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抵美后行动受制支持者认同基于保安考虑

0
32 views
次阅读

 

2012-05-23

山东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到美国后,他的情况外界所知不详,记者亦无法采访他,因此外界质疑陈光诚是否真正获得自由。有关注他的大陆维权人士认为,陈光诚目前最需要是安静休息,美方作出的严密保安应是暂时性,基于对他的保护。(姬励思报道)

在纽约大学的陈光诚,除了抵步当日向在场的媒体发表简短的讲话,及翌日与家人到大学宿舍内的公园活动外,至今未有记者能采访到他,有支持者前往宿舍探望他,亦被保安拒诸门外。有报道指陈光诚对外事务由一间美国公关公司代理。

陈光诚抵美后至今已进入第四日,但他在美国的情况,外界所知不详,质疑陈光诚千辛万苦从被软禁的东师古村逃出,到达美国后,是否得到真正的自由。

因前往朝阳医院探望陈光诚被殴打致耳膜受伤的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对本台粤语组表示,陈光诚初到美国需要时间安顿适应,相信他与外界减少接触只是暂时性的安排。江天勇不相信纽约大学会成为陈光诚另一个东师古,否则在美的人权组织亦不会沉默。

他说:“不可能变成东师古村,如果不是临时性,是强制的,陈光诚也不会答应。美国也有很多人权组织,如果这种安排里面有大学校方,及美国国务院的要求,导致最后陈光诚实际上处于被隔离状态,这绝对会成为丑闻。”

被迫暂离北京的江天勇又说,当局对他限制不但没有解除,还从周二起在其北京住所外,加强看守。他说:“他们说还没有解除,听说我家楼底下还增加人了,昨天增加的。”

曾协助陈光诚的南京维权人士珍珠表示,逃亡的经历对心身都造成很大的创伤。她相信陈光诚目前最需要的是休息疗伤,她并不担心陈光诚会被限制自由。她说:“我觉得这样很好,他需要安静休息,我完全不担心,我相信美国对他的照料应该是更好。对我们来说,这样的一个经历过程,其实是一个心理创伤的过程,需要时间去清理一下。我现在就不愿见陌生人,只愿跟信任的朋友一起。”

刚从安徽禅修返抵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认为,美方对陈光诚的保安安排,是出于对他的保护及安全,而非想限制他与外界的接触。他说:“因为他们刚到美国,周边的环境,比如说会否有中国派到美国的国安系统的人员,对陈光诚进行监视骚扰,这方面都要作防范和步署。”

胡佳相信,到了适当的时候,陈光诚必定会跟各方的好友联络。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