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部分人员违法阻拦律师会见的投诉(二)

0
43 views
次阅读

投诉人:江天勇,男,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执业证号:w012001111719,系孙锋利的辩护人(下称投诉人)。联系电话:13001010856。
被投诉人:孙彦颂,男,唐山市第一看守所所长,警号081045;
被投诉人:张警官,男,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主管副所长,警号081775;
被投诉人:某警官,警号081555;
被投诉人:某警官,警号083328。
投诉请求
1、立即指令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依法安排投诉人会见孙锋利;
2、依法查处上列被投诉人的违法行为并将查处结果书面告知投诉人;
3、依法调查唐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是否向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下达违法指令或通知,并作出相应处理。
事实与理由
2008年12月9日9时许,投诉人受孙锋利的亲属委托,前往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依法进行会见。投诉人在律师接待窗口将会见手续递交给被投诉人警号为081775的警官,要求其排会见。该人以上级指示(后明确告知所谓上级为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为由,无理拒绝会见。后获悉该名警官姓张,是该所主管副所长。投诉人依据《刑事诉讼法》、《律师法》及《公务员法》的有关规定与其说理,也被其以“不要和我说这些,要说就找上级”的方式回绝。
随后,投诉人找到被投诉人警号为081045的孙彦颂所长,要求依法安排会见。在我们与其交谈过程中,被投诉人张副所长进入房间参与谈话。此间,又有几位警察进入屋内,包括被投诉人警号为081555的警官。被投诉人张副所长除了继续坚持其错误立场外,还声称,不要和他讲法律,他就执行上级指示,这就是他能给的答复。被投诉人孙彦颂所长也重申被投诉人张副所长的观点,坚持让我们去找所谓的上级解决,并说案件特殊,法律问题无需讨论。被投诉人警号为081555的警官多次插话说什么跟他们讲法律没用,大道理谁都懂,上级的指示就是最好的答复。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艰难交涉,当日上午投诉人的会见暂时无果而终。
此前,投诉人于2008年10月17日该案已到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时到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依法会见被告人,被投诉人警号为083328的警官亦以有上级指示为由非法阻挠投诉人的依法会见。2008年11月3日,该案已起诉至唐山市路北区法院时,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再次非法阻挠投诉人依法会见被告人。
投诉人对上列被投诉人公然违反国家法律的行为感到十分震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辩护律师自人民检察院对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会见和通信;该条同时规定,辩护律师自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之日起,可以同在押的被告人会见和通信。《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十三条更明确规定,犯罪嫌疑人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受委托的律师凭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有权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了解有关案件情况。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被监听。投诉人接受委托的案件即将开庭,而上列被投诉人没有任何法定理由拒不安排投诉人依法会见。违法阻拦的直接后果将是被告人的辩护权无法得以有效维护,公正审判无从谈起。这样一起践踏法律、侵犯人权,进而破坏国家机关公信力的严重事件,其消极影响是极其深远的。
《公务员法》第十二条明确规定,国家公务员必须模范遵守宪法和法律。上列被投诉人借口所谓“上级指示”践踏法律的粗暴表现,败坏了公职人员的形象,对执法的社会效果构成重大威胁。如果听之任之,对唐山市营造良好创业环境,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都将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
有鉴于此,投诉人要求立即纠正被投诉人的违法行为,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依法调查唐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是否向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下达违法指令或通知,并作出相应处理,给投诉人以满意的答复。

此致
中共唐山市委员会并赵勇书记
投诉人:江天勇律师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