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夫:不要逼迫藏人走上独立之路

0
35 views
次阅读

 

在发生连串藏人自焚事件后,图为流亡印度的西藏青年会成员举行示威游行


只要读过一点汉藏关系史就知道,在以往近千年的时间里,汉藏关系大致上是友好的,这种友好建立在互相需要的基础上。历代中国王朝都让西藏自治,西藏的自治是汉藏关系正常的前提。



中国对西藏的“文化殖民”



中央电视台有一套系列节目叫《边疆行》。每集结束时候宋祖英唱的主题歌中有两句歌词:


喜马拉雅山脉龙盘虎踞
     澜沧江的流水奔腾不


《边疆行》有100集,这首歌在中央台就至少播出了100遍,没有人觉得这歌词有什么问题。生活在喜玛拉雅山区的藏人听来,感受就可能不一样。龙是汉文化中的符号,是汉民族的图腾。生活在喜玛拉雅山的藏民族,虽然藏历中也有龙年,却有自己的文化象征,有自己的图腾,那就是雪狮。龙和雪狮,是汉藏民族各自的象征。美国著名藏学家高斯坦关于当代汉藏关系的著作,就叫《雪狮与龙》。当代著名藏族学者次仁夏加关于1947年后西藏历史的著作就叫《龙在雪域》。因为雪狮会让藏人意识到自己的民族性,境外的流亡藏人打的是传统的雪山狮子旗,因此在西藏和周边四省的藏区,雪山狮子竟成了被军警禁止的符号。

于是,一边禁止雪山狮子,一边唱着龙盘虎踞,这样强人所难的做法,其实就叫文化殖民,可全中国上上下下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在很多事情上,汉人和藏人的看法不一样。人家不说,只是因为人家不想告诉你。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例子。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去年至今藏区喇嘛接连自焚事件上。对于藏人来说,这是非常惨烈非常痛心的事件。藏民族视佛教僧侣为“三宝”之一,传统的做法是差不多每家都要把一个儿子送寺庙为僧,喇嘛是受到藏人尊重的民族精英,比汉人的大学生研究生还要受人尊重。喇嘛自焚抗议,特别是最近索巴仁波切留下遗言,以自焚舍生取义,呼吁民众的觉醒,祈祷达赖喇嘛回到西藏,对所有藏人,是令人血液为之沸腾的震撼。没有人会无动于衷。


西藏自治是汉藏关系正常前提



中国政府的反应却是提高藏区的镇压戒备状态,同时封锁消息,禁绝言论,转移中国民众的注意力,让多数汉人觉得,那只是发生在遥远地方似有似无的事件。中国政府开动舆论导向机器,引导汉人在这些问题上责难达赖喇嘛和其他西藏佛教领袖,责难流亡藏人社区和流亡政府。这一套看上去似乎有成效,照佛教看来,却是造下了“口业”,这种负面的恶业,积累起来,总有一天会带来报应。


报应就是,在未来的某一天,当藏民族的民族意识聚集起来,当外界条件突然具备的时候,藏人将齐心合力地走上民族独立的道路。

现在很多汉人或许会说,这不可能,因为人口相差太大大,力量对比摆在那里,只要汉人不肯,藏人想独也独不了的。这种想法,只是迷信物质力量。力量对比是会变的,汉人肯不肯,难道就不会变了吗?

只要读过一点汉藏关系史就知道,在以往近千年的时间里,汉藏关系大致上是友好的,这种友好建立在互相需要的基础上。不管政治家们怎么解释历史上中国和西藏关系的性质,这一关系的前提是对互相之间的异同有一致的理解。所以,历代中国王朝都让西藏自治。西藏的自治是汉藏关系正常的前提。

也就是说,虽然汉藏之间你小我大的格局是由来已久,但是历朝历代并没有改变让西藏自决自治。自从清末朝廷企图改土归流,汉藏关系的麻烦就不断了。这一百年来,力量对比基本没变,西藏却也有过事实上独立的四十年,而1951年之后的“祖国怀抱”却造成了藏人的空前苦难,并且越来越呈现出一种外族占领和殖民的面貌。直到现在,藏区的紧张,已经成为中国这个经济大国最软弱的心病。

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二十多年前就向全世界宣布,他不再追求独立,而追求藏人真正的自治,这是对汉藏关系的历史和现实深思熟虑以后作出的选择。他在领导流亡藏人实行民主政治的同时,把他的自治诉求提供给流亡藏人讨论,让民选代表投票表决,从而成为藏人的共同诉求。也就是说,达赖喇嘛的决定,至少在现在,是藏民族的共同意愿。这给汉藏关系转向良性创造了最宝贵的条件。



中共一意孤行逼迫藏人独立




中国人应该明白,直到1959年,青藏高原上的藏民族一直有自己的政府,一直是自己管理自己的。藏民族不同于汉族,藏文化不同于汉族的儒文化,西藏是西藏,中国是中国。无论是根据汉藏关系的历史、青藏高原的地理和文化条件,还是根据当代世界公认的民族自决权原则,藏人要求独立有其正当性,民族自决是藏民族的权利,而放弃独立的诉求,转而要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的自治,是达赖喇嘛带领藏民族提出的政治让步。达赖喇嘛的这一“中道”,是中国在西藏问题上能够得到的最好长远结果。


二十多年来,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政治家们一再表示,藏人放弃独立转而争取自治的愿望是真诚的,只要经过汉藏双方谈判对话,把自治的政治权利从宪法和法律上固定下来,他们保证这会是长远的政治安排,永远放弃独立诉求。他们指出,他们的自治不是独立的跳板。

这是达赖喇嘛为中国的“主权与领土”长治久安提供的难得机会。可惜,中国领导人不再有这样的政治智慧与勇气来接受达赖喇嘛提供的机会。他们只迷信镇压的效果,把希望寄托在无疑越来越糟糕的未来上。去年达赖喇嘛宣布政治退休后,中国政府在西藏和周边四省藏区的政策,使得藏区局势越来越紧张。达赖喇嘛提供给中国的最后机会,正在渐渐远去。

最近的喇嘛自焚事件以后,藏人越来越多地提到“绝望”这个词。如此绝望下去,藏人只能走上独立的道路,这是给中国政府的一意孤行逼出来的。而藏民族的苦难,藏人的鲜血和生命损失,必将让有朝一日获知真相的汉人精英同情藏人,站到藏人一边,转而支持藏人独立。即使是中共一手培养的新一代“少数民族干部”,也必定会加入到独立诉求中。只要全体藏人采取“不合作”的非暴力方式,就足以让中国政府在西藏的统治成本远大于收益,西藏独立就是早晚的事情。

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藏人信佛,相信生命轮回,耐心永远不会消失,而中国政府如今紧张兮兮地用坦克装甲车来对付藏族平民,能维持到什么时候神经不崩溃?


——原载《动向》杂志2012年2月号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