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消失在无人知晓的无边黑幕里……

0
30 views
次阅读

2009年1月1日 星期四



回顾刚刚过去的2008年,仅仅只是其中三个片断:图1、安多阿坝格尔登寺的转经道上,凡尊者达赖喇嘛的画像被军警毁坏;图2.这张照片是首发,记录的是在6月被军警打伤的康地炉霍的阿尼;图3、在安多阿坝,3月16日有男女老少藏人被军警开枪打死。

消失在无人知晓的无边黑幕里……

文/唯色

在2008年所发生的一切变故尚未完结,由三百六十五个日子构成的2008年已至尾声。仿佛一桩桩变故就发生在昨日,鲜血尚在流淌,硝烟尚未消散,而在血与火中奔涌的热泪、升腾的愤怒,对于我们许多人来说,依然还是非常真切的体验。这是因为,在庞大的黑幕后面进行的阴谋依然发生着。

最近获悉的有,仅在拉萨,就有艾滋病工作者旺堆被判无期徒刑,退休的医护人员益西曲珍被判15年徒刑,还有五位藏人被判刑8至14年不等,罪名都是所谓“里通”境外分裂势力,远比中国官媒上渲染的“打砸抢烧分子”所受到的惩罚更严重。当然,有许多所谓的“打砸抢烧分子”,来不及经历欺世盗名的法律程序,早已丧生于中国军警的武器之下。只有极少数遇难者的尸体,如3月16日在阿坝抗暴事件中遇难的藏人,很幸运地被拍摄下来,其血淋淋的照片迅速地被传播出去,全世界因此目睹中国军警残杀藏人僧俗的真相。

我们不知道,还会有哪些藏人,将是终结2008年那无休无止的屠戮、拘捕、判刑、失踪等等人间罪恶的休止符。其实没有休止符的。没有,一直都没有,自1950年以降就没有停息过。2008年无非是继四十九年之后,再一次在记录这份人间罪恶的名单上,增添了许许多多因之受苦受难的藏人,他们是安多的男人和女人、卫藏的男人和女人、康的男人和女人。但他们真实的名字,只有很少、很少为世人所知。就像6月8日,甘孜州炉霍县三百多名阿尼在去县城请愿的路上,被武警动用特殊武器毒打,当场有三十多个阿尼被打残,而我们并不知道她们真实的名字。

最近我见到几个外国记者,他们刚从安多和康回来。他们说,有关藏人被镇压的数字,中国政府的说辞肯定是假的,明显大大缩水了;而西藏流亡政府的报告也存有夸大的倾向;真实的数字是介于这之间的。这乍听上去似乎有理,但请仔细想一想,他们在广阔藏地的旅行加上采访不过十多二十天,如此匆匆就可能知道全部事实吗?

深陷恐惧的藏人怎敢跟从来不认识的外人敞开心扉?连邻居都不敢信任;连坐在家中都担心外面的摄像头会穿墙而入,又如何敢向外人诉说许多年来,以及这一年来饱受的苦难?也许我们应该做一个针对藏人的随机调查,在其认识的藏人当中,有谁被打死了,有谁被拘捕了,有谁还在狱中,等等。比如我,从3月10日至今,已有十二个相识的朋友遭到拘捕。最早的被捕于3月15日,最晚的被捕于11月底,其中拉卜楞寺的喇嘛久美在这一年被捕两次,至今还在狱中。在我被拘捕的朋友中,两人是女性,三人是僧人,其他人各行各业。八个在拉萨,一个在西宁,一个在夏河,一个在红原,一个在北京。除了一位朋友双亲已故,其余都有家庭,或父母年迈,兄弟姊妹连心,或有相守的丈夫和妻子,以及年幼的儿女……

也许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来做这样的统计。还可以做更为详细,更多纪实性的记录。这不会是很快可以完成,务必仔细、确凿、完整,那么,那些消失在无人知晓的无边黑幕里的生命,将为2008年的血与火,提供无人能够抹煞、抵赖的真相。

2008-12-25,圣诞之夜,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以下图片为首发。是拉萨藏人冒着危险于3月25日拍摄的拉萨街头。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