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盘点:维权运动新特征

0
33 views
次阅读




图一,重庆出租车罢工

图二,龙难暴动

图三,翁安暴动

大陆综合消息:进入2008年,中国大陆的维权运动出现了新的变化,呈现多样化、非程序化和暴力化的特征,可谓此起彼伏、全面开花。社会矛盾、官民冲突越来越尖锐、激烈。中国政府穷于应付,社会危机日趋迫近。

维权群体多样化

首先是维权主体出现了新的变化,维权不再限于传统的失地农民、下岗职工、拆迁户、司法冤狱受害者和历次政治运动的受害者等,出租车司机、公安协警、中小学教师等以前最稳定的社会群体也参与维权。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08年晚些时候,重庆市出租车司机首先起事,上万辆出租车围城阻塞交通达2天之久,最终迫使当地政府答应了车主的要求,这些要求包括:提供汽油,改善工作环境,减少不合理收费。

重庆出租车罢工胜利鼓励了其他省市同行业纷纷举事,甘肃的永登县、海南的三亚市都发生了浩大的罢工浪潮。

中小学教师罢教事件在2008年呈现更大规模,范围涉及四川、甘肃、陕西、重庆、湖北等多个省市,罢教事件多达172起,参与人多达数十万人次。

尤其不可思异的是,连最不可能上访的维持社会秩序的警察也参与了维权行动。

媒体报道,123日,中共湖南耒阳市委大楼被100多名示威警察包围,他们堵塞了市委大楼的前后出入口,要求与市委书记对话,提高工资待遇。

根据当地消息人士透露,示威警察大多数是耒阳市公安局巡警大多的编外警察,也有正式警察。这场罕见的示威进行了三个小时,不见警方派员来维持秩序,到是这些抗议警察开着110巡逻车示威。

据悉,警察们示威的主要原因是他们的工资补贴太低,只有人民币650元,不能正常维持生存。

维权者放弃走司法程序

2008年的维权运动大都放弃了司法程序而选择上访或者街头运动的形式,这是一个新的特征。湖北网络作家刘逸明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是大陆司法腐败,民众对运用法律武器通过司法手段维权已经丧失了信心。“连最高法院的副院长都贪污受贿,原院长都因为贪弊被调查,你让老百姓怎么相信司法能还他们公道?”

广东的钟先生更是用自己的切身经历告诉记者,他为了一个1000万的案子被律师(官员介绍的)骗走190万,法官拿走360万,最后还是输掉了官司。现在广东省的法官受贿是明码标价,案件标的的30%-50%,还不管输赢。

旅美著名经济学者何清涟女士通过研究中国政府公开发布的资料得出结论,大陆法官的犯罪率是1.5%,高于普通公务员2倍,高于普通老百姓4倍,成了犯罪的高发群体。考虑到法官具有法律知识和反侦查能力,实际的犯罪率还要更高。有律师甚至说,大陆法官干过一年以上的,没有一个不是罪犯。

司法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大陆的司法腐败已经制度化、规模化,司法公正从何谈起呢?

暴力维权日益普遍

大陆公安部统计的数字显示,2008年大陆的群体事件达到9万余起,而群体事件根据公安部的概念,是指100人以上带有暴力倾向的事件。这个数字是十分惊人的。仅仅是2008年最后三个月,大陆贵州翁安、陕西陇南等9个县城都发生了1000人以上的群体暴力事件,有的达数十万人一齐上街,烧政府,烧警局,跟警察对峙。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先生说,如果地方当局不是出动武警镇压,这些县城已经成为沦陷区。

特别是在北京青年杨佳只身一人闯入上海警局杀掉六名警察之后,社会上流传着杨佳的一句话: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这句话后来被维权者当成了挂在嘴上并且指导行动的名言。一些主张非暴力的知识分子为此忧心忡忡,认为这意味着由于执政当局的愚蠢颟顸,中国社会正在弥漫着一种以暴易暴的戾气,这对社会和平转型构成极大的威胁。

有识之士认为,中国的执政者和知识分子应该拿出智慧,清醒认识目前的社会危机,即使从各自的利益出发,也该放弃暴戾思维、寻求妥协和解,以避免神州陆沉,天下大乱。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