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少方:我的监狱生活(七)

0
45 views
次阅读

培公师是自学成材,他的古文功底了得。我在里面和他学习古文,主要读本是明张岱的《西湖梦寻》和《琅环文集》。因为没有字典,很多不认识的字,都是培公师教的。不仅讲读音,还讲意思。培公师在号子里,则主要自学英语。他不练读音,就是学阅读,他的教材是一本美国小学五年级的课本。

不久之后,人大兄弟也获释了。号子里剩下我和培公师。这时,按法律规定的收容审查期早过了,但关于如何处理我们还是没有说法。某次我被管教提出去,和管教谈起这事,管教说:你们是钦犯,这事儿不是随便哪个能作主的,好好练耐心吧。他又说:无论如何,是反革命暴乱,这就需要反革命份子来证明了。

将近一年时间,管教和大家的关系比起最初的尖锐对立,现在已经和平共处,甚至是充分理解了。在管教眼里,我们不再是暴徒,不再是坏份子。在我们眼里,管教看管我们也就是一份工作。某日,管教把我和培公师一起带到他屋里,只见桌上放着叉烧肉和花生米。管教说:他要调走了,这是告别宴会。管教说:酒是不能喝啊,只能留到你们出来后找机会喝了。管教说:我交待了下一个管教,尽可能不把你俩分开,尽可能不让你们单独关押。你们有需要就写条子给他,不要轻易弄号。弄号没用啊。我们不能把你们释放,我们只能改善你们的生活条件,这就是我们能做的。除此,也没有别的可为的了。管教将我和培公师送回号子的时候,又给我们留下了两袋奶粉。我和培公师讲了一些这位管教和我几次见面聊天的情况,培公师也讲了他和这位管教的交往。培公师认为:最初,他们也被电视上的各种火光欺骗了,认为是暴乱,有暴徒,并且惯性思维地认为,这些被抓的,就是暴徒!党国从来不会错的。而我们自己一旦被关进了监狱,也当然地是对话心死,对抗心起。但这里的对抗是徒劳的。我们被《红岩》这样的故事欺骗太久,我们学着里面的共产党人搞抗争,结果就走到你死我活的对立面。但时间一长,管教对我们近距离接触,他们的观感驱除了意识形态迷障,就又以平常心来认识我们了。

很快,大调号,我和培公师也从一楼搬到二楼,调号不久,我们有了新同号,清华的李玉奇。玉奇人高马大,英俊青年。他的故事特别有意思。他原是清华学生会付主席,共产党员,运动期间,他是清华的主要领导者之一。但他参加高联的活动较少,主要活动在清华校园内。近一年审查,他被落实了一件事。那是在六四屠杀之后,他在清华校内召集会议,会上他宣布了一个战犯名单。这就是有铁证的煽动颠覆了。他说:这还不是战犯吗?都把枪指向国民了,不是战争罪犯是什么?他根本不抵赖这事,还振振有词地和公安检察人员对质,态度是相当恶劣。对了,玉奇和刘刚、郭海峰并称秦城三铁汉。不过,玉奇很幸运,他的管教一直对他很好。现在他的管教也开始管我们了。这个管教提我的当天,就告诉我:他在文革中也被打成反革命,坐了几年牢。他说:中国的问题就是这样反来覆去,无法可依。今天张三在台上,李四是反革命,明天李四被平反,张三成了反革命。究竟什么是反革命,谁也说不清。玉奇在被关押的近两年时间里(他是91年1月被免予处罚获释的),我未见他喊过一次“报告”。他从来都是大声喊:哨兵,过来。他经常教育哨兵说:没事儿别总是在猫眼里往里瞧,特别是通过瞭望孔去窥视厕所里的情况。他说:这里的人不会自杀的,上厕所有什么好看。玉奇上厕所经常用圈纸把瞭望孔堵上,哨兵发现后就会拉开木门让我们叫他把圈纸拿开,他出来后就会喊:哨兵,过来。然后就是一通教育。哨兵只得说:没办法,这是规定。我们会说: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这规定侵犯隐私权,知道吗?哨兵听不懂隐私权这个概念,但他的确也没办法。按狱方规定,哨兵只有权打开木门,开铁门就需要班长在,甚至还需要请示管教。哨兵被号子里的人教育,有时甚至是训斥,他们能做的只是把木门关上。不过,训斥哨兵的事,并不常发生。通常在更换新哨兵班之后,新哨兵不了解这些被关押的人的情况,就管得细管得多,也就容易被教育,甚至被训斥了。曾经有一次,我记不起因什么事情了,正在和哨兵打嘴仗,突然,哨兵把门关上了,且不再说法,我还得理不饶人地继续教育哨兵,根本没去想外面有些什么变化。过一会儿,门打开了,是管教站在门口,于是,我被连夜带到管教的屋子,不过这次管教只是用烟招待了我一下,聊了聊家常就送回来了。

有一件事要补充交待一下,是因两会突然记起来的。在八九年九月份左右,全楼突然要求整理好内务,并且坚决要求遵守监规。我们猜测大概是有什么人要来这里参观,但仅仅是猜测。后来,管教告诉我说:是政协和人大的人来参观。那天,窥视孔里一只一只眼睛的过,我们有一种被人当猴看的感觉!

还有就是九零年春节有几位狱友被获准家属探视,这也是管教告诉我的。他说:其实外面的人没有忘记你们,比如春节期间就有人被安排了与家属见面。当然,你不行,因为你家人不在北京,安排起来不方便。管教是安慰我,他所说的外面有人记着我们,不是说我们的家人,而是说上面有人记着这事儿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