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原:官员批示进了司法案卷!

0
25 views
次阅读
11月19日,我收到一封来自上海的邮件,发件人姓张,原是上海市公安局某分局一名刑警。11月21日,他给我打来了电话,说想来北京找我聊聊案件。

今天上午,张某如约来到了律师事务所。

张某告诉我,2000年7月,他所在的公安分局立案查处某港商私设地下钱庄、倒卖外汇洗钱一亿元的特大案件。立案查处后,这名港商通过某私企老板向他求情,但他予以了拒绝。由于私企老板与高官有着良好关系,就指使他人以匿名方式来诬告。信件转到高官手里后,马上就作了批示,要求严查办案人员的问题。

从2001年9月至2003年8月,这名高官连续四次作出批示,指使检察机关把查处港商倒卖外汇案件的办案人员拘捕,强行中断执法机关对案件的查处,致使倒卖外汇案不了了之。

张某说,冻结这名港商账户上的钱,经过了公安机关批准。对超过冻结部份,后来进行了解冻,也是符合规定。这名高官作了批示后,检察院以涉嫌“贪污受贿”为名,对他予以刑事拘留。但是经过审计后,没有查到张某经济上有问题。

由于某部门给张某提供了办案车辆,检察机关对此进行了查处。张某说,车辆是某部门购买,车主不是自己,只是办案中使用,案件办完后车辆也归还了。

无法认定贪污受贿犯罪,法院就以滥用职权犯罪,判处张某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张某在看守所被羁押了一年零六个月,即坐了多长时间,就判多长时间)。

官员对案件作批示,干扰司法机关办案,这种事在中国并不少见。但是,敢将领导批示入案卷,这种事却是少有发生。

检察院党组在给高官的“情况报告”文件首页,多名官员在上面作了密密麻麻的批示,使人感到惊奇的是,法院官员竟也在检察院党组文件上留下了宝贵的墨迹。

我问张某,这样一份以官权干涉司法的批示为何敢入案卷呢?

张某告诉我说,是因为司法机关怕承担责任。办案人员明知从法律上难以定罪,但是领导意见不照办又不行。将领导批示放进了案卷里,若干年后真的追查起来,他们也就不用担心了。

张某说,他的案件引起了中央领导重视,某领导也有过批示,要求予以复查。

现在作批示的领导官职更大,也许是原作批示要“治”张某的高官还在位吧,上海方面仍然没有纠正他案件的意思。

张某还说,他已经走完了在上海的所有司法程序,上海市第二中级法院和上海市高级法院也驳回了申诉。唯一的司法救济途径,只有去最高人民法院申诉了。

听了张某的陈述后,我说,领导们批来批去的案件,要想靠司法救济途径,靠司法人员去冒犯高官来改错几乎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只有依靠媒体曝光。但是,由于案件涉及到高官,媒体敢作报道吗?

张某在给中纪委的投诉材料中,直指这名高官是特大洗钱案的保护伞。看来张某铁下了心,要追查案件的真相了。

当年,河北省石家庄市建委干部郭光允,为了举报省委书记程维高,整整用了八年时间,自己为此还身陷囹圄。那么,张某敢向郭光允学习吗?

如有胆大的媒体对案件感兴趣,张某表示意愿接受采访。

(作者: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