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评论:中国政府需要严格官员利益回避制度

0
31 views
次阅读

 

2012-04-09

中国《公务员法》明确规定,在“涉及本人厉害关系”和“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情况下,公务员应该回避。但实际情况是,中国政府官员存在利益冲突而不回避的现像非常普遍。其中尤其是政府官员在行业协会、基金会兼职,或者不同层级同时任职,出现严重的利益冲突。

2007年,中国国务院颁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行业协会商会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规定“现职公务员不得在行业协会兼任领导职务,确需兼任的要严格按有关规定审批”。我在近期向中国民政部纪检部门举报了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副局长刘忠祥任职南都基金会理事的违规行为,向中国卫生部纪检部门举报了卫生部部长陈竺同志任职中华医学会会长的违规行为。

中国《基金会管理条例》也有相关利益回避制度,规定“基金会理事遇有个人利益与基金会利益关联时,不得参与相关事宜的决策”。可以想像,民政部分管基金会的官员直接参加基金会理事会的严重后果,该官员将不能正常行使政府官员的监管职责,而且可能会袒护基金会的违章现像。官员在基金会领取酬劳,包括工资、奖金、咨询费,可能都是小意思,而该官员是否帮助亲友获得基金会赠款?是否利用行政职务帮助基金会获得捐款等?这些都有违公务员法关于公正执行公务的要求。

卫生部部长担任卫生部主管下的行业协会“中华医学会”会长职务也存在严重的利益冲突情况。中华医学会是医学科学工作者的学术团体,由其上级主管部门卫生部的部长担任会长,卫生部哪个官员还敢来监管中华医学会呢?而卫生部长究竟是行使是管理国家公共卫生事务的职能呢?还是利用行政职权继续从事自己的医学科学工作?卫生部长参与的医学科学研究,同行科学家们可以提出怀疑和非议吗?卫生部长担任中华医学会会长,对卫生部行政管理职能和医学会的学术交流工作,都是严重的伤害。

大家可能听说过全球基金冻结中国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防治基金的消息。全球基金在中国的失败,其中部分原因可能就是卫生部官员们没有坚持利益冲突回避原则。中国卫生部在全球基金理事会有一个理事席位,代表西太平洋国家政府,其参加理事会议的派出代表是中国卫生部国际合作司副司长任明辉。同时,中国作为接受全球基金项目赠款的国家,成立了包括中国政府、国际组织和民间社会的全球基金项目中国国家协调委员会,卫生部是组长单位,而任明辉又是卫生部派出代表,代表卫生部行使国家协调委员会的领导工作。全球基金理事会原本需要监督中国项目执行情况,但理事会有1名中国代表,而且是同一个部门的同一个人,监督工作无疑就受到损害。

全球基金在中国的艾滋病项目、结核病项目和疟疾项目办公室全部设立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为卫生部直属单位,中心国际合作处为全球基金项目执行单位,负责接受和管理全球基金项目赠款。而卫生部国际司副司长任明辉就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国际处的顶头上司。上述多重复杂的利益冲突,如果不遵循回避制度,类似全球基金这样涉及几十亿人民币的赠款项目,贪污腐败就在所难免了。

笔者认为,中国政府需要依据公务员法和相关官员不得在行业协会任职的规定,进一步完善官员利益冲突回避制度,提出明确的惩罚措施,确保公务可以得到公正地执行。(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