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异议人士面临两难,去国?留守?

0
35 views
次阅读

中国的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是去是留往往面临两难局面。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此前表示想继续留在中国,后来得知家人境遇后转念希望出国。

*维权者说支持陈光诚出国*

星期五上午,房屋遭到强拆的山东临沂维权人士刘国慧终于打通了陈光诚的电话,她了解到自己给陈光诚寄的信,他还没收到。

刘国慧对美国之音记者说:“我给光诚打电话的时候就说,光诚我没想到能给你打通这个电话。他就说,‘没想到的事情太多了。’然后他就鼓励我,一定要坚定信心。”

刘国慧用特快专递把她给陈光诚的信寄给北京朝阳医院院长封国生,希望他能转交。刘国慧在信中说,自己的房子在2006年被强制拆迁,一直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讨回公道,却一直立不了案。她希望陈光诚能学成归来,为她代理诉讼。

刘国慧对美国之音记者说,她希望陈光诚能够出国深造,更希望他能学成归来。当记者提到,陈光诚如果去了美国,有可能无法返回中国,刘国慧说:“应该能回来。既然现在中央已经明确地表态,说他是自由的公民,那他为什么不能回来?如果说真不能回来的话,我觉得也比在东师古强。我去过几次,那东师古实在是太恐怖了。”

 *学者:当局当心海外民运人士回国*

美国之音上个月报道了《零八宪章》签署人古川及其家人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邀请进行交流访问,却在机场出境时遭警方拦截的遭遇。记者今天再次试图电话联系古川一家,但是他们的手机已被停机。

曾担任执业律师的宪政学者陈永苗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中国当局对异议人士出国与否有不同态度,放一些人出去,也把一些人关在国内以便控制。陈永苗说:“它这两层,例如影响做得特别大的像刘晓波,影响在国内已经做到非常顶尖了,它肯定是希望把你赶出去,然后断绝和国内民众的根基和国内的关系;影响还没有做得那么大的,可能就希望留在国内这样好控制吧。如果你做到最顶尖了,它肯定觉得留在国内就成为定时炸弹了,还没成为定时炸弹的它就觉得好办很多。”

陈永苗认为,当局更担心的是,有一定影响力的海外民运人士回国。他说:“维权人士的出国和民运人士的进来、尤其是89这一代人进来事实上都涉及到共产党专政的一个政治安全问题。例如说,他把维权人士放在国内的话他就好控制,一出去的话,例如余杰,可能就会对它的政治安全说很不利的一些话。如果海外的人一回来的话就更了不得,可能都是一些政治家。所以这个问题,它提到一个非常高的政治高度的。尤其是海外的人回来,涉及到六四的平反问题,都是不可能商量的。”

*陈永苗:拒绝强化当局权威*

陈永苗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当你放弃了向当局求取正义的诉求,它的权力权威就消失了,它就成了被判决死刑等待执行的死刑犯,我们需要做的是恢复或者建设执行死刑的能力。

陈永苗向美国之音记者解释了他放弃与当局对话的立场:“今天,海外民运人士的回国权、国内民运人士的出国权的问题上,都向当局提出了一个要求,当局拒不回答。就像我们去法院提起起诉,就默认了法院有权处理此事;如果我们不去法院处理,我们通过私下的方式,那法院的权威就不存在了,所以它是在互动关系里建立的这种权威。所以,向专制索取权利,毫无疑问是一个自由的进步,但是这种一来一去之间,它是一种比较暧昧的双刃剑,他同时可能也强化了当局的权威。不向它要的话,可能也有其它一种救济的途径──当然在回国权这个问题上是没有的。”

*陈永苗:为重建秩序做准备*

就民运人士该不该出国的问题,陈永苗认为,例如古川这样的异议人士,能出国就出国,但是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耗费非常大的精力和有生力量。

陈永苗说:“我们想的是一种更长远的、通过构建好我们自己的力量我们来通过曲径通幽的方式,完成将来回国或出门的事。”他说,只有换一个政治思路,转而建设公民社会,为将来重建秩序做预备,才是曲径通幽之路。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