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暮草掩藏不住忧愤和哀伤

0
25 views
次阅读

暮尘黯黯,烟波冉冉,狼狈为奸的荒野重现了轮回前的行云梦断。树梢昏鸦无视荆溪的泪流成河,荒径深丛遍布雕心鹰爪和狼顾鸱张。哀思如缕的四月雨暴千岩,蔌蔌落红寸肠万绪,断魂无语。冢累累,泪斑斑,“圆缺不销青冢恨”。暮草茫茫,掩藏不住残山剩水的忧愤和哀伤。

狼群将先贤为之奋斗过的土地,公然异化成荒野,这折服不了什么,相反毁钟为铎。敲骨吸髓,多见泣麟悲凤;黑云压城,贻笑花朝月夕;殃及池鱼,徒增天怒人怨。蛮貊之邦不会比竹溪花圃更加灵动,倒行逆施不会比顺天应人更为长久。正义总会战胜邪恶,文明必将覆盖蛮荒。

没有任何荒野真能独立于世界之外。在鸟声兽心中一边噀玉喷珠,一边嗜血成性,狼群“进化”至此,激发的只会是深仇宿怨,人面兽心者不可能就此彪炳千秋。天下从来不曾有过白淌的鲜血,记得鲁迅先生曾经说过:“血债必须用同物偿还。拖欠得愈久,就要付更大的利息!”

蔓生的暮草掩藏不住四月的忧愤和哀伤,而且遮蔽不了基本的常识与判断:纵然这片土地在昏天黑地中异化成了荒野,羊群也有坚决抵御狼吞虎噬的权利,有不愿供奉或顶礼膜拜荒庙的权利,有平等坐看云卷云舒的权利,有向往荒野风和日丽的权利……这在任何时期都不可予夺。

狼群在血腥杀戮中偷天换日,毕露顽皮赖骨后,以为凭藉凶残和无耻便人莫予毒,但在季节更迭中,狼的逻辑已无望替换成羊的逻辑,或是强迫蚁群接受某种血腥味十足的牌理。浊浪排空,暮云凝恨,即便卑微若蝼蚁若黄蜂,你也可以是自我的主宰,拒绝屈从狼群的凶残和无耻。

瘴厉之地哪怕郁郁芊芊,也难给飞禽走兽带来怡然和安全。阴森的荒野必须有阳光的普照,有正气的氤氲,正气是欣欣向荣的根本,是一方天地的精气神。苍生共有的家园,该是有篱笆确真存在的,篱笆当爬满了鲜活的藤蔓,藤蔓上盛放了绚丽的鲜花,花蕊间时常有蝶舞蜂喧……

泪雨淅沥。我们在沉痛伤逝的同时,也该意识到设若止于忧愤和哀伤,这在暮色苍茫的荒野将会是无济于事的。为了心灵深处共同的守望和期许,我们唯有揩干了血泪,为着践约而百折不挠,在不见天日中坚忍完成漫长的夜行。不为别的,只为着井然有序,为了我们共同的明天。

荒野里不会有多少真正的幸存者。从此刻开始,就让你成为自我的主宰,并成为篱笆的一部分,用你的蜂针或是你的羊角,勇毅宣示生命的庄严,以鄙弃的目光冷对了蔽日的浮云和狼群的凶残,我们脚下所剩无几的净土,也就不会寸寸失守,瘴雾缭绕的荒野才有望复归云淡风轻。

相对于天地之大全,狼群和羊群同是甕里醯鸡与匆匆过客。尽管黎明前的黑暗有可能更加浓黑,尽管萋萋暮草或会进一步沾染了我们的血泪,但只要我们在天荆地棘中坚持前行,决不放弃对光明的向往和追求,天经地纬就终会与我们缩短了距离,雨过天晴就不会总在遥不可及处。

荒野的崎岖之路向我们揭示了朴素的真理:邪恶或能压迫、蹂躏众生于一时,但不会延伸到永远,邪恶必有覆灭之时。由此哪怕夜梦凄凉,蝶稀蜂散,我们也须常怀了飞蛾赴焰的悲壮。曾经奋然前行过,是对生之尊严的敬畏,对俯仰无愧的守护,也是对理想与信念的践行和告慰。

写于2012年4月15日(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100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其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断网401天!)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廖祖笙近期网站(图文版):http://stbz.medianewsonline.com/
廖祖笙近期网站(文本版):http://lzswz.myartsonline.com/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