
今天,是的,今天 ——
在学校
我们的语言文字已被边缘化成可有可无的选修课
在厂房
我们的制造能力已退化到连一双像样的藏靴都不会做
在金融
我们六百万藏人没有一家藏人用藏语文经营的银行
在通讯
我们用藏文写的书信连同条街道的拐角都绕不过去
而在草原、在山间、在河边乃至在神山圣湖
我们被听不懂我们语言的
不敬畏我们神殿的
不理睬我们习俗的
投机商们和他们所建的高楼大厦逼得流离失所
我们被电站、被矿场,步步挤向肮脏的市郊
和那散发着臭味的水沟朝夕相处
尽管我们的流亡异乡已长达五十三载的
尊贵领袖以放弃历史与独立来换取和解
但他那庄严慈悲的法照
仍被北京调遣的大兵们
从神圣的佛龛中恶意撕下
甚至用枪托击了又捣
我们,是的, 我们
当了一千三百多年佛陀弟子的我们
虽有理由也愿意忘记我们的过去
但是我们无法不面对我们的今天!

(九)

要我们做中国人吗?
可以。但我们至死也想不明白
为何要做一个只会说汉语只认识方块字的中国人?
要我们做中国公民吗?
没什么不好!
不过,坦率地说:
我们永远也不能出卖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在一个党高于神佛 、党指挥枪炮
党处处代表各族人民的中国做中国人
我们绝对不愿在一个把马列加秦皇暴政当做国髓
而视普世价值为西方产物甚至糟粕
并将大汉沙文主义的大一统强加在头上的中国做中国人!!!

(十)

吞噬吧
你不愿再幻想的博巴自由之神火
可以断言
您们焚烧自己宝贵人身的极苦剧痛
即使感化不了胡锦涛们的铁石心肠
至少会让那些麻木而又短视的
靠出卖图伯特民族权益的苟且偷生者们
羞愧地意识到
他们所贪图的一时舒服与平安
正在彻底摧毁我博巴千年的历史与文明

(十)

但可感到宽慰的是
正如全世界正在见证的那样
您们在肉体上的消失
不仅已使那些在过去六十年内惨死的
博巴亡灵们腾然复活
并将使有些被短视和绝望致残的
悲观颓废者们重新点燃去沐浴自由之光的希望

(十一)

请容许我在此郑重地预言:
您们——
我勇敢的自由卫士们!
因为您们和从您们身上放射的冲天火光
我们苦熬的黑夜将会缩短
我们遭受的耻辱与不公将会尽快完结
在我雪域图伯特的中共暴政定将化为灰烬!!!

(十二)

不愿被继续奴役的岗坚巴[6]们
昂起您们高贵的头
挺起您们敢说不字的胸膛吧!
让我们与这些给图伯特民族锻造伟大义士的亲人们一起
为我们至高无上的尊严和自由的神圣殿堂甘当勇猛的护法!

(十三)

如同佛陀所宣示的真言一样的真理是:
沉默中的我们肯定会被中共大汉沙文主义者们
肆意捂死!
活活淹死!
慢慢掐死!
然而——
呐喊中的我们将有希望:
见到怙主[7]
摆脱奴役!
呐喊中的我们还有希望:
将寄人篱下长达半世纪以上的
十四万流亡兄弟姐妹们
迎回故乡
结束流浪!

注释:

[1] 博巴即藏人。
[2] 博壤望即西藏自由。
[3] 从毛1921七月参加中共在上海召开的一大算起。
[4] 从毛1949建国执政到1976年撒手人寰为止。
[5] 图伯特及英文中的TIBET是藏人传统的疆域。
[6] 岗坚巴即雪域之人,是藏人的自称。
[7] 怙主即至尊达赖喇嘛。

写于2012/1/11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